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别逼我掀桌-《一定把小号捂严实了》

    北城。

    明日赌坊。

    这里便是地龙帮老巢所在。

    此时这里早已经被提早赶来的精兵包围。

    只等陈长寿一声令下,这些负责京兆安全的精兵就会破门而入。

    “……大人,所有出入口都已经封锁。”一名小将上前大声道。

    武道四品!

    陈小二一眼便看出了这带队小将的修为境界。

    “抓活口!”

    随着陈长寿挥手下令,训练有素的精兵提起战刀,破门而入。

    一时间,喊杀声响起。

    面对老者不善的精兵,地龙帮帮众也抄起刀剑,大有鱼死网破的决然。

    “嘭!”

    一道火舌喷出。

    那威力丝毫不再武道三品全力一击之下的火铳打响。

    紧跟着便是一连串无情的扫射。

    一场无情的镇杀之下,地龙帮成员直接被杀到胆寒。

    面对火铳这种战争利器,除非有四品上的修为,可真元凝聚护盾。

    否则他们只有被屠杀的份。

    但即便如此,他们依旧没有投降,反而越发的凶狠起来,一副鱼死网破的态度。

    奇怪。

    陈小二眉头皱起。

    陈长寿也看出了其中似乎有蹊跷,这些地龙帮的成员太拼了。

    地龙帮,再怎么说也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

    修为最高的帮主也不过是三品。

    又怎么可能是这些配备精良的兵将对手,不一会的功夫,便被屠杀殆尽,只有个别的成员被抓俘虏。

    陈小二站在不远处,看的一阵咂舌,这个世界的火铳,先进程度丝毫不在地球之下啊。

    来的时候,他甚至看到了一枚火炮,他丝毫不怀疑,这东西能干掉一个武道六品修为的高手。

    “大人,地龙帮所有成员全部拿下。”

    “……三大首领和几个核心头目的踪影并未发现!”

    一个小将上前躬身,道。

    听到小将的话,陈小二对这个结果并不感到惊讶。

    地龙帮肯定是已经收到消息了。

    “……不过估计就连那幕后之人恐怕也没有想到,这次会闹得这么大。”

    “其实已经破局了……”陈小二看着陈长寿的背影,若有所思。

    眼中有敬佩之色浮现而出。

    或许这也是陈长寿计划中的一环……只是,目的显然不止如此。

    突然就在这时,陈小二神色微变。

    【京都巨变。】

    【大理寺守卫皇宫。】

    【地龙帮首领秦鸿和三名核心头目全部被人击杀,尸体被发现……】

    【户部尚书之孙容飞购买妖奴……】

    ……

    【京都权贵联名弹劾京兆府尹……】

    【万年县妖物平凡出没。】

    ……

    一连串纷杂的信息中,陈小二目光瞬间锁定其中的一条。

    “地龙帮首领及核心头目被杀!”

    “……好快的速度。”陈小二心底叹息,线索到了这里怕是真的要断了。

    “大人。”这时一名气息浑厚,少说也是三品境小兵上前,道:

    “这些是账目名册。”

    “……此外,我们还在地龙帮的地窖里发现了被囚禁的大量妖奴。”

    “哗啦啦!”

    一阵锁链拖动声响起。

    一群衣衫褴褛,或美艳、俊美、可爱,但目光呆滞的妖奴被带了出来。

    陈小二跟着陈平安走南闯北,妖物自然也是见过的。

    妖物境界划分与人族一样,共分为九个境界。

    三品下,修炼妖气。

    四品上六品下修炼妖元。

    六品之上吸收天地灵气,血脉开始蜕变,觉醒独属于妖族的修行天赋。

    只有四品上的妖物才能化形。

    而妖奴,又比较特殊,妖奴是修炼出妖气的妖物,与人类结合后诞生的物种。

    妖奴的寿命非常短暂。

    一般药奴的一岁,也就相当于是人类的十五岁左右,寿命只有八九年。

    陈小二打量着这些妖奴,眼神冰寒。

    有头生双角,眸子清冽的;有长着猫耳的,也有后面长着尾巴的。

    各式各样。

    少说也有三百个往上。

    “地龙帮竟然在培育妖奴……”

