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半部完】-《万鬼来朝》

    “前线战事吃紧,还有没有人?”

    “仙君在哪?”

    “这次的鬼潮怎会如此凶猛?”

    在山门处记过名字,从外赶回来的修士们都急匆匆地向殿内赶去复命,不顾打理身上破碎的法衣。而山门外的天空,虽是□□,却还能看见空中几道闪光,还有修士在源源不断地汇集。

    他们脸上带着焦急,还有人脸上有没抹干的血污,不知道是不是为了让别人看见他的“劳苦功高”。殿门外等候的修士一个个表情严肃,宛若家里刚刚发丧。几个小孩泥鳅一样地钻进人群,从修士们宽大的袍子下跑过,脸上倒是洋溢着无知的快乐。

    有位修士脚上一绊,差点摔着,原来是一个六七岁的粉衣女孩,高声喊了一句:“谁家的小孩?别放在这!”喊完便也匆匆离开了。

    “乖,到姐姐这来。”在外站着的女修刚好看见她,和善地把她牵出人堆,“少思韵,你怎么在这?顾师叔呢?”

    女孩奶声奶气地回答道:“我娘、我娘今天下午做了些团子,绿色的,圆圆的。然后,她拿着团子走了,然后,然后我就不知道啦。”

    “唉,顾师叔再怎么忙,也应该叫人带着你。现在我也有事,不如这样,你在外面等我,到时候我把你送回去好吗?”

    女童点了点头,头上两个羊角辫一晃一晃的。她站在外面的花林里等了等,看见一只蝴蝶飞过,便立刻追了上去,大喊道:“蝴蝶,蝴蝶。”

    她一路追着,终于乘着蝴蝶落下休息的时候,用胖乎乎的手小心地包住了美丽的蝴蝶。感受到掌心好像有羽毛在挠痒痒一样,她情不自禁咧开嘴,笑道:“抓到了,抓到了。”

    “小娃娃,过来,过来……”

    “咦?有人吗?”

    “小娃娃,过来,我在这……”她顺着飘渺的声音过去,找到了一个小孔,就和地鼠挖的洞一样小,她把脑袋附在地洞旁,大声喊道:“有人吗?”突然窜上来的一只手指吓得她一屁股跌在草坪上,掌心的蝴蝶也飞走了。

    “蝴蝶,我的蝴蝶!”

    “小娃娃,别去追蝴蝶了,过来,和我这个老人家说会话行不行?我在这里,都好久没人和我说话了,又冷,又孤独,你能和我说会话吗?”

    从地下传来的声音又苍老又可怜,小女孩想了想,便坐在了洞边,好奇地问道:“爷爷,你为什么在地底下啊?你是不是被关起来了?”

    “爷爷被一个很坏很坏的人关起来了,你能放我出去吗?”

    小女孩摇了摇头,道:“我听我娘说,被关起来的就是坏人。”

    “爷爷不是坏人,爷爷只是生了病,身体里藏了另一个坏人。”

    小女孩老实地说:“不懂。”

    “那爷爷给你讲个故事,你就知道爷爷不是坏人了。”地下的声音说道。

    “好啊好啊。我最爱听故事了。”

    “几十年前,这世上出现了三个绝世奇才,这三人没有一个不是天纵奇才,也没有一个不是机缘福厚。”衰老的声音慢慢叙述着一个久远的故事。

    小女孩打断道:“哦,我懂了,你是这三个人中的一个吧?”

    “不是。”

    小女孩又问道:“那你讲他们三个人干什么?”

    “这故事很长,你听我慢慢讲起。这三个人中有一个人修为最高,法力最强,他念经时便如最虔诚的佛子,除妖时便是资历最老的天师,编织幻术时便是天下最好的结业师。他出身一个正在没落的大宗派,承载着全宗振兴的希望,时任掌门派他和自己的独子下山游历。等到这人回来的时候,便能够继承掌门之位,带领全宗。”

    “哦,”小女孩煞有其事地分析道,“我懂了。那你肯定就是那个掌门的孩子,对吧?”

