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平安归来-《封天花妖》

    第70章 平安归来

    “书大哥,牡丹姐姐。”胡灵儿乖巧地喊道。

    “灵儿,你怎么来了?”书生看着胡灵儿问道。

    “我来找童哥哥的。”胡灵儿笑着说道,“怎么,童哥哥不在家吗?”胡灵儿问道,在她印象中书童连杭州城都没出过,平时不在百安堂就是在她家,再没有别的去处。

    见胡灵儿如此一问,书生却不知该如何回答,实话实说难免会让胡灵儿伤心。正当书生准备找个理由搪塞过去的时候,没想到一边的上官怜突然开了口。

    “你还好意思说,都是你,是你害童哥哥失踪的。”上官怜在一旁哭着说道,她虽然不喜欢书童和胡灵儿在一起,但她还是关心书童安危的。

    “怜儿,住口。”从书大娘房中出来的上官瑶正好听到上官怜的话,于是赶忙出言呵斥。

    “书大哥,这是怎么回事?”听到上官怜说书童失踪,胡灵儿也一下子惊慌起来。

    “没事,灵儿不用担心,童儿兴许是在山中迷路了,我们正商量办法,准备明天一早去找童儿。”书生说道。

    “要等到明天吗?要是童哥哥有什么意外该怎么办?不行,我现在就要去找他。”胡灵儿突然哭了起来,说完就要往外走。

    “灵儿别急,现在山高林深的,加上漆黑一片,你去了不但找不到童儿不说,万一我们找到童儿又找不到你了,害得大家都担心。你就好好留在家里,等我们消息就是了。”书生说道。

    胡灵儿不是不想去找书童,可是她也知道,外面伸手不见五指,平时她一个人走路都怕得要死,此时哪还敢外出。可是因为担心书童,情急之下也没有别的办法,但书生说得也不无道理,所以胡灵儿只是急得直流泪。

    “我告诉你,要是童哥哥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上官怜看着胡灵儿狠狠地说道。

    “怜儿,你越来越不懂事了,这事跟灵儿姑娘有什么关系?”上官瑶看着上官怜严厉地斥责道。

    “怎么没有关系?这段时间表少爷受伤,童哥哥就几乎没有时间坐诊,好不容易表少爷伤好了,她娘又病了,家里没有银两买药材,童哥哥又不得不给她们配药,所以药堂里的药才要见底了。童哥哥不想让大家担心,所以才会出去采药,要不是她家浪费了那么多药材,药堂里的药怎么可能不够用?”上官怜看着胡灵儿大声说道。

    见胡灵儿不语,书生知道此事大概是真的,也不像上官怜在瞎编。可是胡大娘身体他很清楚,无外乎是老毛病,服一些滋补的药,加上静养就没事的,即便偶感风寒,也不至于吃了整个药堂的药。那药堂的药又是怎么回事?可如果药堂的药够用,书童又不会冒险到城外去采药。

    “好了,这个事情我会处理,你们各忙各的,吵吵闹闹的也帮不上忙。”书生朝两人说道。他是书家的主人,他再开口,上官怜虽然看着胡灵儿的眼光不善,但也不敢再出言训斥。

    “灵儿,你先回去吧,要是童儿回来可能会先去你家里,到时候你让他赶紧回来,就说我娘很担心他。”书生看着胡灵儿说道。

    “是,书大哥。”胡灵儿低声答道。平白无故被上官怜说了一顿,她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她母亲病发是事实,书童虽然给她配了一些药过去,但绝对不像上官怜说的那样配了一整个药堂的药,只是书童配的药那都是没有付钱的也是事实。

    送走胡灵儿,书生转身看着白牡丹说道。

    “牡丹,你早点休息吧,我去药堂看看。”

    “书大哥,我陪你生,满含爱意地说道。

    “嗯。”书生也是极尽温柔地回应了一声,随后两人也不管在一旁目睹整个过程的上官瑶姐妹。书生和白牡丹离开后,上官怜偷瞄了上官瑶一眼,只见上官瑶脸色冰冷,全没了往日那种春风和煦的感觉。上官瑶走到桌子旁去收拾碗筷,上官怜自然也赶忙上前帮忙。

    “怜儿,你越来越没规矩了,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我不是教过你吗?咱们没身份没地位的,就要少说话多做事,不然得罪了谁都不知道。”上官瑶低沉着脸说道。