    不止是陈小二,就连陈长寿也是眸子冰冷。

    难怪这些家伙会玩命,原来是已经知道就算被抓住,也是必死无疑,索性鱼死网破。

    前朝妖奴之风盛行。

    人、妖同处,阴阳逆倒,昼夜不分。

    关键的是,每培育一个妖奴,就会有一个人和一个妖会死去。

    而这些妖奴大多都被上层权贵购买,以供玩乐。

    史书记载:

    “前朝某权贵无妖不欢,一天之内就要玩弄死至少十个妖奴。”

    有人曾言明,前朝之所以被推翻,就是因为这种损阴德的事干太多了。

    人、妖同处,气运交合。

    一国气运不纯粹,导致国运衰弱。

    后来太祖推翻前朝,建立盛阳开始,就颁下律法,严禁培育妖奴!

    在盛阳培育妖奴,一经发现,就会被被判处死罪,当街斩首。

    这里少说也有三百妖奴,而且看年龄全都是不足一岁。

    饶是陈长寿和这些百战精兵,此时都不由感到一阵寒意。

    他们脚下就是一座大型屠宰场!

    长久不得已见阳光,让这些妖奴有些不适应。

    片刻后呆滞的眸子也渐渐有了生气。

    他们茫然的看着四周。

    打量着眼前这个跟黑漆漆的地窖,完全不同的世界。

    眼中展露着新奇、害怕、恐惧等情绪。

    “……大人,这些妖奴是否立即处死?”

    一个小兵来到陈长寿面前。

    陈长寿眉头皱起,看着眼前这群孩子,一时间也有些犯起难来。

    按照盛阳律法,发现妖物或者妖奴后需立即处死。

    妖物吸食人的血气精魄,罪不可赦,妖奴虽然就是个纯粹的玩物。

    但说白了这种东西有伤天和,就不应该被创造出来。

    可看着这些孩子眼里,对这个世界的新奇,和那一双双纯粹的眸子。

    素来以冷面著称的陈长寿也犹豫了。

    这些丧尽天良的混账!

    一时间,陈长寿心里将怒火全部冲向地龙帮成员还有那些买卖妖奴的权贵。

    从地龙帮的金库里搜出的账册上,他可是清清楚楚的看在眼里的。

    上到朝中权贵,下到富甲商贾。

    一条利益链已经形成。

    甚至有狗胆包天的商贾贩卖人口和妖物,专门用于培育妖奴。

    向全境四面八方辐射而出……

    “好,好的很啊。既然都凑一起了,那就一块办了吧!”

    陈长寿深吸口气后,低喝道:

    “照着名单上的人,一家家上门。反抗者,也一并拿下!”

    “……是!”

    “至于这些妖奴……”陈长寿神色犹豫,再次犯难起来。

    真的要杀吗?

    ……

    皇城中心。

    一座超过皇城所有楼阁殿宇的高塔伫立。

    从这里,可以俯瞰整个京都。

    一面放大了数倍的古镜悬在塔外半空中。

    古镜上播放的画面,正是此时北城地龙帮内,所发生的一切。

    “……陈长寿这次算是给我和皇帝一个回应了。”南柯笑道。

    周小雨眉头微皱,不解道:“回应?”

    “这次的事情,起因是温如仙遭到了刺杀。”

    “就如今朝中的局势来看,刺杀温如仙的幕后之人,无非就两个。”

    “一个是我;一个是皇帝。”

    说着,南柯手趁着下巴,看着古镜中,站在陈长寿身边的陈小二,道:

    “……谁杀了温如仙,谁就会站在陈长寿,乃至温王的对立面。”

    “做事干净利落,好手段!”

    “可惜啊,似乎出了意外,温如仙没能杀成,反而暴露了第三方。”

    说话间,南柯的目光始终盯着陈小二,嘴角习惯性的浮现出一抹坏笑,道:

    “陈长寿不是笨蛋,自然也看了出来。”

    “所以才要大闹起来,就是在摆态度,告诉别有用心的人。”

    “他不会站队,别逼他。”

    “一旦他掀桌子了,那就都别玩了。”

    周小雨眉头皱起,道:“既然如此周密的计划,为何会发展至此?”

    说着,顺着南柯的目光看去,

    “……陈小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