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对抗命运-《我存于战场之上》

    第19章 对抗命运

    我是一名无名小卒,一名被分在第二部队的士兵。

    第二部队是主力部队,是打下整个米拉的重要军队。我们被分成三部分,分别从米拉的北,南,西三面进攻。我所在的部队便是从北进攻。

    米拉的北方,是山,是石,是雪。没有一丝生机,暴风雪整天呼呼刮着,吹得人们连眼睛都睁不开。这还不是最恐怖的,现在正是寒冬季节,晚上的温度甚至能够低到零下七八十度,我们走的急,衣物穿的都很少,毕竟谁也想不到我们会有这样的遭遇,许多兄弟都永远沉眠这个地方。

    又是一个夜晚,我们勉强支起一个火堆,七八个大汉围着一个小火苗团团而坐。

    谁都没说话,只是死死盯着火苗,我也不例外,因为那里面,有我们憧憬着的未来。

    阳光明媚,新的国度已经建立,我和女儿真正玩耍,妻子笑着在一遍观望,没有忧虑,没有饥寒交迫的生活,更没有这恐怖的战争,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古恩!古恩!”班长摇醒我。

    原来我睡着了么。

    “火要灭了!你找的柴呢?”他指向快要熄灭的小火苗,“你想让这一个班的人都冻死在这么?”

    “是!”

    没有过多的话语,在这天气下,一个字都是多余的,与其反驳,不如省点力气。

    我跑向仓库,刺骨的冷风扑面而来。这个仓库是我们临时搭起的帐篷,物资基本都在里面,想拿直接拿便是,毕竟大家心里都清楚。

    说起来也庆幸,我们是里仓库最近的。我从仓库中随便抱了点柴和碳就往回跑。

    火…呢?

    顾不上冷风,我跑了起来。这根本不是风,这是针啊,透过轻薄的衬衣扎进我的骨头里。

    我的战友还在等我…

    只有短短十几米的距离,现在却感觉像十几公里一般遥远…在这冷风中,简直寸步难行。

    “在这!”

    我听见了班长的呼唤,微微的,我看见了人影。我没有说话,只是朝着前方加快速度。

    “呼…”

    我把柴和碳扔在火堆中,似乎是上天眷顾我们,火焰并未受到寒风的影响,反而越烧越烈。

    周围的环境再次安静下来,只有噼里啪啦的烧柴声。

    明天早上…能活的到么?妻子,女儿,我何时才能见到你们呢?我…

    悲伤的情绪占据了我的头脑。

    我开始想哭,为什么哭?不知道,就是想哭,但理性告诉我,不能哭,因为眼泪冻上会很难受。我仰起头,把眼泪憋了回去。

    “怎么?想家了?”班长用木棍把火中烧着的水壶夹了出来,往我那冻的结冰的杯中倒了一点。

    “算是吧。”我没有否定,没有任何事能躲过班长的眼睛,即便是瞒,也会被看穿。

    “这样啊,也是,”他那结霜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火光中格外温暖,“这么恶劣的环境,比起那时的家园,是挺让人难过的。”

    “班长你不还笑着么?”

    “这话说的跟小孩子一样,”他拍拍我,“如果我给你讲个鬼故事,但你知道结局,你还会怕吗?”他反问我。

    “或许还是会被情节吓到吧…”

    “哈哈哈,那你还真是胆小,”笑容消去,他的目光望向天空,殊不知,风雪已经停下,星辰散布在天空中,如同海中成群结队的游鱼,“漂亮吗?”

    我被景色吸引,笑着说:“漂亮。”

    “你所历经的磨难与你的回报是相对的,磨难越多越大,回报也就越好越丰富。”

    “这星辰就是历经风雪的奖励…”

    “今年多大了?”

    “二十一。”

    “你的路还很长,如果可以,代替我去见证…未来的…米拉…”

    “什么意思?”我回头看向班长,他如同凭空消失一般,“班长!”

