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乌家的末日2-《周阳的梦世界》

    第198章 乌家的末日2

    地上跪伏着的庄客周阳没去理会,周阳的目的很明确,收拾乌家,要是顺带着替这些庄客报了仇,周阳也无可无不可。

    要知道乌家本来就是替贾家管理田庄的,乌家造的所有孽,贾家也是有份的,周阳又是贾家族长,更是要占大部分的责任,难道让周阳自缚双手任凭这些庄客处置。

    怎么可能,大好年华,周阳还没享受够呢,所以是时候割一波韭菜,收一波民心了。

    扶起焦大后,周阳眼神示意了田大一下,田大从马车上拿下一个马扎,周阳就让田大扶着焦大去一旁休息了。

    也就是这时,候坤拉着一个被五花大绑的年轻男子走了出来。

    周阳还有些疑惑呢,这么快的吗,这候坤能力可以啊。

    哪知候坤走上前来和周阳耳语道:“家主,我们进去的时候,这小子已经被绑起来了。”

    周阳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然后低头看向地上跪着的田礼几人,开口问道:“田礼,你说你家婆姨被人害了,可是此人。”

    田礼看到被绑缚而来,登时双目通红的瞪向乌明远,咬牙切齿的道:“正是此僚,就是这畜牲害了我家花娘,求大人为我等做主啊。”

    说完后哭嚎着磕起头来,其他几人见状同样又磕起头来。

    周围的庄客此时都将眼神盯在周阳身上,眼镜里隐隐闪烁着期待的光芒。

    当周阳将目光看向乌明远时,乌明远也从刚才的慌乱中回过神来,看着周阳那不善的目光,先是打了个哆嗦,接着就有些竭斯底里起来。

    大声嘶吼道:“你们这些贱民给老子闭嘴,老子睡了你们的婆娘又能怎样,你们可别忘了,离开我们乌家的庇佑,你们就会饿死在外面。

    家主,家主,是贾家安排我们乌家人看守田庄的,我们乌氏一族几代人为了贾家看守田庄是有功劳的,饶了我一次吧家主。”

    周阳在乌明远嘶吼出声时眼神就开始变冷了,不过却没有打断他,直到他说完最后一个字,方才开口问道:“我让你看守田庄,我是让你欺辱田庄内的妇人了,我还是让你杀人了。

    什么时候这田庄里的人要看你乌家人吃饭了。

    这是哪里,这是我贾家的田庄,田庄内的一切东西,包括人在内都是我贾家的,包括你这条小命。

    田礼,你还在等什么,去完成你想做的事,难道这也用我教你不成。”

    田礼听到周阳的话后,猛然抬起头,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周阳,随后猛磕了一个头,起身冲向乌明远,扑将上去,一口咬在了乌明远的喉咙上,随后地上的几人也有样学样,直接扑了上去。

    周阳又转身对着被惊吓到的庄客喊道:“我乃贾家族长贾珍,今天来这里的目的也很明确,

    刚才我就说了,这个田庄上的一切都是我贾家的,其余任何人都不许破坏分毫,现在告诉我,还有没有人欺负过你们。

    说出来,今天既然我来了,就能为你们做主。”

    周围围拢的庄客们,先是面面相觑,随后有人试探着走了出来,跪地磕头道:“老爷明鉴,乌家管事夺过俺家的粮食,更强逼俺家借贷,要是普通借贷倒也罢了,

    可那是九出十三归的高利贷啊,整整两年了,俺家欠的钱是越来越多啊,眼瞅着就要活不下去了,求老爷给俺做主啊。”

    周阳听后,回身对候坤道:“去将乌家管事带来,问明缘由,若是真有其事,杖毙。”

    又回身问道:“还有何人要有冤屈要诉。”

    围观众人见周阳真要为自己这群泥腿子做主,纷纷吵嚷着要上前告状,不过却被一颤巍巍的耄耋老人抢了先。

    这老头倒是没跪,反而躬身一礼问道:“在下田松,是田礼的叔祖,冒死寻问家主一事,这田庄的租子到底是几成,为何附近有四成,有五成,而咱们黑头庄却要收足足七成租子。”

    话一问完,周围就安静了下来,这关乎自身利益的事庄客们都想听听大老爷是怎么回答的。

    只有一人彻底的瘫在了地上,这人就是乌进孝,就连他那二儿子被周阳让人处死时,他都没这般绝望过,这话一问出口,不止他完了,就连整个乌家估计都要完,甚至其他庄子上的乌家管事也要跟着遭殃。

    只有周阳有些疑惑,这东西他怎么会知道,贾珍的记忆里也没有啊,这家伙每年只等着收银子,收粮食,收特产,哪里会理会这些事。

    不过自己不懂没事,有懂的人啊,周阳对着焦大招了招手,示意这老头近前来说话,等焦大过来后就和他小声的嘀咕了起来。

    周围的庄客看到周阳犹豫的神情,都是齐齐心里一凉,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收这多的租子是大老爷的意思。

    只是看着周阳和那老头越说,脸色就变的越黑之后,众人又有些疑惑了起来,大老爷这是怎么了,玩变脸吗?

    直到周阳听焦大说完这里面所有的道道之后,转身看向乌进孝的眼神就如刀子一般锋利了,咬牙切齿的喝道:“乌进孝,你好大的狗胆,竟敢做这种丧尽天良的事。”

    乌进孝此时又哪里能解释出什么来,只是趴伏在那里,一个劲的打着哆嗦。

    周阳又对着跟自己来的汉子挥了挥手道:“来人,把这老畜牲给我看牢了,等我处理完事情,我倒要好好问问,是谁给他的狗胆,敢做这种背主之事。”

    发了一通火后,周阳方才转身面向庄客施了一礼,把众庄客吓了一跳。

    直起身后,只见周阳面容诚恳的道:“我贾珍以我贾氏一族的名誉发誓,此事我贾家毫不知情,刚才我向我家那位忠仆打听过了。

    我贾家荣宁两位老祖宗定下过规矩,有感民生艰难,我贾家所有田庄都是按照当下里最低的四成田租收租子,

    甚至当初还有一条规矩,庄内的一些老人应该知道,我贾家还会从这四成佃租中取出一成,专门用与救济庄内的孤寡老人,失怙幼儿,维护庄子内的一些农具之类的。

    七成佃租,是万万不可能有的,诸位乡亲要是信任我贾珍,此事交给我来处理,我绝对会给诸位一个交代。”

    话说完后,四周一片寂静,只有老头田松上前了两步,一礼过后,方才颤巍巍的道:“大老爷能说出当年那一成租子的事,显然不可能骗我们这些黔首,老头子信大老爷,只求大老爷万万不要放过那些欺下瞒上的东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