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1章 驾乘飞艇游洱海 两河战役启帷幕-《隋风烈》

    第601章 驾乘飞艇游洱海 两河战役启帷幕

    正如李世民所想,当今大隋皇帝确实不是安份之主。

    试想哪次对外征战能少了陛下缺席战场一说的。

    此时的杨二正和穆先生、麻叔谋一道乘坐着亲卫将左天成驾驶的豪华飞艇在3千米高空一路向南赶往既定目标缅州司马港。

    算上今天,他们已经在飞艇上飞了近20天了。

    “南方的雨水真多啊!这才飞了不到两个小时,这天又开始飘雨了。”杨二有些不耐烦的说着。

    “陛下,下雨了,可能很快会下大的,不如下去吧!找个平整之地驻营,等雨停了在走。”左天成从驾驶舱中走出说道。

    “也只能如此了,下去吧!下方就是洱海,到海边扎营。”

    “我说,你怎么就知道下面是云南洱海?怕是随便一说吧!”麻叔谋瞧了瞧千米之下的那片如同镜面的湖泊质疑着。

    “我看下面湖泊的形状如同人的耳朵,加上已经进入云南境内就猜它是洱海。管他呢!下去再说。”

    “人迹罕至,好荒蛮的一片地方啊!”穆先生用望远镜看着下方的大地自言着。

    “从云南一路往西南方向飞,便可进入缅州。若不偏航的话可一直到缅州司马港,我已经下令让杜伏威的南部战区所有水师在司马港备战,等我们一到便搭载来护儿的山阳军一同从海路奇袭波斯帝国的霍尔木兹海峡,等攻克海峡进入波斯湾了,咱给他来个斩首行动。海上奔袭北端的波斯帝都泰西封城,最好能擒住波斯皇帝霍尔密兹德四世。”

    “小杨啊!波斯海军太过原始了,根本不是我坚船利舰的对手,加上我水师突至,一路直逼泰西封城成功性极大。”穆先生点头道。

    “也不知伍云召的白马义从陆战骑兵师随余杭舰队到了司马港没有?用伍云召这样的猛将奇袭泰西封城最最合适。”在麻叔谋眼中伍云召就像常山赵子龙一般,能在万马军中直取上将人头的是神将般存在的。

    “没到的话就等他到在动身,不赶这几天时间。准备出舱吧!快落地了。”说罢,杨二拿着扇子便往舱门处走去。

    夏日雨夜,松涛起伏,海风习习。

    诺大的洱海波涛阵阵,泛起的浪花在雨夜中闪着一片片磷光。

    岸边的草地上,十几个帐篷中灯火通明,不时传出卫士们打闹嬉笑之声。

    在靠近海边的一块空地上,篷布下正燃着一堆篝火。杨二和穆先生、麻叔谋三人边烤着鱼边闲唠着。

    “小杨,这里既是洱海,那大理城就在南边不远处了,明天是不是去逛逛?”

    “算了吧!十几个土屋的城寨没啥可看的,不如赶路。”

    “别呀!到城里找几个白族妹子玩玩也不错嘛!干嘛急着走。”麻叔谋说着。

    “白族妹子?现在这里是什么蛮族聚居还说不清楚,你那边的安南土妹还没玩够吗?”

    “呵呵呵呵~”

    “对了~小杨,拿下波斯后又打算怎样?不会真象成吉思汗那样在去征服欧洲吧?”

    “来~穆老,我这鱼烤得差不多了,您先尝尝。”说着,杨二将铁钎上插着的冒着热气烤鱼递给了穆先生,又串上另一条鱼边烤边说道:

    “现在的波斯帝国可以不小的,北面临近亚欧分界的博斯普鲁斯海峡,西面囊括了非洲的埃及及红海沿岸,拿下后可不能接着打了,好歹也要稳固一段时间。比如移民、复耕还有文化洗脑等。再说了,一个地球就咱一个国家也没意思了。说实话,就连美洲我都不想去打,留一点给日后的日不落帝国吧!”

    “可能西边已经打起来了吧!”麻叔谋吃着鱼问道。

    “不清楚,我给世民的要求是尽可能多的吸引波斯人到边界一带,好以边界一战为今后治理波斯创造好的条件。至于何时动手?我不关心,那是世民和李靖、徐茂公他们考虑的,但估计也差不多了吧!”

