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那个浸满悲伤的孤单少女-《如果森林有童话》

    01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神明吗?

      如果有,请保佑那个浸满悲伤的少女平平安安吧!

      车终于到了,木司南和阮子晴还有宫雅全都下了车,他们跟在宫雅身后朝着宫旭出事的沙滩赶去。

      那片海域很安静,除了潜水爱好者,是不太有人到这里来的。

      只有三个人在狂奔,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焦急的神情,他们想要赶去那里。

      夏拾雨,夏拾雨,你不能有事!每个人心中的声音,都是一样的。

      终于近了。

      目的地近在眼前,他们甚至看到了夏拾雨叠得整整齐齐的衣物就放在石头上。

      “拾雨!”木司南喊了一声。

      当然没有人回应他。

      他很想下水,然而他下不去,他没有任何潜水工具。

      就在三人急得要哭的时候,一辆车开了过来,有两个人从车上下来了,一个是夏妈妈,还有一个是宫羽。

      夏妈妈出发的时候,宫羽给她打来了电话。他本是询问夏拾雨的状况的,没有料到会听到夏拾雨失踪的消息,他急忙去潜水社取了一套潜水工具,然后和夏妈妈一起赶来了。

      “救救她……”宫雅伸手揪住宫羽的衣摆,声音小小的,“小叔叔,你救救她……我没有想要她死,我没有真的想要她出事的!”

      最慌乱的人是宫雅,曾经强加在夏拾雨身上的那些重担,一下子挪到了她的身上。

      “我下去看看。”宫羽曾经讨厌极了潜水,他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潜水的。可是现在,宫旭喜欢的女孩、自己的学生就在水里,没有人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他是唯一能下去救她的人。

      他不得不去。

      他飞快地换上了潜水装备,然后慢慢地下到了水里。

      四个人就这么盯着水面看,他们的眼睛都不敢眨动,就怕眨眼的时候,夏拾雨就没有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水面依然平静。时间越久,夏拾雨就越危险,因为没有人知道她到底是什么时候下的水。

      夏妈妈站得笔直,眼神直直地看着水面,没有人知道她现在在想什么。

      “早上她离开家的时候,答应我上完了课就回家的。”她呢喃着说了这么一句话,“我们说好了的,她明明答应了我的。”

      阮子晴的眼泪一下子就落了下来。她在祈祷,夏拾雨千万不要出事,一定要好好的,不然夏妈妈要怎么办?她太可怜了啊!

      “上来了!”就在这时,木司南忽然说了一句。

      只见水面忽地泛起了一丝涟漪,紧跟着宫羽浮了上来,他的手里还扶着一个人。

      夏妈妈飞快地跑了过去,木司南帮着宫羽一起将夏拾雨拉到了沙滩上。

      脱掉了护目镜和泳帽,少女的神色安静极了,她闭着眼睛,眼睫上缀着水珠,像是在发光。

      她的身体非常冷,阮子晴急忙打了120急救电话。

      宫羽给她进行心脏复苏术,可是没有用,怎么按,她都没有睁开眼睛。

      “小雨啊!”夏妈妈再也忍不住哭了出来,那是一个母亲压抑了很久的号哭。听到的人,眼泪瞬间落了下来。

      宫雅静静地看着,她的大脑一片空白,她就这么看着,看着夏拾雨躺在那里,头发上沾着细碎的沙子,这一幕忽然和两年前,宫旭死亡的一幕重叠了起来。

      心脏一阵绞痛,她难过得想要呕吐,胃里在翻江倒海。

      她双膝一软,“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嘴里反反复复地说着“对不起”。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可是没用了,那个安静的姑娘她再也听不见了。

      “我没有真的想要你去死的。”她惊慌失措,六神无主,“我以为……我以为你不会在意的。对不起,对不起啊,我错了,对不起。哥哥,对不起……”

      我把你最喜欢的那个女孩,害死了。

      她的视线已经被泪水模糊了。

      女孩美丽的脸白得如同纯白的花瓣。

      那个下雨天,她蹲在地上捡起的白玫瑰,就是这个颜色。

      她那个时候为什么要那么做?

      那天在学校里遇见她,为什么要说出那种伤人的话?

      她明明不是真的想她去死的。

      她以为,她以为她很坚强,坚强到可以扛住她的迁怒。

      她为什么忘记了她也是个人?

