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主仆-《道长有仙气》

    “贫道试试吧!”李然说着,一只手找个石头缝扒着,另一只手则挥舞“大衍遁一剑”,对着官道斩了下去。

    下一刻,一张空白命符,被斩了出来。

    但背面的名字,就叫“十三里路”,从那上面,得不到任何有用的东西。

    另外,命符等级并不高,只是“一元”层次。

    “这么大一条路,命格等级也是一元?看来命格高低跟物体大小,这两者之间并没什么联系。”李然心里想着,又一剑截取出大量因果,直接填满了命符。

    是的,直接填满了。

    这里死了不知道多少人和动物,泥泞和泥水全是因果媒介,很轻易就填满了命符。

    不过,只是“镇”字符,并非“诛”符。

    因为路根本没有生命,哪怕杀人再多,也没法诛杀。

    “怎么样,有办法应对吗?”冼照询问。

    “简单。”李然说着,从悬崖上抠出一块石子,把命符融入了进去。

    立刻,那石子肉眼可见的变大,成了一个半米宽,一米多长的立方体石块,掉落在了路边。

    在石块落地的一瞬间,路上的泥水肉眼可见的消退,不到一个呼吸的时间,竟恢复成了干燥的路面。

    而直到这时,冼照才看到,那椭圆形的石块,上面刻着“泰山石敢当”五个苍劲有力的大字。

    “这是什么意思?”他询问道。

    闻言,李然笑笑,说:“泰山,为天下浩然正气之所在,而‘石敢当’,则是一种特制的泰山石,蕴含浩然正气,能够驱邪挡煞,镇压妖魔鬼怪。”

    “这么说,是个宝贝?”

    “也不算是。”

    ……

    县城,新门楼下,一主一仆,正在等人。

    但是等了半天都不见人,仆人不由得有些急躁,开口问:“老爷,咱们等了这么久,到底是为了等谁啊?”

    “我收到飞鸽传书,林苍兄派遣过来帮忙的高手,要到了。”身为主人的老者笑道:“虽然人手短缺,摆不起接风的排场,但也不能失了礼数,只有亲自来此迎接,才算是足够尊敬。”

    闻言,仆人立刻露出了疑惑的神色。

    “就是二十年前,那位草莽出身的武科状元,现在是临苍府府尹。”老者道:“说起来,当时有关于他的府尹任命,还是朝中一大趣事呢!”

    “什么趣事”

    “一直以,临苍府都是瑞国武术之乡,武者多如牛毛,大多桀骜不驯。但由于临苍府北接苍林,西接十万里‘临苍山’,一直饱受妖兽之患,桀骜不逊的当地武者,又充当着瑞国抵御妖兽的第一道防线,不可或缺!”老者说:“所以,陛下对他们亦十分宽容,导致当地武林门派、武学世家横行,把好几代府尹都给架空了。”

    仆人:“……”

    “当时,谁都不愿意去那里做府尹,着实让陛下跟一众国老们头疼,”老者又道:“而就在这个时候,刚刚考中武状元的林苍兄,因为初次见到陛下情绪紧张,在陛下询问他想去哪里做官的时候,他没听清楚,来了句牛头不对马嘴的‘微臣林苍’。”

    仆人立刻哈哈大笑了起来。

    但笑着笑着,就反应了过来,愕然说:“林苍?临苍?”

    “对,因为名字,加上闹出的趣事,陛下一笑过后,直接破格让他做了临苍府尹。”老者说:“当然,也没亏待他,上任的时候,把当时的武科榜眼、武科探花,外加文榜眼、文探花,双榜眼双探花,都给一同派了过去。”

    说罢,露出他不由得露出了唏嘘的神色。

    感慨地笑了笑,又道:“而林苍,也没有辜负陛下的期望,在手下‘文武四三甲’的协助下,成功收服临苍府武林,将那里打造成了今时今日的‘瑞国四大坚城’之一,是整个瑞国受妖魔鬼怪霍乱最少的地方。”

    闻言,仆人也是感慨。

    但旋即,就好奇道:“那临苍府尹二十年前就去了林苍府,那您是如何跟他相识的?”