    “一举消灭掉几百万有生人口,真是难以想象啊!”穆先生也不吃鱼了,看向不远处的水面,作为科学家他是不想见到过多杀戮的。

    “是啊!不过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穆老你是没见过后世被极端宗教洗脑后的恐怖份子,他们能在光天化日之下拿刀砍人,能驾车冲击天安门,还有数不过来的人肉炸弹。若是一战不将这些极端份子消灭,那后患无穷。再说,穆老千万不要以后世的生命观来看待这古代世界。这个时代生命是何其渺小的。将树上的坏果子摘掉,好果子才能长大。我不会象成吉思汗那样屠城,但也要狠下心来做事情。”

    “穆老,何必杞人忧天?腾地儿!知道吗?这些人不死,我内地汉人怎么可能迁移过去?谁敢过去?恐怖份子凶的很,见人就杀。通过战争将人口构成洗一下也是好事,吃鱼吃鱼吧!”麻叔谋大大咧咧的插言着。

    场面一时安静下来,谁也不说话了,就听耳边淅淅沥沥的风雨声和洱海里大鱼跳出水面的击水声。

    白天骄阳,夜晚雨。

    这正是高原最典型的气候特征。

    从千米高空往下看,原本绿意盎然宽广的犹如一面镜子的洱海,渐渐的与周边的绿色融为了一体,越来越小越发变得象卧在绿丝缎中的一颗璀璨的绿宝石般。

    “穆老你看,这洱海多漂亮啊!可惜这时却少有人欣赏。”

    “是啊!青山绿水与这蓝天白云交相辉映,景色蔚为壮观。”

    “穆老,您一定记得有部电影《五朵金花》吧!就是在这苍山洱海蝴蝶泉边拍的。自那以后,这里便逐渐被开发成了全国有名的旅游景区。我来过两次,过度商业化开发,让这洱海饱受创伤。好在国家出台保护政策,当地政府亡羊补牢,金山银山不如绿水青山。既然是大自然的馈赠,就该让他保持大自然原有的状态。现在这样就是最好的。”

    “呵呵!现在就是想开发这里也是不可能的,周边连城市都没建好。这里如此偏僻,相信接下来的几百年里都不会有人想在这海边建房子,更谈不上对这洱海的伤害了。”

    “嗯!穆老说的对。下面方圆数百里都少人烟,遑论发展和破坏。”

    “要不麻某投资在这洱海边建几间别墅,就当我三个的避暑山庄。”

    “切!荒山野岭的,你修得的是鬼屋还差不多。”

    “呵呵呵呵~”三人放声大笑起来。

    洱海也渐渐的远去成了一个反射着阳光的亮点,随后消失在苍翠山峦之中再也看不见了。

    半个月之后,杨二乘坐的飞艇编队顺利的抵达了缅州西部重镇司马港。

    这司马港原本是缅州西部最大的沿海城市室利查怛罗港城,为彰显大隋12军统制使司马超率军开疆扩土之功绩,此城易名为司马港。现在换防到此的是来护儿的15万山阳军。

    俨然此时已经将此城打造成了缅州面向印度洋上最重要的一座军镇,城内外见到最多的便是身穿大隋陆军和水师制式夏常服的军人。

    “来护儿,山阳军是否已经全部待机出战?”

    “陛下放心,我山阳军在鲜州没打好,就憋着劲打波斯了。自末将换防到此数年,从未懈怠一天,将士们早准备好了,就等陛下下令出击了。”

    “好!不过打波斯帝国不同于打鲜州高句丽人,波斯人受极端宗教流毒影响极深,为圣战人人悍不畏死。杜将军、云召将军你们又准备的怎样呢?”

    “陛下,末将手下常年征伐南方荒岛土著,早已锻就成了陆海两栖作战精兵了。依末将看,波斯铁甲军战力与荒岛土著蛮兵相当,没甚可怕的。我南部战区10万精卒可随时出击。”

    “好!你这10万精锐扫灭波斯之后,还要承担顺手拿下天竺国重任。对付异族蛮兵非你南部战区将士不可。”

    “请陛下放心便是了,其实这几年天竺国沿海地区我麾下将士并未少去,一般都能做到来去自如,天竺百姓倒是远比南方荒岛蛮族好接触,对我军到来少有敌意,顺从的很。”

    “好!天竺的事情今后再说。云召将军,你说说看你的水师陆战骑兵的情况。”

    “禀陛下,末将的白马义从水师陆战军,南北整合后现有人马10万,全部是轻骑兵装备。其中1万精锐装备大业一式步枪,其余也都装备马槊横刀和连弩火雷箭,将士们士气旺盛,全都渴求一战。”

    “嗯!朕一定将你这把好钢用在刀刃上。姚督这边的后勤能做到粮弹两全吗?”