    这次老人倒是沉默了一下,便承认了,他让小女孩耐心一点,便继续讲起了这个故事。

    “他们二人下山锻炼,便学习着话本里的江湖人士,互称兄弟。突然有一天,他们遇到了一个人胄,你知道人胄是什么吗?就是修仙的畜生能够钻入充满怨气的尸体,就等于在里面安了个家,以怨气为食。同时,这借助畜生修仙的阴气,这尸体也不会烂。二人之中的师兄一眼就看出了人胄的真身是个蜘蛛精,但他什么也没说,竟然带着她一起。”

    “师弟不知情,只以为是位逃出家的小姐。就这样,蜘蛛精黏着大弟子,师弟紧跟着大师兄,他们一起走遍了大江南北。没想到,师兄竟然爱上了这个蜘蛛精,为了她不惜叛逃出门。又因为那蜘蛛精是只特殊的妖兽,它的妖丹能够静心定神,帮助修士度过心魔劫,于是他们受到了无数人的追杀。”

    “我知道!”小女孩突然想到了,双眼亮亮的,“你这是在讲于师叔为了他娘子不惜与天下为敌,一个打十个,不,一个打一百个、一千个、一万个,干掉了那些坏蛋,最后躲在深山里隐居的故事对吧!对吧!”

    老人惊讶地道:“你知道?”他的语气逐渐加快,再也没有刚刚的和善,“他的故事是个秘密,我从来都不允许他们提起!”

    “这故事我都听了一百遍,一万遍了!实在太无聊了,我还是去抓蝴蝶吧。”

    小女孩说完又兴冲冲地站了起来,跑去追蝴蝶。无人倾听的往事就像一阵沙一样,随风就散,杜早鱼靠在阴冷的苔壁上,慢慢回想起自己的前尘往事。

    他依照父亲的命令,在大山深处找到了两个人藏匿的地方。只不过他进去的时候,他那位最敬畏、最仰慕、也最害怕的师兄已经死了,倒在血泊之中,胸膛上被开了一个大的血洞。

    他后来才知道,原来赤炎噬女蛛的繁殖就如世间许多昆虫一般,在母体营养不够的时候,必须要依靠谋杀父体才能够安全生下后代。

    师兄的死亡使他满心仇恨,他拿剑闯进去,在一处角落看到了抱着孩子的女人。那女人已经快不行了,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上,看见他非但没害怕,反而很欢喜。

    “小鱼,这是你师兄的孩子。”

    她满脸都是汗水,嘴唇苍白得像是涂了粉一样。

    杀了这妖孽,为师兄报仇!

    他毫不犹豫,一剑刺入女人胸膛,将师兄的尸体好生安葬后,随手捏诀将那女人尸体燃烧成灰,灰烬里面出来了一个微弱的光点,是她的妖丹。

    他收下妖丹,抱着那个红皮猴子一样的孩子,一时不知道该做什么。婴儿的啼哭声叫醒了他,他发誓要保护师兄的孩子慢慢长大。

    回到师门,他顺理成章地接过本该交给师兄的位子,成为了一代宗师。

    捡回来的那孩子没有修行天赋,虽然吃惊于她没有继承师兄的天分,但也许这样会更好。师兄曾经跟他说,若有个孩子,就起名思云。因为那女人名字带云,那孩子便代表他心底的那份思念。

    他想给她改名叫做思于,思归,用来祭奠师兄。想了又想,最终决定让那小孩自己决定,放了两块石头让她抓。可能是命中注定,那孩子选择了十米之外的“云”字,却抛下了身边的石头。

    罢了罢了,便叫“思云”吧。

    杜思云六岁的时候,他下山云游,看见一个浑身是伤的男孩,他查探到男孩天资非凡,很像他师兄,便将男孩带回,取名为“王承湘”。

    他要好好培养他,让他成为下一任掌门。他一向不喜师兄懒散修行的模样,便教男孩学“无情道”,终日刻苦训练。至于男孩在门内被欺辱的事情,他也只是嘱咐不要太过分。无情道,心中不能有情,这倒是合了他的心意。

    杜思云十五岁,她越来越像那个女人,每当看见她的时候,都会让他想到那个死于自己剑下的女人。他连保持和善都难以做到,便打发她出去,让她离得越远越好。

    王承湘强行突破金丹了!他听到消息的时候,赶忙匆匆过去,得到的消息确是那么令人心碎。本以为必成的九转金丹因为王承湘的心魔变成了废丹,废丹永远不能突破元婴。这叫他怎么接受?

    什么是心魔?无情道,情就是心魔。

    他逼问那个看起来一向省心的弟子,才知道居然是他带回来的那个孩子。那个女人的孩子,再一次,埋葬了天都府一位绝世天才的前途!

    也许这就是命?

    他让向竹师妹带她出去,最好是能让她死在外面。可没想到,向竹师妹死了,她却是唯一一个活下来的人。

    他决定要杀了她,他一定要杀了她!

