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风向变了-《农门福妻全家是反派》

    黑暗中,陆羿的眼神如狼,带着杀意。

    慕思娇终于冷静下来。

    这个人……

    岂是她能算计的?

    她转身就跑。

    慕思雨探出头来,轻咦一声:“慕思娇呢?刚才不是还在这里大吼大叫吗?”

    “走了。”陆羿说道:“可能是受了刺激,发疯了。”

    “说起来她真是撞了邪,居然看上了王麻子。”慕思雨摇摇头:“不管她了,我们回去。”

    慕思雨做了简单的拉面,配上炸得金黄的肥肠,把一家老小馋坏了。

    陆羿从她手里拿过碗:“你休息一下,我来洗。”

    “你今天做了这么多活儿,该休息的是你。”慕思雨不让。

    “那是一个男人应该做的。我平时不在家,家里的大大小小都是你操心。今日我难得休沐,就让我多干点儿。”

    “不用你洗,这是女人的事情。”

    “我说两位……”陆轩从两人的手里夺过碗:“别争了,我来洗。”

    “你会洗碗?”慕思雨不是看不起陆轩的自理能力,而是从以前到现在就没有见他下过厨房。

    陆轩翻了个白眼:“前几年你不管孩子,你不会真的以为这两个孩子是自己长大的吧?”

    慕思雨心虚。

    她也不知道自己心虚个什么劲儿,明明陆轩说的那个人又不是自己。

    当慕思雨再次从陆羿的怀里醒过来时,她发现自己只有一丁点的心虚,面对陆羿深邃的眼眸时也能平静地打招呼。

    果然,习惯是可怕的。

    陆羿要休沐两日,风筝等人过来时,陆羿也来帮忙了。

    “莫兰。”慕思雨叫住张莫兰:“等会儿你还去买豆腐吗?”

    “买。”张莫兰说道:“近日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是想吃豆腐。”

    “那帮我带四块回来。”慕思雨掏出几文钱。

    其实家里还有做豆腐的工具,但是今天太忙了,实在没有空闲做。

    “好。”张莫兰收起来:“对了,羿嫂,你知道慕思娇和王麻子的事情吗?”

    “昨天闹成那样,我虽没有去看,也听说了些。”慕思雨说道:“现在怎么样了?他们会成亲吗?”

    “成什么亲啊?我听说啊……”

    慕思雨与张莫兰分开,脑子里想着慕思娇的事情。

    慕思娇和王麻子的事情闹成那样,按理说差不多定了,结果今天村里的风向就变了。

    据说最先说出这件事情的王氏否认了王麻子和慕思娇有染,而是说王麻子借酒想强迫慕思娇,被慕大海和蒋氏救下来了。王麻子知道事情暴露,连夜逃走了。今日一早,慕思娇坐着慕东元的马车离开了村庄,至于去了哪里,谁也说不上。

    蒋氏坐在院子里咒骂王麻子缺心肝,无耻,把对方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遍。经过的村民都知道了‘真相’,只有少数人半信半疑,毕竟慕思娇的样子可不像是没发生什么。据说慕大海追着王麻子打的时候,那厮光着腿,许多小媳妇羞得大叫。

    “关我什么事?反正别来祸害我们家就行了。”慕思雨自言自语。

    慕思雨带着风筝等人干活。风筝等人都很听教,现在越来越有经验了,相信再接几个大活儿,他们会做的东西也会更多。

    “今天辛苦大家了。”慕思雨招呼众人:“村里的小家伙们送来不少小鱼虾,我做成了鱼干,过来一人领一包回去。”

    “羿嫂,我们又是吃又是拿的,多不好意思?”风筝嘴里说着不好意思,第一个伸手拿。

    陆羿敲了一下他的额头:“你会不好意思?就你脸皮厚。”

    “嘿嘿,我是把羿哥当亲哥,把羿嫂当亲嫂,拿点亲嫂做的吃食不算脸皮厚。”风筝嬉皮笑脸:“我娘都说我遇见好人了,以后羿嫂让我干啥就干啥。”

    “上次听你说你娘的风湿很严重,有没有带她去看诊?”慕思雨问。

    “多谢羿嫂的关心,我领到工钱就带我娘去了,我娘还舍不得,我说了,跟着羿嫂不缺银子,我娘这才放心去了。”风筝笑道。

    “今天有点晚了,我赶马车送你们回去,走吧!”陆羿道。

    “不用了,哥。”蒋忠连忙拒绝:“你现在可是大人,我们能跟着你干活已经是福气了,怎么能让你送我们?”

    “一个小小的主簿而已,算什么大人?”陆羿不以为然。“近日咱们泸北城出了命案,我得为你们的生命负责,走吧!”

    众人听陆羿这样说,都不拒绝了。

    “这次是我没有想好。上次给郑小姐做工,你们都是住在那里的,所以很方便。这次要在我家做事,瞧这活儿也得半个月做完,总是这样来来去去不是很方便。这样吧!你们今天回去收拾东西,这段时间干脆委屈一下,就在我们村里借住一下。我到时候会给村里的人说,给他们银子,就当是借宿费。”

    “我和二牛家可以住两个兄弟。”陆大牛在旁边说道。

    这次慕思雨不仅请了风筝等人,也把陆大牛和陆二牛叫上了。兄弟俩得知风筝他们上次赚了不少,眼巴巴望着慕思雨,提出也想加入他们的小队。

    慕思雨对陆大牛兄弟很有好感,上次本来也想带上他们的,遇见陆铁头生病,陆二牛要留下来照顾他,陆大牛忙前忙后的也有事情,这才错过了。

    陆羿送人回去,等他再回来时,又过了三个时辰了。

    “你怎么还没睡?”陆羿进门,见慕思雨还在灶房忙着。

    “你还没有吃饭,我哪里睡得着?”慕思雨说着,打开锅盖:“我给你留了一碗红烧肉,你不是喜欢吃吗?”

    陆羿看着色香味俱全的红烧肉,心里暖洋洋的。

    “明天你要回去办差了,我跟你进城买点东西。”慕思雨说道:“兄弟们要来这里住半个月,被子之类的得准备好,再买些吃的喝的。”

    “好。”

    慕思雨把酒坛放在他的面前:“我酿的酒还没好,这是我在酒楼里买的,算是沪北城最好的酒了,你喝点解解疲。”

    陆羿看着她在灶台忙碌着,问:“你还在做什么?”

    “我卤点好吃的,明天给兄弟们下酒。”慕思雨说道:“你吃了就去睡吧!别等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