第149章 真的是恐怖分子吗-《穿书成病娇反派的心尖宠》

    季栾和殷夜有正事要谈。

    楼情先走了进去。

    门口就站着两个S盟的成员,他们身穿黑色作战服,年龄和秦意差不多。

    气场也差不多。

    又冷又凶。

    楼情默默收回目光,进了客厅。

    楼厌和季默竟然在掰手腕!

    看到楼情,楼厌连忙招手,“死丫头,快来快来。”

    “小白脸非说肯定能掰得过我,掰不过我他就倒立唱征服,快来看好戏!”

    楼情无奈地走上前,坐在他们中间。

    这两个幼稚鬼,也是够了。

    开始了。

    还别说,楼情以为季默肯定会输,毕竟楼厌撸起袖子一手臂腱子肉,而季默这手又白又长一看就是拿来弹琴写字的。

    然而,两人竟然还僵持不下了。

    “小白脸,可以啊。”楼厌一脸坏笑。

    季默抿着唇,似乎又准备发力。

    楼厌同样也开始了,嘴里笑道:

    “我都是让你的。”

    说完,确实,季默的手一下子就歪了几寸。

    可季默没有放弃,死死撑住,手臂青筋都爆了出来,可见有多用力。

    楼厌意识到了不对劲,

    “小白脸,不至于吧你,还打算跟我拼命?”

    季默没说话,还在发力。

    楼厌嗤了一声,“算了,不玩了,没意思。”

    楼厌想松手,却被季默一把抓住,他冷冷望向他,

    “继续。”

    “我要赢你!”

    楼厌笑了,“行行行,继续就继续!”

    楼厌坐了下去,一分钟后,两人还维持着最后的动作。

    季默离输只差几公分了。

    但楼厌似乎也用完了力气。

    “小白脸!”楼厌耐心也用光了。

    季默抿着唇,一声不吭。

    于是,又僵了一分钟,楼厌认输,

    “妈的,老子手都要废了。”

    季默面无表情地站起来,“别忘了你答应的。”

    季默走了。

    楼厌哼了一声。

    楼情疑惑道:“你答应季默什么了?”

    楼厌回道:“跟他换组咯。”

    本来说季默这一期不来的。

    一组是江逾、元思、元娇。

    二组殷娆、楼情、楼厌。

    然后季默来了,加到了一组。

    跟楼厌换的话,那现在就到了二组。

    换个组,扳手腕……

    “你们俩真够无聊的。”楼情扭头往房间走去。

    楼厌却笑道:“死丫头,小白脸为了跟你在一个组,都卖命了。”

    楼情脚步一顿,蹭蹭蹭冲了回来,

    “楼厌,我最后一次提醒你,在外面管好自己的嘴。”

    “特别是我跟殷夜的关系!”

    “干嘛,你们俩见不得光啊?”

    楼厌轻嗤,“姓殷的敢对你不负责,老子要他——”

    “季默……”

    楼情看到季默又走出了房间,换了一身衣服。

    他径直朝她走了过来,

    “楼情,前天,是我冲动了。”

    “抱歉。”

    楼情愣了下,才反应过来季默是什么意思。

    “没关系,我知道你也是好心。”

    “不过,季默,其实你以后不用太排斥殷夜,他对我挺好的。”

    这话一出,少年心瞬间一沉。

    他抬眸,黑冷的瞳孔藏着楼情看不懂的情绪,

    “真的么?”

    楼情点了点头。

    楼厌在一旁悠悠道:“死丫头,有一说一,我也觉得姓殷的对你还行。”

    “其他人,真不一定有他那个耐心。”

    “看你之前胖的那猪样,姓殷的——”

    “闭嘴!”

    楼情被吵得头疼。

    季默僵在原地,修长的指微不可发蜷了蜷,他忽然恢复了一身冷漠,淡淡道:

    “这就好。”

    他走了出去。

    正好碰上回来的季栾和殷夜。

    “季默,晚上跟殷叔叔一起吃个饭,上次的事情就这么过了啊。”

    “嗯。”季默答应了。

    季栾很意外,“可算听话了。”

    晚上,季栾单独整了一桌。

    楼厌端着碗就进去了。

    季默和楼情紧跟其后。

    如季栾所说,没有外人。

    所以楼情放心地坐在了殷夜旁边,可刚坐下来,殷娆来了。

    偷情被捉?

    楼情真有种这感觉,刚夹起一筷子菜的手直接僵到了半空中。

    旁边,传来男人略带不满的声音,

    “情情。”

    楼情想了想,犹豫过后,还是把食物送进了殷夜嘴里。

    不敢看殷娆。

    季默看到这一幕的刹那,脸色瞬间一黯。

    楼厌在一旁推了推他,“腻歪吧?”

    “我偷偷跟你说,其实他们俩绝配,在家里一个没手吃饭,一个没腿走路,我在庄园那会儿都看不下去了!”

    “你说什么?”

    殷娆就站在楼厌身后,

    “情宝跟我大哥,住一起了?”

    接下来一顿饭怎么过的,楼情不知道。

    她屏蔽掉所有人的目光,化身殷夜专属投食机器,喂饱大反派后,便找了个借口开溜!

    半小时后,殷娆回来了。

    还带了两盒点心。

    “情宝,大哥给你的。”

    楼情晚上没吃多少东西。

    她接过,微微一笑,“谢谢娆姐。”

    殷娆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地望着楼情。

    直到楼情坚持不住,老老实实承认道:

    “娆姐,我跟你大哥的关系,确实比你想得要更近。”

    很近了。

    近到都领证了!

    她不敢说更多,怕吓到殷娆。

    所以,这关系是她想撇清就能撇清的吗?

    殷娆叹了口气,意味深长地摸了摸楼情的头,

    “大哥想要的,从来就没有失手过,我也知道最终可能还是这个结果。”

    她顿了顿,强颜欢笑道:

    “只要别惹恼他,应该不会有事,情宝,你小心点就好。”

    楼情乖乖点头。

    翌日,距离直播开始只剩一个小时。

    可导演组全部聚集在院子里,看上去很担忧。

    原来,昨天那伙土匪一般的男人们并没有直接离开,而是分散在基地周围伺机而动。

    艺人要是出去,肯定会有危险。

    于是,在短暂的会议结束后,每组都派了几个武装力量进行保护。

    工作人员里有人嘀咕,

    “为什么要选这么危险的地方做节目啊?”

    有人回答:“当然是因为穷!”

    这里真的太穷了。

    很符合节目组的选址宗旨。

    他们这一期不是一组对一户,而是一组对应一片区域。

    重点让社会关注到这一块的生存现状。

    出发后,楼情默默望着镜头外跟着他们的S盟成员。

    被恐怖分子保护的感觉,也太魔幻了。

    不……真的是恐怖分子吗?

    楼情这一刻不由得产生了这样的疑问。

    看着旁边表情淡定的殷娆,她偷偷拉了拉她袖子,

    “娆姐,你对S盟了解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