    “小姐,我说的都是实话。”上官怜嘟哝着嘴巴说道。

    “有时候实话也不能说。”上官瑶严厉地说道。

    “哦。”在上官瑶面前,上官怜还是比较听话的,只不过因为上官瑶不知道她的心思,所以她也不打算和上官瑶纠缠。

    百安堂里,书生仔细地检查着药柜里还剩的药物,白牡丹帮不上忙,就找了个地方坐着目不转睛地看着书生。正所谓情人眼里出西施,即便每天都盯着书生看,但此时看着书生忙碌的样子,白牡丹脸上依然荡漾着笑意,一脸的满足。不过随着书生发现的药越来越少,眉头也越来越紧。

    “书大哥,怎么了?”看到书生皱眉,白牡丹走上前问道。

    “有几味药是寻常用不到的,我也不经常用,但这段时间也明显地在减少。”书生头也不抬地盯着药柜说道。

    “也许这段时间用药量比较大,又或者有特别的病人呢?”白牡丹小声地说道。

    “不可能,这些药我虽然告诉过童儿药效和用法,但没有遇到过合适的病例,所以也没有机会教他,他根本不可能用得到。”书生说道。

    “那会不会是怜儿抓药的时候弄错了,把药给了别的病人?”白牡丹说道。

    “也不可能,药名是我教给怜儿的,况且这上面也写了名字,之前抓的药童儿也全都过目过,直到她全部熟悉了才让她帮忙的,所以她也不可能搞错。”书生斩钉截铁地说道。

    “那,不会有人偷吧?”白牡丹低声问道。

    “也不可能,百安堂对于穷苦百姓是不收钱的,再说是药都有三分毒,谁没事偷这个做什么,一不小心吃得命都没了。”书生说道。

    排除了种种可能,白牡丹也不知道再多说什么,只是看着书生锁着眉头整理药柜,也不敢上前去打扰他。

    而在深山老林中,书童原本想走远一些多采些草药,原来他熟悉的那些地方也几乎都无药可采了。可这一走倒好,把自己给走迷路了,等到太阳下山准备回家的时候,才发现迷了路。他从来没有一个人在外面待过,如今偌大的森林只有他一个人,还有就是四周密林覆盖的大山,轻风拂过树梢的声响,和熙熙攘攘传来的鸟鸣声。

    “大哥。”书童急得掉下了眼泪,在这个世上书生是他唯一的依靠,遇到什么事拿不定主意他都要征求书生的意见,他所有的本事,包括读书识字,也全都是书生所教,是以在此刻危难之时,他心里想起的还是书生。

    可是,他不知道这几天做错了什么事情,书生一直不理他,加上他没照看好百安堂,导致现在药材不够用。如今他在野外迷路,也不知道书生会不会来找他,但就算书生会来找他,这深山老林的,恐怕还没找到他,他都已经死了。可流泪归流泪,书生教过他要坚强,不过是野外迷路,他是朝西出的城,而杭州城在东方,明天他只要朝着太阳升起的地方走,就一定能够走出去的。想到这里,书童一把抹干眼泪,就着微弱的灯光找了个干净的山洞,把竹篓放在洞口挡着,然后蜷缩着身子躺在洞里休息。

    他不敢乱动,怕弄出声响招来野兽,又怕失足摔伤更得不偿失,幸好中午他摘了些野果充饥,所以即使现在饥肠辘辘,但是支撑到明天绝无问题。此刻他最想的是灵儿,除了书大娘和书生,就只有灵儿对他最好,他有很多事情不能和书大娘和书生说的,但都能和灵儿说,而且跟灵儿在一起的时候,他会感觉非常的愉悦。

    一个人在野外迷路,一开始他不敢睡着,极力地保持着清醒,不过始终没有敌过睡意,不知不觉地还是睡了过去。等他听到鸟鸣声惊醒,山洞外天光已经大白,他看了一眼竹篓,幸亏药材还在,也没有遇到什么虫蛇猛兽。他从小很懂事,知道遇到这种事情不能幻想会有什么不可思议的好运发生,唯一能想的办法只能是自救,只有保证好自己安全,才有可能救自己脱险。

    书童收拾妥当,朝着太阳升起的方向,小心翼翼地循路而去。而在另一边,书生和白牡丹也已经出现在密林中。

    “书大哥,我找两个朋友帮忙,你先有个准备,不生说道。

    “牡丹,麻烦你了,你放心,我不会被吓到的。”书生温柔地说道,要是没有白牡丹的帮忙,他也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找得到书童。

    白牡丹双手捏诀,口中念念有词,不一会儿两人四周就飞沙走石,枝摇叶摆。紧接着一声鹤鸣,一个白衣如雪的男子乘鹤而来,随后又是一条张着血盆大口的蟒蛇,有一人多高的灰狼,还有不知道从哪来的一个树人,只不过待到白牡丹面前时,却全部都变回了人身。变成人身后的几人不仅衣服光鲜亮丽,面上也是妖娆无比,要不是着装不同,根本分不清楚男男女女。书生原本说不害怕,他也知道白牡丹的身份,可真正看到妖族的真身,心里还是不停打鼓,尤其是看到蟒蛇真身时害怕得不得不闭上眼睛。