      她为什么对哥哥喜欢的女孩说出那么残忍的话?

      如今想来,句句诛心。

      夏妈妈哭得很伤心,她没有去看宫雅,她也不关心宫雅到底有没有说对不起。

      对不起有什么意义?

      她乖巧的、懂事的女儿,再也不会回来了啊!

      宫羽还没有放弃,他一直坚持在做心脏复苏术。他从未如此地期盼过一个人能活下去,可是,夏拾雨,他真的希望这个勇敢的女孩可以活下去。

      救护车终于赶来了,夏拾雨被抬上了救护车,所有人都跟着去了。

      木司南从夏拾雨被救上来到现在,一句话都没有说。他的眼神没有丝毫神采,没有人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

      他看上去似乎很平静。

      阮子晴侧过头来的时候,看到他的手心已经一片血肉模糊。

      要多大的悲伤才能抓破自己的掌心,阮子晴不知道,但是他一定很难过吧。

      因为他是真的真的很喜欢夏拾雨啊!

      从图书馆里,第一次见到她就喜欢了。因为宫旭先喜欢她,所以就将喜欢藏了起来,直到再也无法藏匿,直到——

      少女再也无法回来。

      02

      医院的长廊,是那么安静。

      木司南后背靠着冰冷的墙壁,“手术中”的指示灯最终熄灭了。

      没能救回来,因为她休克太久。她是因为身体太疲惫,下潜的深度让她的身体无法负荷。

      她休克之后,足足过了三个小时,才被宫羽救上来,其实那个时候她就已经死了,只是没有人肯接受这个事实。

      从捞上来,到现在确认死亡,木司南其实什么也没有想,他的大脑一片空白。他想,如果可以,他想要一个人待一会儿。

      多么幸运,从头到尾都只是他一个人的单恋,所以到最后,他才能忍住没有哭出来。

      多么不幸运,到最后他都没能听到她的回答。

      他想带她去看看自己热爱的森林,可她沉迷于深海,于是他放下森林陪她去深海,最后她却死于那片海。

      夏拾雨的葬礼上,宫妈妈带着宫雅去吊唁。

      和当初他们的做法不同,夏妈妈很平静地接纳了她们。她没有赶她们走,尽管夏拾雨的的确确是她们间接害死的。

      可她们是她喜欢的少年的家人啊,想到这一点,她就没有办法赶她们走。

      阮子晴哭得眼睛红红的,她是带着潜水社的社员一起来的。每个人的眼圈都是红红的。潜水社从无到有,都是夏拾雨一个人忙前忙后达成的。她付出的,会有人一直记得。

      没有人知道,夏拾雨最后离开的时候到底是什么心情。她是死于意外,她没有想要离开,她的潜水设备完好无损,这就是证明。

      木司南是最后一个来的,他来的时候已经是黄昏。

      这个夏天似乎格外绵长,燥热的阳光,吵闹的蝉鸣,一切的一切都叫人心烦。

      他长久地站在她的遗像前,从头到尾都没有说一句话。

      他离开之前,夏妈妈给了他一样东西,并且让他到家再打开。

      “我看她悄悄准备了这个,应该是要送给你的。”

      他带着那样东西回了家。在自己的房间里,他打开了那样东西。那是一个小木盒,盒子里放着的,是一沓打印好的文稿。

      文稿没有经过特别设计,是最原始的排版,很纯粹、很简单。

      他翻开第一张,露出了七个加粗放大的宋体字——如果森林有童话。

      他的心猛地一揪,疼痛几乎要将他击垮。

      他花了一天一夜,仔仔细细地看完了那本二十万字的文稿。

      文稿的最后一页是一首诗:

      你见过深海吗?你喜欢森林吗?

      如果森林有童话,请带它来到我的身边。

      如果童话有结局,请让我爱上它。

      如果它也爱上了我,就请星星来见证。

      如果你惧怕海洋,那就陪我去森林。

      我不想说爱你永生,只愿花好月圆倦鸟归巢。

      我不想说一定会和你走,但清风好雨知时节。

      我不想说喜欢你这种大话,可你在我身边我就很安心。

      他在刹那间泪如雨下,抱着文稿跪坐在地,嗓子里发出压抑到极致的哭声。

      她还记得她欠他告白的回答,她是认真想过他们的未来的。

      一想到这一点,他就很心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