    可当他曾经的好弟子跪在脚下求他,他又犹豫了,好像看到了师兄在求他,他勒令弟子不得在接近那女人,不然引发心魔,修为崩溃,天下人就会以为他天都府没有年轻的天才修士。

    弟子答应了,他便以下山游历的名义打发了她出去。

    他运气一直很好,在一片灵矿之中找到了矿精,而且是能够化成人形的矿精。他欣喜若狂,将这矿精放在人间蓄养,使他染上红尘之气,接着把他带了回来,用那女人当时留下的妖丹保住他的形体。

    内忧外患。

    他必须突破元婴,可矿精又不能离开那女人的妖丹,于是他想到了杜思云,她是那个女人的孩子,矿精拜她为师。

    只等成年,他就要将毕生精力投入到矿精的成长中去。

    可没想到……矿精的形体受损,那女人留下来的东西果然是祸害,他杀意已决,不能再让这个祸害活下去。他的“好弟子”又出来拦他,说她若是死了,矿精必然心神受损,恐怕难成大器。

    他只能放过了她,他看着恭敬跪在殿下的弟子,便如同看见一块碎裂的美玉一样心痛,他最后许诺,若是矿精能够代替他成为人间四杰之首,他便放过他,让他和杜思云在一起。

    就当是他在成全他师兄和那个女人。

    可就是上天也不允许他做好人,杜思云身上的妖气愈来愈重,而且矿精的修炼也已经到了一个瓶颈。他只能这样做,杀了她,夺取妖丹,就像当初对那个女人做的一样。

    只有这样,才能光复天都府曾经的荣光,这是他爹和他以及天都府所有门内弟子的义务。为了这个目的,哪怕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

    ……

    “蝴蝶,蝴蝶……”上方的女童声音又靠近了。杜早鱼决定一定要把握住这个机会,他靠在洞旁,刺眼的阳光照在他的右眼上,“小娃娃……”他从未感觉到自己的声音如此苍老虚弱。

    “仙君!”

    他心陡然一凉,听见一个温柔的男声道:“思韵,你怎么在这儿?”

    女孩远远地就看见一个轮椅上坐着的人,她忙跑过去,傻笑道:“蝴蝶,蝴蝶。”

    木椅上坐着一个容貌俊美的男子,他身着白色宽袍,额勒淡色发带,举手投足带着一股出尘绝世的滋味。他用手指拈了一片嫩绿色的银杏叶子,被身后的黑衣男人慢慢推了过来。

    “我刚看见青团子了,看来你娘来过了。”被叫做仙君的人微微一笑道,“你快回去吧,说不定你娘正在寻你呢。”

    仙君虽然在笑,但是眉眼间总有种清冷的疏离。女孩怔怔地点了点头,听话跑开了。看见女孩消失在视野里,他才推着椅子到洞附近,弯下腰,连带着悲伤的黑发也倾泻如瀑,他将手上的嫩绿叶子扔进土洞,道:“太师父,你也来拜一下吧。”

    杜早鱼任由叶子飘落进黄土地,突然怒不可遏,大声喊道:“黄承贤。你这欺师灭祖的畜牲!还不放我出去!如今拿这东西来羞辱我,你以为你师父就能活过来吗?”

    春晨的阳光漏在脸上,黄承贤平心静气地说道:“太师父,我说过,你的无情道危害太大,只要你自己废了这无情道的功法,我便放你出来。至于我师父是不是能活过来,这还不一定。”

    “疯子!一群疯子!”杜早鱼骂道,“即使你摸到了三界突破的边界又怎么样?死了就是死了!”

    “太师父。”黄承贤突然说道,“今日王师叔也会来,这些话你还是不要再说了,不然我怕我也保不住你。”

    杜早鱼听了这话,也只能忍住狂怒,没想到曾经放弃的“好徒弟”当日因祸得福,虽然从无情道堕魔,却吸收了杜思云自己献上的妖丹,成功结成了天丹,一跃登天,成为了天道宠儿。

    他不再说话,黄承贤无声地勾起唇角,摇了摇头,示意身后黑衣男子推他离开。

    两旁生的郁郁葱葱的银杏树也许是感知到了什么,竟然纷纷落下绿叶,下起了一场特殊的“雪”,黑衣男子说道:“仙君已经快踏入天人境,稍许波动便能感应天地。”

    黄承贤没有回答,默默地看着这一场落叶,心念一动,地上落下的青叶便被风卷起,在远处化成了一大一小两个人影。

    正如当年,他期待地跑到山门口,等他未来的师父,最终在长长的门阶尽头看到了一个瘦弱的身影,那人梳着简单的道姑发髻,用一根黄杨木簪固定着,两绺漆黑的碎发飘在两颊侧边。两道黛眉顺着眉骨延伸开,整个人像是纯白宣纸上滴下的第一滴墨汁。

    那人眯着眼,躲避和煦的阳光,随口道:“这儿新种了好些银杏。”

    ……

    【上半部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