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识破王蓉-《八零辣妈飒爆了》

    事不宜迟,三个人商量好,买傍晚的火车票动身去广州。

    林麦特意去了一趟普济医院,把这事告诉了陆卓然。

    陆卓然沉思了良久,纳闷道:“是不是我想多了,我怎么觉得方婷这流氓案有些诡异?

    之前公安没定这个罪,可现在又定了,难道方婷那个同伙改了供词?”

    林麦摇了摇头:“谁知道呢,等到了广州再问公安吧。”

    杨若兰夫妻两个买好火车票,就回家收拾东西,傍晚好出发。

    才回到家里,电话铃声就响个不停。

    杨若兰拿起来接听,电话是王蓉打来的。

    她关切地问:“杨阿姨,你找林麦,她怎么说,是不是不肯帮忙?”

    杨若兰带着一丝开心道:“林麦答应庭外和解,待会儿就要和我们一起乘火车去广州。”

    王蓉先是一愣,随即恨得直磨牙。

    没想到小贱人这么有心眼,居然答应了方卫党夫妻。

    想当初,为了让小贱人把她哥从派出所里捞出来,奶奶可是苦苦哀求她才答应的。

    小贱人可真会变相地讨好方卓然,甚至整个方家!

    王蓉强压着怒火,装作高兴道:“没想到林麦人这么好,你们一找她,她就答应了。

    难怪大表哥会那么喜欢她,人品好,长得好看的女孩,我也喜欢。”

    “哪有你说的那么容易!是我给林麦下跪她才答应的。”杨若兰有些难受的说道。

    王蓉你在电话里惊呼:“她怎么这样呀!

    再怎么说你是她的长辈,她怎么能够让你给她下跪!

    她以后还要嫁进方家的,她这样做不是不尊敬长辈吗?”

    这个年代的电话漏音严重。

    杨若兰和王蓉通话,坐在一边的方卫党听得一清二楚。

    听到这里,他一把抢过了电话,冷声道:“王蓉,你可真会搞事!”

    王蓉顿时结巴了:“我没有,我不是,叔叔别冤枉我。

    我只是听到阿姨为了救婷婷向林麦下跪,心疼阿姨,所以发了几句牢骚而已。”

    “你有那么善良?

    你如果真的善良,就应该劝你杨阿姨想开点,林麦肯答应救婷婷就不错了,别计较下跪不下跪的。

    你这么说不就是想挑起你杨阿姨对林麦的仇恨吗,我可不是婷婷,由着你骗!”

    电话那头,王蓉的脸都白了。

    自己的目的被方卫党给识破了。

    方卫党继续道:“你这么能搞事,我怀疑我家婷婷会做出伤害林麦的事,是你教唆的!”

    王蓉吓出一身冷汗,连忙辩解:“我真的没有,如果我这样做了,不得好死!”

    方卫党冷哼:“如果发誓有用,只怕大街上躺满了尸体。

    你有没有这么做,等我们去了广州问过婷婷就能真相大白。”说罢,挂断了电话。

    杨若兰一脸震惊地盯着她:“你怀疑,婷婷落到这种地步是王蓉害的?”

    “很有可能,你可别忘了,她为了对付林麦,连她哥都坑。”

    杨若兰恶狠狠道:“如果真是这样,我撕了她!”

    一行三人乘火车,第二天早上抵达了广州。

    这还是方卫党夫妻俩第一次来广州,完全找不着北。

    林麦带他们去吃早餐,又带他们去了派出所。

    见到负责方婷案件的公安,林麦提出疑问:“当时不是说方婷的案子是纵火未遂案吗,怎么又变成流氓案了?”

    公安解释道:“因为方婷的同伙后来又改了口供,说,方婷不止让他冤枉你是卖淫女。

    还要他对你事实犯罪,并且让你男朋友抓个现行,才会让你吃枪子。

    方婷她想让你死。”

    杨若兰顿时面若死灰,却不忘喊冤:“婷婷没有那么恶毒,一定是她的同伙冤枉她!”

