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埋伏-《我的帝国模拟器》

    “长泾城外十五里,哈哈哈哈……”

    苗疆的营帐之中,王阿看着手中的军报,笑的非常开心。

    早在之前就觉得这个公子不懂兵法,结果真的不出所料。

    十五里外扎营,怎么想的?

    其余的诸位将军同样是哈哈大笑,都是对这位公子的嘲笑。

    这才过了多长时间?这位公子又给他们开了眼。

    王阿捂着肚子哈哈大笑,道:“几年前那个世子是这样,这回这位公子也是这样,姓姜的真是生了一对极品啊?”

    这时,那个探子又说道:“据传,许多人都说是三公子惧怕将军,所以畏战不前!”

    “嗯……”

    不料,这回王阿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对着身旁的诸位将领说道:“有道理,他应该怕我,算是有些眼力。”

    这时,旁边的一位将军道:“要不我们就不杀他,就在身边逗弄一番?”

    这个提议,得到了众位将军的一致赞同,直言是一个好想法。

    命令探子下去,放下手中的军报,王阿笑容慢慢敛去,营中其他将军见此,也都收敛了笑容。

    “诸位将军。”

    看着营中的其他同僚,王阿朗声说道:“这可是天赐良机,让我们碰到了这位公子,机会断不可失!”

    “传我军令!极速行军,定要先一步进入长泾,届时诸位就是我苗疆的功臣!”

    “遵令!”

    稍作休整,苗疆部众决定,即刻行军,不能让那位公子反应过来。

    集结部众,总共三万余人,号称十万大军,朝着长泾进发!

    苗疆的部众并非所有人都身披盔甲,三万余人最多有一万多人戴甲,而马匹就更少了,不出百匹。

    王阿骑上了自己心爱的宝马,看着稀稀拉拉的士兵,高声的喊道:“诸位将士!苗疆的存亡,都在此一战了!跟随我,向长泾进发!!”

    他的士兵,苗疆人还是少数,多数都是楚人,蜀人,甚至还有一些越人,不过这群人都是住在苗疆的,都是活不下去的普通人!

    听着王阿的声音,全军举起了自己武器,从刀枪剑戟,到锄头棍子,应有尽有。

    眼中放着光,王阿带领大军朝着长泾进发。

    三万余人的军队拉成了一条长龙,为了能够快速进入长泾,王阿需要保证速度,他的前军行进的比较快。

    而后面的军队由副将维持秩序,保持着不慢的速度行进着,保持着跟随前军不掉队就好。

    因战马快速行进,冷风打在王阿的脸上。

    想起不久之前,他还要因为面对阳戌城叹息,现在就要夺下长泾,建立一番丰功伟业了。

    谁又能想到人生是如此无常呢?能有今日,那位姜公子要记上头功!等抓住他以后,一定要好好折磨他!

    想着,王阿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

    当然他并没有得意忘形,还注意大军不要脱节。

    晌午,大军行将过半,正入一条险隘长道。

    王阿左右环视着,令马放慢了速度。

    之前有探报说,镇远至长泾有一条小道,其中较为狭长,而草木丰盛,恐有伏军。

    然而细想之下,就那城外十五里扎营的公子,能安排什么伏兵?

    为自己的担心感觉到多余。

    然而,不知道为何,自己的眼皮一直在跳,让王阿心中隐隐有一种不安。

    这时,一位眼尖的士兵看到路中间有一块木牌,于是指着木牌对王阿说道:“将军,路边有东西。”

    顺着士兵手指的方向,王阿果然看到了那块木牌,红色的很是显眼,于是勒马说道:“取来。”

    士兵快跑过去,只见上面似乎是写了字,不过他不认识,拿起这块木牌,跑到王阿马前,递给王阿。

    王阿接过木牌,低头一看,单见木牌之上几个大字。

    “贼子命丧于此!”

    看着这几个字,王阿顿时感觉心跳漏了一拍,一种电流击穿身体的感觉骤然升起。

    有伏兵!

    就在此时,一阵锐利的破空之声袭来,王阿甚至来不及反应,就被一支箭矢射中胸口。

    这一箭射穿了甲胄,箭尖深深地扎入胸口,这一刻王阿感觉眼前一黑,从马上跌落。

    紧接着,箭矢如同骤雨一般,朝着下方部众急射而去。

    其中,大部分都是冲着王阿去的。

    “射持木牌者!”

    弓箭手早已埋伏于山翼两侧,魏章对着身旁的士兵高声的喊道。

    这块木牌,便是当初姜叙白所设计,如果叛军没有警惕的话,这块木牌一定会交到大将手中,只要将其射于马下,叛军必乱。

    看着重箭的王阿,以及大乱的叛军,魏章高声的喊道:“给我射!”

    箭矢不断飞射而下,王阿捂着胸口,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有埋伏!撤军……”

    感觉自己使不上来力气,无法高声发号施令,只能对附近的士兵说,而这些士兵重复着王阿的话。

    然而,不用王阿吩咐,军队已经散了。

    要知道,他所带领的军队本就不是正规的部众,一群普通百姓,随手拿根棍子就上了。

    这时候突然遇到埋伏,怎么可能像精锐部众那样有序撤退?也许一辈子都没见到这种场景。

    所以可以看到往哪里跑的都有,甚至还有想往山上躲的,这样的士兵很快就被箭矢射中,命丧当场。

    这种溃逃瞬间蔓延了整支军队,原本浩浩荡荡的几万人,四散奔逃。

    经过几轮的箭矢,魏章拔出长剑,高声喊道:“杀啊!!!”

    只见,山翼两侧埋伏的弓弩手收起弓箭,拿起随身携带的武器,在魏章的带领下,杀了下去。

    这一下,犹如虎入羊群,原本算得上精锐的前军,就像是纸糊的,被轻易击溃。

    魏章手持长剑,带领几百人,朝着王阿的方向杀了过来,他深知王阿才是领头的将领,不知道伤势如何,看样子并没有死。

    只见,魏章所率领的部众像是一柄利刃,刺向王阿所在之处。

    这群并不算精锐的叛军,几乎无法阻挡,甚至有些看到这个架势,被吓得当场逃跑。

    就这样,魏章擒获了王阿,这位叛军的二把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