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她在这里不受欢迎。-《在他怀里99次撒野》

    “f*ck!”

    那个被打的男人也被打出了气,骂了一句脏话,捂着肚子,“霍,你为了一个女人对我动手,我瞧不起你!”

    “不说是吧。”霍南衍握住餐椅的椅背,语气很平静,“我就当做你两只手都碰了。”

    许青栀站在不远处,眸孔剧烈收缩,黑色的瞳孔倒映出高高扬起的木质餐椅,然后迅速往下砸了过去,下一秒——

    “啊啊啊啊啊啊啊——”

    男人无法抑制凄厉的惨叫声在餐厅里响了起来。

    他的双手被连臂砸断,扭曲地垂落在地上。

    鲜血从骨缝里溢出,空气里逐渐蔓延开血腥味。

    霍南衍抬脚把他踢到一边,看也没看他一眼,抬起头一双金色的,毫无情绪的眼眸,扫过不远处脸色发白的几个男人,语气浅淡的问:“你们里面,谁还碰过她?”

    “没有。”一个男人勉强举起双手,对着霍南衍道,“我们什么都没干,真的!”

    霍南衍盯着他们看了一会儿,一直把他们盯到脸上都开始冒冷汗,才把椅子放下摆正,走过去拉住不远处许青栀的手,对站在门口脸色僵硬的苏娅道:“管好你的人。还有下一次,我会亲自把他们的手给剁下来!”

    苏娅勉强笑道:“对不起,霍,确实是我管理不周,不会再有下次了。"

    霍南衍没有再说话,牵住许青栀的手,带着她往楼上走去。

    苏娅看着霍南衍冷漠离开的背影,委屈的眼圈微微红了。

    “抱歉,头儿,我们只是想给那女的一点教训。”

    那几个刚刚欺负了许青栀的男人耷拉着脑袋走过来,对苏娅道歉。

    他们看出来了苏娅对霍南衍有好感,就想吓唬吓唬许青栀,没想到真的玩出火,还被霍南衍看到了。

    “一群废物。”

    苏娅推开他们,气哄哄地走了。

    劳伦斯拄着拐杖走过来,看到苏娅从餐厅里怒气冲冲地离开,脚步一顿,走上前询问事情经过。

    “劳伦斯先生,”有人不太服气,“就算我们做得确实不对,但是霍也太狠了,你看他为了一个女人,把格雷都打成什么样了!”

    “就是!只是一个女人而已,他也太小气了!”

    “好了好了,我都知道了。”劳伦斯慈眉善目地摆了摆手,一如既往地和蔼可亲,“叫医生过来,好好给格雷治疗。”

    等餐厅里人群散去,劳伦斯收敛了脸上几分笑意,走过去看了一眼那把染血的椅子,对家里的佣人道:“去给霍先生送药吧。”

    *

    因为用力过猛,霍南衍受了枪伤的肩膀,伤口再次裂开了。

    许青栀脱掉他染血的衬衫,看到那道长长的伤口,眼圈一下红了,忍不住道:“你没必要这么生气。”

    “你是说我看到你被欺负,要无动于衷?”

    许青栀看了他一眼,“我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小小教训一下就可以了。”

    霍南衍:“我已经是小小教训了。”

    没有把人手腕齐根切下来,已经是他很克制了。

    许青栀噎了一下,红着眼眶略有无语地看了霍南衍一眼,被他说得哑口无言的。

    正打算要下去找医生,门被敲响了,许青栀过去开门,就见到劳伦斯拄着拐杖站在门口,身边站着一个低眉顺目的女佣。

    “我给霍带了药箱。”劳伦斯对着许青栀微微笑,“我想他应该受伤了。”

    霍南衍听到声音,从屋内赤着上半身走了出来,他对劳伦斯道了一声谢,接过了药箱。

    “真的很抱歉。我对属下管理不周。他们平日里目无法纪多了,也是我对他们太过放任,我会好好管教的。”

    伸手不打笑脸人,霍南衍淡淡道:“好。”

    劳伦斯微笑着看向许青栀,蓝眼睛里充满了长辈的善意:“以后许小姐这边,我也会加强对下人的管理,真的很抱歉,许小姐,这次让你受惊了。”

    许青栀看着劳伦斯的蓝眼睛,不知怎么的,心里有几分抵触,她别开视线,低声道:“没事。”

    劳伦斯和和气气地说完,然后叫佣人进去给霍南衍处理裂开的伤口,等霍南衍包扎好,才道:“霍,等下麻烦给苏娅打个电话,她因为刚才那件事,心里很过意不去,开车跑出去了,我也联系不上她。她现在最听你的话,只能麻烦你帮我联系一下。”

    许青栀坐在一旁喝水,听到劳伦斯的话,动作微微一顿。

    霍南衍这边已经应了下来:“好。”

    劳伦斯宽慰地笑道:“她昨晚才被下药,今天还到处乱跑,又不听我这个做父亲的话,有你替我管教,我放心多了。“

    等劳伦斯离开以后,许青栀慢慢坐到霍南衍旁边,她看了看他被包扎的伤口,抬眸瞅着他。

    “怎么了?”霍南衍垂眼看了过来。

    “你喜欢这里吗?”她问道。

    “没有什么喜欢不喜欢。”男人把她揽到怀里,靠在床头,“不过比在伦敦自由。”

    “……”许青栀趴在霍南衍怀里,想到霍南衍在伦敦那个等级森严令人窒息的家族,沉默了下去。

    自由,是霍南衍这半生从来没有享受过的吧。

    如果他在拉斯维加斯能自由的话,她也没什么不可以忍受的。

    *

    这场小小的风波,很快就有惊无险的过去了。

    她下楼吃饭的时候,再也不会有人对她动手动脚。

    只是苏娅的人,明显是看她越来越不顺眼了,有时候在路上遇见,会故意在她身边哼一声,或者当做没看到她。

    被排挤了。

    许青栀心里想。

    她在这里不受欢迎。

    不过许青栀的心思很难被那群人的敌意吸引。

    本质上,她并不是很在乎别人对她的看法。

    霍南衍陪了她几日以后,很快就要再次出门。

    她知道他是又要还劳伦斯的人情了。

    她什么也没说,只是在他出门的时候,亲自送他离开。

    霍南衍抚了抚她的脸颊,低头亲了亲她的脸,温声安慰她:“别担心,结束了会提前给你打电话。”

    不远处,倚靠在车门上的苏娅点着一根烟,不耐烦地催促:“好了,霍,别再卿卿我我啦!我们得出发了。”

    霍南衍笑了笑,抬起手揉了揉许青栀的头发,转身离开了。

    她看着苏娅大笑着给霍南衍开了车门,霍南衍坐在副驾驶,两个人低头说着什么,是她听不懂的东西,两个人有着旁人插不进去的熟稔。

    黑色的轿车逐渐消失在密林深处。

    许青栀缓缓收回视线,转过身,就看到劳伦斯拄着拐杖站在她旁边,他朝她微微笑了笑,语气和善:“我们也该聊一下了,许小姐,你说对不对?”

    【作者有话说】

    2更。求票票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