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等天亮-《单行旅程》

    第202章 等天亮

    孔溪云惨遭藤野平原灭门,对日本人来说,不过是司空见惯的小事一件,在藤野平原当年的述职报告里,更是因为有违军纪,一笔带过而已。所以,藤野平原被诛杀后,已死无对证,寿谷夫又怎知此江沉阁为何许人也!

    为了证实严青的口供,石田找到江月娥卖春的场所调查,得到老鸨的回答:江月娥不见了!石田在老鸨的带领下,查抄了江月娥居住的房间,找到了一张二十岁左右青年男子的照片,其背后写着:送给姐姐!弟弟沉阁摄于王凯照相馆。落款时间为:1939年冬。

    严青的口供,得到验证,加上他这几天的活动轨迹,尽在特高课的视野内,寿谷夫找不到怀疑的依据。但是,特高课却并没有就此释放严青,因为寻人启事引出来的后续事,橡根钉子一般扎在寿谷夫心里,对于藤野平原之死的调查报告,他必须给司令部一个交代。

    在寿谷夫的心里,严青已经死了,是他结案报告中的替死鬼。

    但在原一峰策划的整盘棋局中,没有死,只有生!

    当时,军统破译藤野平原来沪述职的电报后,谁也没有当回事,只当普通电文存档了,但严青却留了心,因为他出生在留亭镇,对来自家乡的信息,任谁都会格外关心。况且,严青的兄嫂死在桥本一郎手里,孔立强的父母姑亲被藤野平原杀光,他因此感同身受,所以才会把这个消息透露给孔立强。

    鉴于军统的隐秘战线纪律,没有上级的指示,下属行动组绝对不允许擅自行动,也所以,孔立强决心去刺杀藤野平原,严青不能违反军纪,也就断然明确表示,不会插手相助。不过,当孔立强说回去临时租房刊登寻人启事后,多年底线战斗的经验告诉严青,此举绝不明智。因为,临时租房,一旦事发被查,辩无可辩,孔立强死路一条!

    他们不是一路人,严青不会干涉孔立强的报仇想法,不便指出他临时租房存在的巨大隐患,却又不愿眼睁睁地看着孔立强自寻死路,这才用轻描淡写的语气,掩盖着他心头的冲动,告诉孔立强,刊登寻人启事的地址,可以用他租下的房子。

    刊出的寻人启事,本就是为了让日本人看到。严青的心里清楚得很,待刺杀成功之后,特高课必定会顺藤摸瓜,把自己扯进去。好在他有退路,房子是早年租下,在外人看来是派寻欢作乐之用,不存在行刺藤野平原的主观故意,加上有杜月笙做靠山,只要在孔立强下手期间,有人证、物证来证明没有参与其中,就绝对能够脱身。

    令严青没有料到的却是,原一峰居然决定去管孔立强的闲事了!

    闲事?在严青眼里,孔立强报的是私仇,无论如何都与军统没有关系。事不关己便是闲事,尽管如此,严青没有问原一峰策划刺杀藤野平原的原因,当然,他没有资格去问。

    原一峰是行动组组长,严青只需执行!他们是军人,下级服从上级是天职。

    而在严青的眼里,原一峰来插手,倒像是英雄所见略同!

    原一峰决定启用咸瓜弄13号为寻人启事刊出的联系地址,严青说不如用他的房子。原一峰心里明白,严青是在替自己抗下危险,去直面特高课的追查。

    接受特高课的追查,将会面临什么后果?原一峰与严青岂能不知?

    原一峰把九死一生的情谊,默默收藏在心底!

    所谓策划,要渐行渐起!

    严青租下的应急备用房,一直没有启用。原一峰的行动方案尚在策划中,严青已经开始“抢跑道”。他去青楼结识了江月娥,且“一见如故”,“难舍难分”!一待“交上心”,严青便把江月娥带去咸瓜弄过夜,并在屋子里留下了江月娥的替换衣裳以及一张旧报。同时,严青不再与原一峰、孔立强他们发生任何联系,甚至连一个电话也不打。他每天生活在警局、杜家、青楼和咸瓜弄四处之人的眼眸中,显得极有规律,且风流成性!

    等到原一峰等人决定在大同旅社行动的前一天,严青去了青楼,又与江月娥厮混了一夜,并以青帮之名威逼利诱,说服江月娥立即离开上海,去外地避避风头。严青在送江月娥离开青楼,前往火车站送行前,把他提前做旧的一张照片,藏在了一个不显眼的地方。

    行刺藤野平原的策划,贵在于相辅相成。

    除去严青和原一峰在暗中齐头并进,孔立强也在蓄势待发。只是,孔立强与严青、原一峰他们绝然相反,心不随愿,且处处受制于人,倒像是被无形绳索牵着的木偶,目及所处,模糊不清。

    孔立强有意手刃仇敌,却总是身不由己,反而变成了局外人!他找不到其中的原因!孔立强始终感觉原一峰为人冷漠,却突然热心地帮他来报仇,他分析不出原一峰如此做的动机!严青是军统的人,他明确表示不会插手,孔立强完全接受,然而,看原一峰的计划,结果是整个军统都动起来了。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孔立强想不明白!

    令孔立强想不明白的事还有:想去找潘振对面质问,自己没去成,却被卓立男去验证了潘振的叛变投敌;卓立男在大同旅社涉险,徐萍夫妇及时帮助脱困,围墙下突然出现的木箱,想着去霞飞公园,又突然被吕昌“骗”去了码头,还被胁迫着与汉奸甄贵一起喝酒……

    诸多的巧合,偏偏像是刻意制造的巧合,就这么纠结在孔立强的心里。他越想越糊涂,越想越蹊跷,其中必有原因。可是,孔立强明知道其中有原因,却理不出头绪,雾里看花一般,看不清楚其中的真相!

    他在码头与甄贵、吕昌喝完酒,回到大韦行,见着卓立男就问:“在我们身上,最近为什么会发生这么多凑巧的事?”

    卓立男说:“你问我,我问谁呀!”

    “我们身边的人,除了军统就是中统,要么是甄贵这样的汉奸,只有吕昌像是我们不在同一条线上的同志。在这么重要的关键时刻,他们怎么就像是暗地里串通好的一样?其中包括你在内,都让我束手束脚,有心无力。”

    “喂喂喂!孔立强同志,你别乱猜疑,我绝对不是他们一伙的。”

    “可是,怎么多人,发生怎么多事,都就在这几天都冒了出来,不可能会无缘无故!”

    卓立男想了想,说:“我想起浦成同志曾经跟我说过的一句话……”

    孔立强抢答道:“我们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卓立男惊诧莫名,张大了嘴巴,问道:“难道这些人都是我们的同志?”

    孔立强也是大彻大悟的样子,说:“会不会真是这样!”

    “孔立强同志,你,包括我……”卓立男指指孔立强,又指指自己,“我们俩一直以为,我们被组织切断了联系……几乎、差不多一直这么认为,我们失去了领导的信任……”

    孔立强抢断道:“其实,同志们一直在我们的身边!”

    卓立男连连点头说:“可能、可能,真有这样的可能。”

    孔立强欣喜地说:“我们看不见他们,同志们却看得见我们!”

    卓立男情不自禁,握着孔立强的手说:“太好了!果真这样的话,我们很快就能回到组织的身边啦!”

    孔立强的眼睛里,露出了难得一见的光芒,兴奋着强烈的期待,抬眼远眺窗外漆黑的夜空,一语双关地说:“我们的天要亮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