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 隐而不发,以待将来。-《穿越者修真指南》

    李安闲又没主意了:“师叔,要不这样,您一样给我来点儿?”

    东方鹭十分好奇:“你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这不是没接触过么,我想先试试哪个最合适,您看怎么样?”

    “也行。”东方鹭点头答应,“一样先给你五钱吧。”

    学炼器,哪能不接触灵材?这个要求可以满足!

    李安闲一听就急了:“师叔,五钱哪够啊,最少也得二两!”

    一两五十克,五钱也就二十五克,这点分量够干什么的?

    “行,那就二两!”东方鹭痛痛快快地答应下来,手掌一翻,桌上已经多了几个纸包,“这个是焰光草、这个是火阳珠、这个是赤乌砂!”

    李安闲郁闷了,合着你个浓眉大眼的金丹也这么下作,故意下套等老子往里钻?

    行,二两就二两吧,勉强够用了!

    可二两也不是一回事,焰光草足有巴掌那么大的一包,赤乌砂却只有指甲盖那么大的两块,火阳珠介于二者之间,大概能装满一个药瓶。

    李安闲回忆一枚子弹的大小,从三个小纸包里各取出一点,拉开间隔堆在地上。

    焰光草就是一堆草屑,风一吹就能飘走那种;火阳珠有点像珍珠粉,很细腻的感觉;赤乌砂沉甸甸的,有点像铁砂。

    “师叔!”小李同志虚心请教,“用火点能着吗?”

    “焰光草和火阳珠可以,赤乌砂须用真火。”

    “了解!”李安闲立刻将赤乌砂排除在外,“劳烦师叔出手!”

    他还没机会学习术法,不请人帮忙,就只能钻木取火。

    东方鹭指尖轻弹,一点火光落到焰光草上,顿时烈烈燃烧起来,片刻之间,那一小堆草屑只剩一堆草灰。

    李安闲皱眉,这个一般,待选!

    接下来是火阳珠,同样一点火光,登时闪耀明亮的火光,除了强度有点弱,其他都和燃烧的镁条十分相似。

    这个也不行,待选!

    最后是赤乌砂,一点真火落下,嘭地一声炸响,吓了李安闲一跳——只闻爆响不见火光,这玩意爆速可以啊!

    不过这只是第一步。

    接下来,同样是各取一份,但不再搁地上点火,而是严严实实地密封在金属盒子里点燃。

    这一回就看出区别来了,焰光草只冒烟不见火,明显是离开氧气就烧不着;火阳珠稍好一点,却也是燃烧缓慢;赤乌砂干脆就是个笑话,那一点真火还没碰到赤乌砂,倒先把裹在外面的盒子烧了个窟窿。

    试来试去,居然一个能用的都没有,李安闲那叫一个心累,忽然觉得这个世界是如此灰暗。

    燃烧倒是都可以,可密闭就全不行了,难不成他还得先发明氧化剂,然后再研究合适的配方?

    有那个时间,为毛不一步到位,直接上马无烟火药?

    事关重大,他不敢假手于人,哪怕东方鹭也不行。

    李安闲也曾幻想过,能像御坂大小姐一样,手指头中间夹一枚硬币,就能日天日地日空气,问题是以他现在的修为,真心是臣妾做不到啊!

    只能期待将来了!

    将暂时无法实现的野心深深埋在心底,李安闲将剩余的灵材还回去,唯独留下了火阳珠:“师叔,这个我想拿着玩玩,还有别的灵材吗?”

    “有是有,但比这几种贵多了。”

    “那还是算了”小李同志立马拒绝,“师叔,弟子打算先学炼器,只是弟子修为低下,有没有办法稍作弥补?”

    东方鹭想了想说:“办法倒是有,但是你也得先把基础打好再说啊!”

    “还请师叔教我!”李安闲说。

    为尽早摆脱眼前的困境,李安闲下定决心,从这一刻开始,全心全意学习炼器。

    东方鹭也想看看他到底能走到哪一步,竭尽所能倾囊相授。

    李安闲的问题不仅仅是修为不足,更重要的是对炼器的认识不到位!

    他一方面继续熟悉各种灵材;另一方面,牢记各种常用的符文阵法以及各种禁制,只有在遇到感兴趣的课程时,才会短暂离开小院,充实其他方面的知识。

    甭管修仙旁的什么,闭门造车要不得!

    得益于记忆力的全面改善,李安闲的学习进度一日千里。

    不得不说,修仙的就是不一样,一枚玉简贴在脑门儿上,喘口气的工夫,相当于一本百科全书的内容,就全都刻进了脑子里,比硬盘存储还要方便。

    只不过他记下的虽多,可目前能用的却太少,最多只有十之一二;晋阶筑基,也就能用十之五六,什么时候金丹有成,才能彻底消化。

    李安闲倒是不挑,能用不能用,先记下来肯定没错,有空的时候再总结归纳,能用的攒一堆,不能用的放一边。

    结果出乎意料,练气境能用的符文,居然有七八百个,远远超出李安闲的预计。

    七天后,李安闲正一笔一画勾勒符文,屋外忽然传来一个声音:“李师侄,还请现身一见!”

    李安闲一愣,笔下的符文立马画歪了。

    他幽幽地叹了口气,放下笔走出门。

    顿悟结束的耿云逸当面施礼:“多谢道友指点迷津!”

    辈分归辈分,指点归指点,只要于自身的修为大道有益,那就是道途上的良师益友。

    这一声道友与身份无关,更与修为无涉,而是一种层次上的认同!

    李安闲赶紧避开:“不敢,恭喜师叔!”

    耿云逸难掩喜色:“李师侄,我还有些剑术上的疑惑,不知道友能否指点一二!

    “师叔请讲!”李安闲心里吐槽,让我指点还特意叫声师侄,明显就是拿身份说事,我特么能拒绝吗?

    一旁的东方鹭,看耿云逸的眼神都变了,忽然有种马上走开,装不认识耿云逸的冲动。

    耿云逸十分期待:“不知道友,对剑光分化有什么见解!”

    剑光分化?

    李安闲哭笑不得,剑气雷音,那是因为他懂什么叫音爆,算是半修仙半物理。可剑光分化,这就是纯修仙问题了,他是真的不懂啊!

    只看他脸上的表情,耿云逸就知道答案了,马上追问一句:“那炼剑成丝呢?”

    这个,还是纯修仙问题吧?

    李安闲无奈回应:“师叔,弟子修为不足,从没接触过如此高深的剑术,实在是无从说起。”

    耿云逸本是抱着极大的希望而来,结果却让他极度的失望,他只能叹了口气:“既如此,耿某先告辞了。”

    说完先将一枚玉简交到李安闲手里,随后手掐剑诀飞剑出鞘,耿金丹御剑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