    “牡丹,你在凡人面前找我们来是不是不太妥?”最先到达的白凤打量了书生一眼后,看着白牡丹说道。白牡丹朝几人微微点头示意。

    “白凤主放心,这位就是书大哥,在百花谷的时候大家见过的。”白牡丹轻轻把书生拉了过来,朝众人介绍道,此时书生也恢复正常,毕竟大家都已经变成人形,倒没有什么好怕的。

    “书某见过几位前辈。”见白牡丹对几位毕竟恭敬,书生于是朝几人躬身行礼。

    “前辈,我们都很老吗?”听到书生叫前辈,那位蛇娘装模作样地摸了一下脸颊后,朝着左右问道。听到灵蛇言语,书生也一时半会儿说不出话来,脸上有些窘迫。

    “你都比人家早生了几百年,还不老啊?”一旁的天狼笑着打趣地说道。

    “去去去,老娘年年十八。”灵蛇有些不满地说道。

    “你倒是年年十八,你和老木天天树缠藤藤缠树的,倒把老木缠成八千八百八十八了。”天狼笑着说道。

    “去去去,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在小辈们面前嚼什么舌根。”灵蛇不满地斥责道,但几人历来嬉闹惯了,所以也不是真的生气。

    几人嬉闹过后,都不约而同地看着书生,原本已是人间正直不阿的杭州青年,此时被几人打量着,反而显得有些尴尬。

    “他不是要杀杨戬以及遇仙杀仙、遇佛弑佛的那位。”枯藤说道。

    “你什么眼睛,他是之前那位,接了哪吒一掌,然后又接了杨戬一掌的那位。不过你命真大,接了哪吒和杨戬两掌还没死。”天狼摇着头说道,很显然难以置信。四人中只有白凤不说话,毕竟他曾帮助过白牡丹上蓬莱,如果他猜得没错的话,白牡丹应该是在蓬莱岛上找到了灵丹妙药,救回了这个凡人。

    妖界毕竟跟人间相隔,两界几乎不相往来,是以妖界中人对凡人的长相不甚熟悉。而反过来也是,书生虽然在百花谷中大略地看过几人一眼,可在他看来,妖界中人似乎个个都一样,不仅容颜不老,神情似乎还会不断变化,分不清楚谁是谁。听到天狼一说,书生才知道百花谷中发生的事,原来在他挨二郎神一掌昏过去后,还发生了刘天佑要去杀二郎神的事。

    “牡丹,你找我们来有什么事?”等其他三人闹完,白凤才看着白牡丹问道。

    “实在不好意思劳烦四位护法,书大哥的弟弟书童昨日进山采药,至今未归,兴许是在山中迷路。牡丹探究不到踪迹,所以只好劳烦四位护法。”白牡丹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去,这毕竟是人间的事,更是她的私事,可她竟然劳烦了妖界的四大护法来帮忙,不说四大护法了,就算她本身也觉得过意不去。

    “以你的法力,按理说探查一个人的下落应该不成问题。”白凤有些狐疑地看着白牡丹说道,四人中也只有他言词较为严肃。

    “我试过了,不知道是因为山中地形原因还是什么,我也没有找到,所以才不得不请几位帮忙。”白牡丹赧然地说道,作为妖界新任圣女,虽然没有正式任命,但四大护法还是认可她身份的。

    “可我们也没见过这个人哪。”灵蛇有些无可奈何地说道。

    白牡丹转头,书生会意地从胸口拿出一件书童平时穿过的衣服来。

    “这是书童的衣服,虽然已经浆洗过了,但应该还有书童的气味,不好意思委屈各位了。”白牡丹有些赧然地说道。毕竟是白牡丹,妖界圣女,要是换做其他人,哪能请得动他们妖界四大护法,更别提还要闻味找人了。

    见白牡丹拿出一件衣服,灵蛇和枯藤以及天狼都面面相觑,他们都不敢相信有朝一日会落到这种地步,所以都不约而同地把眼光转向白凤,毕竟在妖界中白凤一向清高,闻味寻人这种事情,他可不一定做得出来。

