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小修士的决心-《穿越者修真指南》

    任素心刚走,又是一道遁光落下,现出傅冬至的身影来:“东方师弟,这是怎么回事?”

    他被小院上空的雷声惊动,这才匆匆赶来。

    东方鹭感慨万千:“这小子就说了几句话,结果耿师弟顿悟,任师妹修成了剑气雷音。”

    傅冬至大吃一惊,看着李安闲打量个没完。

    原本以为,东方鹭的顿悟不过是意外,如今才知道,那特么根本就是必然!

    他与东方鹭不谋而合,也有给李安闲开个瓢,看看脑瓜瓤子的想法。

    看傅大门主那副跃跃欲试的模样,李安闲立刻有种不妙的预感,心中顿生忐忑:这位不会找个理由把他关起来,每天口沫横飞说个不停,直到他听到哪句话,忽然顿悟才放人吧?

    他忍不住暗骂自己,没事显摆什么啊,不是早就说好,不准随便乱说话的么?怎么一时不慎就口无遮拦了?

    警惕啊警惕,今后可不能再这么没谱了!

    他猜中了傅冬至的想法,但也小看了傅大门主的胸襟!

    不过片刻之后,傅门主放声大笑,连说了三声好:“猴师叔还真是慧眼如炬,收了位不得了的弟子呢!”

    话是这么说,可他心里确实有个不错的想法。

    那就是把门中的所有金丹把李安闲围在中间,让他想到什么说什么,顿悟一个是一个!

    如此一来,最多十年八载,门中就算不能多几个元婴,起码也能多两个高阶金丹,稳赚不赔啊!

    李安闲心头一松,赶紧一阵假谦虚:“门主谬赞,弟子不敢!”

    “没什么敢不敢的!”傅门主大袖一挥,“我青遥门有功必赏有过必罚,李师侄,你可有什么心愿?”

    李安闲登时精神一振:“敢问门主,什么心愿都行吗?”

    傅门主捋须微笑:“自然!”

    李安闲喜不自胜:“弟子想要一些灵材,请门主成全!”

    傅冬至表情一僵:“就这?”

    他是真没想到,李安闲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在傅门主的心里,任何一个力士的心愿,都是正式拜入仙门;炼气弟子的心愿,则是提前拜个师父。

    要知道,正式拜师,就等于身后有了一座靠山,说是和普通弟子一样,可实际上就是一个天一个地。

    怎么这小子这么与众不同,死活就是不按牌理出牌呢?

    李安闲躬身:“弟子需要的灵材不少,另外,还得请东方师叔出手炼制!”

    傅冬至眉头微皱,语气饱含深意:“只有这么多?”

    “目前只有这么多!”

    “那就这么定了!”傅冬至说,“东方师弟,还要继续劳烦你。”

    “师兄哪里话,师弟我求之不得!”

    “如此便好!”傅冬至说罢欲走,想了想又不放心地嘱咐,“李师侄,剑气雷音的关窍,今后不要外传!”

    “门主放心,弟子省得!”李安闲心说你就是不讲,我也不敢随便乱说啊!

    傅冬至点点头,心满意足地化为一道遁光飞走。

    东方鹭长叹:“你这小子,就不明白师兄的意思么?”

    李安闲也跟着叹了口气:“东方师叔,门主的意思弟子自然明白,可弟子资质低下,今后必定步步险阻,处处瓶颈,门中的功法,适合弟子的怕是一部都没有,所以,弟子就不拖累其他人了。”

    他又在心里补充一句:靠人人走靠山山倒,不管到了什么时候,只有自己才最靠谱!

    东方鹭还想说话,可看到一旁的耿云逸,就什么都说不下去了。

    随口几句,就是两个金丹同时顿悟,门中的金丹,哪个有本事指点这个小怪物?

    难不成还要请潜修的元婴修士出关?这不是开玩笑么?

    “罢了,罢了!”东方鹭忽然有种被后浪拍在沙滩上的失落,“既然傅师兄已经答应,你需要什么就跟我说吧。”

    “多谢师叔!”李安闲一点都不客气,“弟子确实有些不成熟的想法,想请师叔帮忙,找一些合用的灵材,再请师叔出手,炼制一些合用的零件。”

    东方鹭微怔:“零件是何物?”

    “这个……”李安闲不知道怎么解释才贴切,想了想说,“师叔,剑柄剑格剑身,都是剑的零件;布设阵法的灵材阵眼,也可以视为阵法的零件!”

    “原来如此!”东方鹭恍然大悟,“说吧,你都需要什么?”

    李安闲仔细回忆脑子里的化学知识,权衡片刻,终于下定决心:“师叔,听过火药没有?”

    他知道,自己即将新手打开潘多拉的魔盒,一旦实现了心中的想法,或许修仙界的历史都要为之改变。

    可那又怎么样呢?将来的事,留给子孙后代操心去吧,他必须优先保证自己的安全。

    东方鹭仔细思索:“闻所未闻!”

    “烟花呢?”

    “也没印象。”

    李安闲挠头,这就不好办了啊!

    “那师叔,你知不知道某些……嗯,一点就着,燃起来特别快的灵材?烧的越快越好!”

    “这个倒是有。”东方鹭终于点了头,“焰光草、火阳珠、赤乌砂……这些灵材,门中皆有储备,你想要哪一种?”

    李安闲马上回答:“师叔,这里头,哪一种最常见最便宜?量大管饱那种?”

    东方鹭想也不想地说:“自然是焰光草最常见,但哪一样都不便宜,你想要多少?”

    “十斤八斤……三五斤……一两斤……不是,师叔,您说能给多少吧!”李安闲一边说,一边观察东方鹭的脸色,结果一降再降,可东方鹭的脸色还是难看得很。

    东方鹭一头黑线:“你到底想干什么啊?这玩意哪有论斤要的?”

    这几种东西,都是炼器时的辅助灵材,一般也就用它三钱五钱,论两用的时候都非常少见,这小子也真敢开口!

    李安闲也不瞒着,直接说了实话:“我就是想炼制一件法宝防身……师叔,这几样灵材,哪一种最稳定?最好是放十几二十年,拿出来马上就能用。”

    “都行!”东方鹭说。

    炼制好的灵材,哪有随随便便就会变质的?也太小看修士的手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