    我从梦中惊醒,深吸一口气,冷冽的空气瞬间让我清醒,太阳已经升起,蓝天白云,晴空万里。我看向班长,眼泪流了出来,因为这太阳,他再也看不见了。

    集合,汇报人数,原9834人,现9796人…

    即使离别已经成为家常便饭,眼泪也依旧无法停下;即使眼前的路迷茫、坎坷,我们的脚步也依旧无法停下。

    人,已经不是我们现在主要的敌人了,自然,命运才是。

    “班长啊,就让我来做你的眼睛吧…”

    即便牺牲了这么多弟兄,但我们要走的路还很长…

    “班长走了啊…”赵宋走到我旁边,语气很沉重。

    我点点头,说:“我已经把他葬好了。估计解放完所有领土我们还能回来看他。”

    “这么低的温度…我孩子说不定都能看得到。”

    “不说了,留点体力吧,今天我们还得翻过这座山呢。”

    “是啊…”

    我俩抬头看看面前的这座山,强烈的威压感扑面而来。这座山在不需翻它之前,是那样的秀丽,壮观,但如今,它就如恶魔一般,令人恐惧,害怕,窒息。

    保持距离,能感受到它的好,靠近它,你就会发现它的所有不好。

    来到山脚下,我们整好队,准备登山。我们将绳子绑在身上,防止突如袭来的暴风雪将我们冲散。

    “古恩,你说这风和日丽的,真的可能会下雪么。”

    “不知道。但还是谨慎点好。”

    果不其然,在我们爬到半山腰时,天气骤变,明朗的天空瞬间咆哮起来。这座雪山正疯狂的爆发它的怒火,想把一起靠近它的人驱逐出去。

    呼…呼…呼…

    强风吹得我无法呼吸,冷空气让我的肺部如同结上冰一样。我拿起衣领,挡在鼻子和嘴前面。雪也不再温和,在如此强烈的风中,那雪亦如刀片,在脸上一刀接一刀的划着。眼睛,睁不开。

    路,看不见;声,听不见。

    死亡开始降临…

    “快往两边高处爬!”前面的人喊着。

    我抬起头,白色的巨浪朝我们涌来。

    我对着后面喊:“雪崩!快往两边跑!”

    后面只剩下赵宋了,看到后面断掉的绳子我就明白了,那些人活下去的希望亦如风中残烛。

    我们走的路很陡峭,只要速度慢一点,都会被巨浪吞没。白天,雪微微融化,但由于低气温,融化成的水马上又凝固成了冰。我一边向边上移一边向下滑。

    这时已然不再感到寒冷,心脏跳的很快,紧张、压迫让我血液沸腾起来。即便感受不到,但身体的反应还是很真实——不停的颤抖着。

    “咔嚓”

    我脚下的石头滑落下去,我顺着看去,不禁吓出了冷汗,再往下几十米,就是万丈深渊了。

    这时我们的坡度已经很难站得稳了,我几乎是趴在地上,才能使我勉强前进。

    我看着旁边呼啸下去的雪崩,夹杂着碎石,冰锥以及…尸体。“呼…呼…”我大口喘着气。庆幸自己没死的同时,也为这些被上天带走的倒霉蛋感到悲哀。

    突然间,腰间的绳子一下子向下拉了过去。我来不及反应,第一时间将双手插进地里。

    回头望去,赵宋已经在那深渊巨口前挂着了。他的眼中已经看不见光了。

    “我拉你上来!”我大喊,同时,我也在找放双脚的地方。悬崖下没有声音。

    找到落脚点,翻个身,“哗”,我们又向下滑了一段。

    我可以,我能行,加油啊!

    “我这就拉你上来!”

    “不用了…”下面传来微弱的声音。

    “啊!”我用尽全力拖拽着绳子。

    “哥,不用了。”我仍努力地拉着绳子,“哥!松开吧!”他的声音提上去。

    “不能放弃啊!都走了那么远了!”

    “我的腿已经断了,两条都断了,我去陪班长了。”

    “别!”

    他从腰间掏出一把略微生锈的匕首,开始割绳子。

    “住手!你能上来的!”

    “想要胜利就不能带有累赘!新的米拉需要的是你们!不是我们这帮没用的人!”

    我没回他,只是用力拉绳子。

    “啪!”

    手中的绳子断了,我一下子栽在地上,来不及思考,我马上爬起,看向悬崖,赵宋带着一丝笑容,闭上眼睛,向那怪物张开的血盆大口飞去。

    他,已经做好了准备呢…

    望着深渊,我感到迷茫。

    我们是为了什么来着?新的米拉吗?如果失败了呢?那我们死的又有什么用呢?神啊,我们会去向哪啊,我该怎么办啊。这一切是你的考验吗?告诉我啊…经历了这些考验,我们又能获得什么呢?

    我站在涯边,万籁俱寂,仿佛时间静止一般,雪也停了,太阳拨开云层露了出来。

    望着天,好像一切答案都出来了—还有很多人,在等着我们重铸米拉的光辉。

    “喂!把绳子接上。”另一只队伍的队员将身上多余的绳子丢给了我,“别发呆了,我们还要走呢!”

    是啊,路,还得走。班长,赵宋,老婆,孩子还有同胞们,等着我们,我们一定给你们一个新的家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