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飞天神通-《都市纨绔邪帝》

    第26章 飞天神通

    “喂,夏医生,你在哪儿呢?”唐莫晨将电话拨通,放在耳边,问道。

    “我在农贸市场买菜,一大早发现不见你,便把大门锁了,你不会已经回去了吧?”夏之晴手里提着一大包菜,才发现唐莫晨并没有大门钥匙。

    “你那边太吵了,我现在在院子里,这铁门拦不住我。”唐莫晨一脸骄傲的道。

    夏之晴道:“你不会将锁又敲坏了吧?先挂了,我马上回去。”

    唐莫晨刚放下手机,电话又响起。

    “喂,你好!”见是送缸的不熟悉路,在路口处停了下来,唐莫晨只好跑出去。

    “师傅,在这里。”一出去唐莫晨便看见一辆送货上门的拖斗车正在不远处的路边。

    将水缸移至房子外面,唐莫晨才支付了五百元钱,加上定金五十元搬运费,一共又出去五百五十元大洋。

    所有的材料齐全,晚上便可熬制药液,只是唐莫晨犯难了,若是只有他一个人倒也罢了,可是楼上有位美女在,他可不敢晚上侵染在药缸里,夏之晴发现倒不会大惊小怪,若是别人发现,恐怕会闹出笑话。

    “过两天再熬制药液修炼。”唐莫晨决定等程仙梦走后再熬制药液修炼。

    夏之晴提着大包菜来到租房的院子里,见大门是打开的,倒是有些放心了,“点多是换一把锁,还好铁门还在。”

    见唐莫晨在石凳上坐着,夏之晴走过去问道:“你开的?”

    唐莫晨:“抬头,用另一只手指了指二楼。”

    来了一个半月,夏之晴只见过楼上的房客两次。夏之晴只知道楼上的是为女孩子。

    这下悬着的心终于放下,锁也不必换了,等下次出门的时候,夏之晴决定配一把大门的钥匙给唐莫晨,免得自己不在,那家伙又翻墙而入。

    幽恨与谁同,叹清宵樽已空,佳期付与梨花梦。借问飘飞落落人,怎奈他年春梦里。

    云在天上飘,风在心中吟。梦里不知春不醒,叹无常人悲。莫道西风瘦马瘦,更有年时寒食来?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南风吹雨,吹的风都生了锈。天空一碧,白云齐游。天无绝人之路,唯有功名与我无关。梦醒梦醒,若即若离。日月虽有痕迹,终究留不住。秋风萧瑟,硕果累累。只怕有人不识路,忘记了月明。

    一叶落而知天下秋,千古有多少故事。千秋大梦,化作尘土飞土。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落叶的葬礼,从不收场。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忆及那些岁月的脚步,已渐行渐远。时光荏苒,往事犹新。那一场病,让我学会了坚强。那一场病,让我学会了什么叫友谊。那一场病,让我学会了什么叫温暖。那一场病,让我学会了什么叫成长。”倘若没有去医院,有些东西会错过,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唐莫晨做好菜已经是十一点过了,将饭菜放在石桌之上,拿出两双碗筷,坐在石凳上开始狼吞虎咽。

    “你旁边那口大缸用来干嘛的?”夏之晴见多了一口大缸,视线转移到缸上。

    “用来洗澡,泡药。”唐莫晨可不敢说是拿来熬制药液,淬炼身体的,说了夏之晴未必相信,甚至以为他胡说八道。

    “泡药干嘛?你有病?”夏之晴问道。

    唐莫晨:“………”

    我得了相思病,夏医生有没有良药能将我治愈?已经病入膏肓,看来是无药可救,无药可医了。

    夏之晴道:“我跟你讲哈,真要乱吃什么药,届时得了什么病死了我可不负责,这里可不是医院,届时没人能救得了你。”

    “放心好了,我还想多活几年。”唐莫晨吃完口中的饭,擦了擦嘴,说道。

    其实毒药什么的,唐莫晨却是不用在意,即便这具身体做不到万毒不侵,只要任何毒素进入身体之中,便会被他体内的真气包裹,与身体分离开来,就算是喝下一瓶毒药,唐莫晨也有办法通过功法将毒药毫发无损的排除体外。

    唐莫晨最怕的是邪神本源,连墨邪神通中的邪之气就差点让他毫无招架之力,若是面对邪神本源的时候,唐莫晨却也一筹莫展,天听由命。

    目前邪之气可以转化为修为,可是邪神本源却成了催命符,这具身体断然经持不住。

    吃过饭,唐莫晨便在房间开始修炼,这次他修炼的不是墨邪神通,也不是练气法诀,而是飞天神通,练气一层可以尝试修炼飞天神通。

    飞天神通是一门神奇的功法,只要掌握了这门功法,就能像神仙一样遨游太空,只要修为上去,真气足够,去看看月球,去看看土星,去看看水星,去看看火星,去看看金星……也不是不可能。只要掌握了这门功法,就能腾云驾雾,在浩瀚的宇宙中遨游,就能自由自在的在太空中遨游。

    上一世,唐莫晨也是通过飞天神通,许多次死里逃生,若是当日在断尘涯,没有人围住,布置阵法,唐莫晨也能安然离开,可惜最后关头,因为邪神珠破裂,自己真气不足,直接跌落了断尘涯。

    入定之后,唐莫晨运转飞天神通,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十分舒畅,如同大海中的鱼。

    冥想是飞天神通的第一步,这也是为什么有的人在睡梦中感觉自己能飞,唐莫晨首先是要达到这种状态,再运转飞天神通,只见唐莫晨的盘坐的身体开始在空中慢慢漂浮起来,又慢慢落回床上。

    唐莫晨心里一喜,知道自己迈出了第一步,没有通过真气,自己的身体也能在空气中漂浮。

    整整修炼了一天,唐莫晨才能随心所欲,感觉身体轻了许多,即便不盘坐,运转飞天神通,也能漂浮起来。

    半晚时分,唐莫晨才走出房间,院子中的灯光照在唐莫晨身上,接下来唐莫晨要做的便是御气。

    御气乃是驾御空气,在空气中飞行。其关键就是让身体的体重与空气融合,脚踏空气飞行。

    空气也是一种介质,就如同水一样,人能在水中漂浮是一个道理,可惜的是在重力的影响下,想要在空气中御气而行比在水中漂浮要艰难何止上万倍?

    当然,除非是超过第二宇宙速度,一般情况下,普通人是难以飞起来的,好在唐莫晨有飞天神通,此刻飞天神通一运转,唐莫晨感觉血液在四肢百骸中流动得更快,身体似乎达到一种玄妙的境界,似乎天人合一,万物之中,周围的一方空间只有唐莫晨一人,慢慢地,他的身体在空气中漂浮,越来越高,唐莫晨试着抬起脚向前移动一步,两步………

    不知过了多久,经历过一次次失败之后,唐莫晨终于能在空气中行走,尽管还有些生涩,假以时日,必定能行云流水,御空而行。

    整整一晚时间,唐莫晨沉浸在养我的修行之中,他的身体已经能滞空一段时间,甚至是行走。

    或许再配合真气,飞天神通会有一个质的变化,而唐莫晨也将成为宇宙之中第一个不依靠外物(飞剑)的情况下,在空气中御空而行,关键他的实力才只有练气一层。

    可惜的是由于真气不多,自己支撑的时间不长,更不能带人飞行。

    只有提升实力,将来自己无需飞剑也能载人飞行,而且无需外力。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