    感觉到其他三人的目光,要不是本身脸色苍白,其他人一定能够看得出白凤的脸色有多难看。可委屈归委屈,毕竟是他们妖界中的事务,他们不干那谁来干,谁让白牡丹趟上了这门差事。白凤伸手从白牡丹手里拿过衣服,随即右手往半空一抖,一件完好的衣服便碎成几块。白凤当先抓着一块碎片腾空而起,掠过树梢,随即仰天长啸一声,四周飞鸟便齐聚周围。白凤口中念念有词,随即把手中碎布往前一伸,众飞鸟朝碎布嗅了一阵之后,便朝着四面八方飞散而去。

    白凤出手,其余三人也不落后,每人抓着一块碎布,依葫芦画瓢,召集本族精灵,遍寻书童的下落。

    四大护法刚走不久,突然两道人影便飘落书生周围,感受到来人没有杀意,是以白牡丹并未打算出手。

    “书大哥,我听说书童迷路了?”来人身形还没站稳,就急忙朝着书生问道,来人正是混元红尘和哥舒琉璃。

    “红尘,你怎么来了,你身体恢复得怎么样了?”书生看到混元红尘,有些惊讶地问道,当初他醒来之后,看到混元红尘受伤不轻。在去寻药的过程中,混元红尘过于着急,因此和观音以及太上老君交手都用尽了全力,也因此伤得较重。

    “我没事,书童找到了么?”混元红尘关切地问道,只要是有关书生的事,哪怕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她都看得比自己生命还要重要。

    “牡丹已经请几位护法帮忙了。”书生看着混元红尘说道,他知道混元红尘对他的心意,可是此时他和白牡丹生情,而即使没有白牡丹,他和混元红尘也不一定会走到一起,而混元红尘却如此无怨无悔地对他,所以每次看到混元红尘的时候他都有些内疚。

    听说白牡丹请来妖界四大护法,混元红尘转头看了一眼白牡丹,不过眼神中并无半点谢意。要不是书生在,他们便如同仇人一般,而当书生在场之时,虽然两人能恨得咬牙切齿,但表面上至少能和平共处。

    “书大哥,你别着急,四大护法联袂,要找到书童不难。”混元红尘看着书生安慰道,她略去了后面那一句,即使四大护法找不到书童,她无论如何也会帮书生找到人。

    “嗯,谢谢你,红尘。”书生看着混元红尘说道,对于混元红尘,他总是觉得亏欠太多。混元红尘见到书生,就似乎找到了归宿,也就会心安,哪怕一边还有白牡丹在。而哥舒琉璃则似乎成了多余,只要是书生和混元红尘在的地方,她就只好一个人百无聊奈地待在一边。

    几人等了很久,书生已经不自觉地着急起来,直到四大护法前后赶到,当先找到人的还是白凤,在妖界中飞鸟一族实力还是稍微更大一点。

    “人在那边,是一个采药的小大夫,人没受伤,你们直走过去就是了。”白凤指着东面的方向说道。

    书生看到白凤指的是东方,心里也略微有些安慰,他教过书童关于迷路的时候如何辨别方向,如何自救等,此时想到书童朝着东走,终于没让他留下遗憾。

    “多谢前辈。”书生朝着白凤躬身行礼。只不过白凤没有回应,而是看了一眼白牡丹和混元红尘后,随即乘鹤而去,走得潇洒。见白凤离开,其余三个护法也各自现形,消失在密林之中。

    “书大哥,我们赶紧过去吧,不然一会儿又和书童错过了。”白牡丹说道。

    “嗯。”书生应了一声,当先快步往东走去,白牡丹和混元红尘以及哥舒琉璃紧随其后。走了好长一截路,书生才注意到路前方不远处有一个竹篓,但却只见竹篓不见人。书生抬头一看,不禁吓出一身冷汗,路边的悬崖上正挂着一个人,那个人还在缓缓地移动,不是书童又是谁。

    “他爬这么高干嘛?”哥舒琉璃不明所以地问道。

    “嘘。”混元红尘赶忙制止,她看到书生脸上紧张的神色,就知道担心书童无比,而此时书童身在半空,要是一个不慎摔下来,那可是九死无生。

    可也许就是事如所愿,越是担心的事情越会发生。书生提心吊胆地看着悬崖上的书童,而书童一不小心转头看到地上的几个人影,他虽然没看清楚是否是书生,但他知道,天底下会来到这种深山老林找他的,除了书生再无别人。

    “大哥?”看到人影,书童喜出望外,可不喜还好,这一喜有点得意忘形,本身就是踏着鬼门关在走,这一分心,简直是往鬼门关里跳。书童不小心脚一滑,就直接往下方掉了下去。由于山太高,滑倒后头脑已发懵,完全只能任凭天意。

    地上的书生见书童踩空,着急的心不自觉地大喊出来,“童儿,小心。”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