    “禀陛下,我南部战区水师全部,加上胶州水师和驻防司马港水师共有各类船只6千余艘,其中后勤保障船就达1500艘。所搭载的粮食和弹药足够维持我数十万出征大军需求。况且,这几年本官已经在沿途的天竺国靠海之处营建了不5处大型供给码头,屯积了不少物资,前方耗损皆可就近随补。”

    “呵呵!姚督倒是想的周全,竟然早就在布局了,怕是得到高人指点了吧!”

    “呵呵!陛下高明,这些都是麻部长提议修建的,原本为我海上丝绸之路船队做海外补给之用的,现在无非是多存了些物资,派了士兵驻扎而已。”“我想也是,麻部长到南方也不光是享乐来的,这些海外补给基地修建的好啊!这也是我大隋军队海上远征的底气,有了这些沿途的补给地,我西征大军再无忧矣!”

    “陛下,万事俱备,请陛下下令出征!”来护儿、杜伏威和伍云召拱手齐声请令道。

    “各部通令全军,三天准备,三天后正午时分祭旗起兵。”

    “是,陛下。”

    北线战场,阿姆河西岸。

    波斯北线领兵大帅巴赫拉姆-楚宾将军正带着手下各领兵大将以及数万自发来到河岸边的铁甲军士卒们默默的注视着眼前令人诡异的一幕。

    他们怎么都没想到在天刚蒙蒙亮,将士们还在熟睡之际。

    一阵阵连绵不绝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响过之后,原本漂浮在阿姆河面上的百条原木浮桥竟然全部被炸毁。

    大部分浮桥不光被炸断,残桥部分都还在冒着黑色浓烟。

    更有部分浮桥仅两岸附近还残留有部分与岸边木桩相连未被河水冲走。

    河面上百余座浮桥尽数被毁。

    巴赫拉姆-楚宾看着眼前惨状一言不发,面色沉凝。

    “将军,据守桥军士来报,说是天还未亮就看到河面上空出现数不清的巨大漂浮怪物,随后就见浮桥被陆续炸毁,烧毁。”

    “有见到大隋国毁桥士兵吗?见到多少?”

    “这~禀大将军,好像没见到敌方一兵一卒出现。”

    “大事不妙了!浮桥全部被毁定是隋国军队所为,天上的怪物定是隋国士兵驾驭的。毁掉浮桥定是要断了过河教廷大军的归路。唉!”

    “大将军,他能毁,我军便能重架,不如尽快安排架桥。”

    “架桥百座至少三天,三天之内隋国大军必然全面反击,情况不妙啊!霍梅尔。”

    “大将军无需烦恼,就算桥断,我教廷大军一时无法返回国内,但数百万大军岂是隋国几十万人能对付的?再说,我帝国教廷大军每个教徒都渴望着与大隋国军队正面一战,还怕他不敢西渡锡尔河?”

    “霍梅尔将军,敌军有毁桥的手段便有我们想不到的进攻战法,今日能炸桥,明日~也许等不到明日,敌人的攻击手段便使出来了。但愿我军还能有一战之力,不致崩溃。传令下去~令军中弓箭手沿河岸布阵随时待命,准备对天射击。”

    “大将军是说那天上漂浮的怪物还会对我军发起攻击?”

    “能炸毁浮桥便能到我军营上空对我军攻击,再传令立刻重新布置军营,尽快分散开来,还有~尽快将营寨藏到密林里去。”楚宾像是突然明白过味来,心中油然而生一丝恐慌忙补充下令道。

    “大将军~”

    “快去~”不容霍梅尔争辩,楚宾忙再次对他下令道。

    “是。”霍梅尔见主将一脸焦急,忙应令而去。

    “马达维将军,速派人前往周围森林中伐木重新建桥。”

    “是。”

    楚宾连续作出了应对之策,但心中仍旧惴惴不安。常年的战场经验已经让他能准确判断,一场针对两河之间的波斯教廷大军的围歼战随着阿姆河上的浮桥全部被毁马上就会展开了。特别是来自天上的攻击,令他意想不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