    林麦斜眼看着杨若兰,在心里腹诽,你家宝贝女儿还真有那么恶毒!

    可是仔细想了想,即便方婷的同伙人是个脑残人士,也不会为了钱接下这单生意。

    如今还有谁不知道现在是严打期间!

    事实犯罪,而且还让方卓然抓个现行,小混混和她都是一个死字。

    别说方婷给不了他天价酬金,即便给得了他也没命花。

    林麦把心中的猜测说给公安听。

    杨若兰夫妻见林麦真心实意地帮方婷洗脱罪名,都不约而同感激地看了她一眼。

    公安笑了笑:“你想到的我们也想到了,不排除方婷的同伙恶意冤枉她。

    请你们放心,我们会继续调查,绝对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绝对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案子一时半会出不了结果,估计要在广州待上一段日子。

    一行三人只好找宾馆住了下来。

    林麦掂记着自己的那些旧货服装,对杨若兰夫妻道:“我还有生意要忙,想先回去。

    案子如果有进展,需要我再来,你们给卓然打电话,我一定会第一时间赶来的。”

    杨若兰一把抓住她的手,就像抓住救命稻草似的:“麦子,你别走好不好?

    我怕你跑来跑去会误事,你生意上的损失我们来承担。”

    林麦眸光微冷:“杨阿姨,我只是来帮忙的,并不是做错了什么来弥补的。

    我帮你们是人情,不帮你们是公平,你不能因为你女儿而强人所难。”

    方卫党见林麦快要发火了,忙喝斥杨若云:“婷婷只是你的宝贝女儿,你紧张她,却不能要求小林也紧张她,放手!让小林走!”

    杨若兰这才迫不得已放了手。

    方卫党给林麦买了火车票,亲自送她上了火车,感谢的话说了几火车皮。

    晚上,林麦风尘仆仆地回到小吃店,周彩云吃惊地问:“这么快就回来了,事情是解决了还是没解决?”

    林麦道:“案子出现了变数,还在调查,我就先回来了。”

    ......

    那批旧货衣服要在大太阳底下暴晒五天再消毒翻新。

    林麦趁着比较清闲的这几天,总算把方卓然给的那套卷子给做完了。

    自我感觉还不错,心里有点小得意,没想到自己的学习能力这么快就恢复了。

    中午,吃过午饭,林麦冲着方卓然抿嘴一笑:“我有东西要给你看。”

    方卓然也笑着道:“我也有东西要给你看。”

    林麦道:“那你先拿出来吧。”

    方卓然温柔道:“你先拿。”

    “还是你先拿。”

    “不,你先拿。”

    豆豆用小手撑着下巴,看着他们两个互相谦让,都快昏昏欲睡了。

    最终还是方卓然把东西先拿了出来。

    原来是在广州拍的那些照片终于寄来了。

    林麦拿起照片只看了一张,就惊喜得连连尖叫。

    虽然是黑白照,可是拍得太美了!

    小萌豆瞌睡全无地凑上去看照片,指着照片上的方卓然道:“这个是叔叔。”

    指着照片上的林麦道:“这个是妈妈。”

    她一张张地看,一张张地认,看着看着忽然扁了嘴哇地哭了起来。

    林麦和方卓然全头一头雾水地问:“好好的怎么哭了?”

    豆豆指着照片呜咽道:“叔叔阿姨都在照片上,可是没有我。”

    林麦笑了,在她脸上亲了一下:“等有空了,我们带你一起去拍照,照片上就会有我们三个人。”

    豆豆伸出小指头:“拉勾勾!”

    三个人一起把小指头勾在一起:“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小萌宝开心地咯咯直笑。

    方泽然宠溺地看着林麦:“你再可以把你的东西拿出来给我们看了吧。”

    【作者有话说】

    我又来啦,继续求书架,票票,好评,推荐期间,数据太重要啦,帮帮我吧,各位小仙女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