    据他所知,老爷一直待在京城,从没出过远门。

    “哈哈,二十年前,文武前三甲,共计六人,五个去了林苍,却还有一个陛下舍不得,留在了京城。”老人笑着说:“正是本官。”

    这让仆人一愣,忍不住说:“还是老爷您简在帝心。”

    不是拍马屁,纯粹就是感慨。

    “可正是因为如此,本官才更要为陛下分忧!”老人说。

    闻言,仆人叹了口气,道:“所以,您明明可以置身事外,却主动请缨来这北幽府做府尹,赌上前程乃至身家性命,也要将这个‘守夜国策’的最大阻碍攻破?”

    原来,这老者,竟然是北幽府尹。

    “没错,北幽不点亮,天下就连不成一片,文气长城便是镜中花,水中月,可望而不可即!而一旦点亮北幽,成为‘文气长城’的第一段,那陛下有生之年终结妖魔乱世的誓言,便可以向天下百姓兑现!”

    ……

    另一边,李然跟冼照,也在聊临苍府尹。

    “听说那府尹老头年轻的时候,曾经是瑞国武状元,当时一杆长枪打遍京城无敌手,连圣上都赞不绝口。”冼照说:“我一开始也没把握赢他,后来数年苦思,终于领悟了一门‘尺锋短刃’绝技,以极致的‘寸险’破了他长枪。然后,又以一只手数月不能动弹为代价,使出‘轻鸿千钧’绝技,打在了他琵琶骨上,才一举将其击败!”

    说到这里,他露出了懊恼的神色,又道:“可惜,忘记了他成为武状元的时候,就已经四十有余,现在年龄已经六旬开外,气血衰败抗击打能力大减,结果一个不小心,给他打了个全身骨骼筋脉尽断,要不是天师堂宝药神奇,搞不好都会落下终生难以恢复的内伤。”

    李然闻言无语。

    “你确定,不会跟他结仇?”

    “不会不会,严格来说他还算是我半个师父,输在我手里,别提多高兴了。”冼照摇头说:“临别时,他还把自己的衣钵传授给了我,现在我用的兵器,都是圣上当年赐给他的‘苍龙啸林枪’。”

    直到这时,李然才注意到,冼照的背后,斜背着一杆丈许长的金枪。

    看来那位武状元,真的没有记仇。

    “这我就突然有点怀疑,他是不是放水了?”

    闻言,冼照思索着说:“我也有点怀疑,但是,应该没有吧?不然也太不讲武德了!”

    两人聊着,很快来到了县城“新门楼”。

    为什么说是新门楼呢?

    老的城门楼因为闹鬼,已经被封了,成了三水县广为流传的凶地“封门楼”。

    “这次也是北幽府局势太混乱了,没有办法,我才写信给林苍兄,让他派遣一个高手过来保护我安全。”迎面,北幽府尹跟仆人说:“本来,我以为他会派遣当年的武榜眼跟武探花中的一个过来,但是他说专门给我物色了一个更合适人选。”

    “是谁?”仆人问。

    “不知道,但是……”府尹说着,一抬头看到李然,立刻眼睛一亮。

    身穿道袍,腰挂精致的法器长剑,外表看上去没有丝毫修为,却一步好几尺,可以随心所欲释放道家“缩地成寸”神通,一看就是个高人。

    “有点年轻,但也许是驻颜有术。”府尹心里想着,走过去就要抱拳行礼。

    岂料,李然一步跨出,直接缩地成寸,越过了他。

    让他抬起的手都僵了住。

    而另一边,断了一条胳膊一条腿,拄着拐棍的冼照,则拿出一张画像,四下寻找了半天,最终锁定府尹,询问道:“韩傅,韩大人?”

    “是我,这位小兄弟,你是?”府尹询问。

    “林苍冼家,冼照,府尹老头专门派过来保护你的高手,有我在,保证就是北幽府六百年前横行一时的‘黑水老魔’复生,也别想伤到大人您丝毫!”

    韩傅闻言:“???”

    您打包票的时候,能不能别缠着绷带?

    真的很影响说服力!

    ……

    另一边,李然进城之后,没有直接前往镇妖堂,而是回头打量起了那座因闹鬼而废弃掉的“封门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