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7章 悟道树种子-《开局成为学术泰斗》

    第607章 悟道树种子

    这是一双十指修长骨节分明白皙润润的手。

    这双手散发着一种稳定有力扭转乾坤,仿佛一切尽在掌之中的气势。

    孟知夏承认她这辈子见过的最好看的手。

    这样一双好看的手出现竟在一个51岁的男人身上,违和么?

    不违和。

    一点也不!

    这双手柔和,稳如老狗,有着阳刚之美。

    这是造物主的手吧,孟知夏心中突然升起这样一个荒唐的念头。

    这样一双手稳着一截固定的好的香樟木头,握着锋利坚韧的刻刀,刀下木屑翻飞,仿佛在销铅笔一般切橡皮泥一般,是如此的轻松。

    可是,这是香樟木,是木头啊。

    这手上的力道,当真绝绝子。

    看着方镜腿上、地上的木屑,孟知夏不由得心惊,这双手可千万不要被木头刺划伤或是刀割伤。

    这样的手出现任何瑕疵,都是对美的亵渎,她不允许。

    农家小院里,孟知夏的目光从宝林村4个神情惊诧的老头越过,望向蓝蓝的天空,最后又落在那个51岁男人脸上。

    那是一张全神贯注如入定老僧一般物我两忘的脸。

    她的嘴角不禁浮现淡淡的笑意。

    校长一出手,就是惊天动地。

    爱了,爱了。

    等下校长的作品,会是何等的惊人,想想那画面,就让人热血沸腾。

    孟知夏的手机架在一旁,摄录捕捉着方镜的雕刻过程。

    庞松石捋着一把山羊胡,眼里有欣赏变成了震惊,他看着方镜手中的刻刀,每一刀,仿佛有着能破开一切的韵味,竟是那样的和谐,与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

    他的脑海中猛得浮现在先辈一份雕刻手扎中看到的雕刻的完美境界:道法自然,心神合一,心所至,刀即止。

    被庞松石喊来的另外两个老头,目光灼灼,死死地盯着方镜手中的香樟木,那近百道刻痕,散发出迫人的气息。

    刀意。

    这是何等惊人的记忆力,洞察力,控制力。

    这还是人么。

    已经,二人觉得孟松石很厉害了,可是和这个川艺大的校长方镜相比,还是差了一些。

    雕刻水平达到一定的程度,提升会越来越来,一种叫做瓶颈的东西死死地压着,不让你寸进。

    其他艺术也是如此。

    可怕的是,这个方镜并没借用任何辅助手段,没有打样,没有用笔或是刀标记部位,直接下刀,阿摩提观音的造型已经出现轮毂,座下的狮子已见雏形。

    而艺术设计学院前院长庞松石打开手机,在网上查看了有关阿摩提观音的记载,仔细观察着那些画像和石雕古迹。

    阿摩提观音其实并没有固定着样子,无论是画像还是雕刻,都需要艺术家的想象与创作。

    难的是,能创作出阿摩提观音正气凛然、无畏无敌宝相与神韵。

    方镜已经换了好几把大下不一的刻刀与雕刻工具,足足雕刻了近三个小时。阳光下,他的脸上滴着汗珠,口干舌躁,心神耗费极大,但是,他扔在坚持。

    方镜很累,但很享受。

    他进入了一种玄妙的境界。

    完全停不下来。

    庞松石在一旁守望,摇了摇头,阻止掏出纸巾想要为方镜擦汗的孟知夏,这个时候,可不能打断雕刻家的创作。

    几人吸了一口凉气,他竟然要一气呵成。

    当来到雕刻的四个小时,方镜停下了手中的刻刀。

    他托住阿摩提观音像底座,拿起笔刷轻轻扫去木屑,轻轻一吹,放在身旁的木桌上。

    接着又拿起刻刀,双阿摩提观音像双眼中挥了几下,点睛收刀。

    这时,木雕爆发出一种骇人的气势。

    扑通。

    庞长鲁,庞松石等四个老头,还有孟知夏,下意识地跪在阿摩提观音像前,磕了个头。

    五个眼里满是虔诚。

    方镜长长的松了口气,太累了,这件作品极大地耗费他的心神,可是,他感受到了这件作品的不凡。

    竟让孟知夏等人下跪。

    方镜有点吃惊。

    【叮,恭喜宿主,创作出传世雕刻作品,这件作品具有辟邪驱祸,家宅平安功效。奖励50万声望点,奖励悟道树种子一枚。】

    嘶。

    方镜吸了一口凉气。

    悟道树种子。

    系统竟提供了全新的奖励。

    光听名子就不简单。

    很快,方镜的沉思就被庞长鲁等人的惊呼声中拉回了现实。

    庞长鲁震惊道:“这是真正的佛啊,我只是看了一眼,就有一种顶礼膜拜的冲动。”

    庞松石眼里满是虔诚:“毫无以为,这是一件足以震惊世人的作品,在这尊观音像上,我看到了威严,看到了佛韵,感到了艺术的魅力与境界。这是我,这是很多雕刻家,想要达到,却无比企及的境界。”

    另外两个老头也是连连惊叹。

    “了不得的作品,老头我有点不淡定,这是人能创作出的作品么,我分明看到了一尊神像。”

    “难道这世上,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真有神不成?不然,这件作品,为什么能我们这些人下跪。”

    孟知夏站了起来,穿着短裙的她,则才膝盖直接跪在地上,白晰的皮肤触地,有点痛,她不敢相信刚才的一幕。

    她,从不信鬼神之说,鬼使神差的竟然朝一件木雕下跪。

    这说出去谁信。

    接着又听到四个老头的妄语,又看了一样木雕像,也感受了这件作品的不凡。

    这也太吓人了吧。

    这尊观音散发着一种威严的气势。

    我滴天。

    本女神的三观都被颠覆了。

    呼。

    不愧是我的校长。

    这雕刻水平也太强了吧。

    连庞松石都自叹不如。

    庞松石望着方镜:“万万没有想到,方校长竟是一名雕刻大家,我今天见证了一个奇迹的诞生,了不得作品。”

    庞长鲁看着观音像,沉声道:“这件作品当真让人心动,是值得收藏的伟大的作品,我断定这就是真正的阿摩提观音像。就我在艺术圈浸淫这么多年的经验看,若是拿出去拍卖,恐怕会创造一个惊人的记录,500万往上走,达到千万不是笑话。”

    孟知夏吓了一跳。

    天啊。

    500万往上,达到千万。

    我滴滴乖乖。

    一件木头,变成了500万。

    方镜对自己的作品有点动心,的确不凡,这东西耗费了他太多精力,身体损耗极大,没有半个月恢复不了。

    但他依然平静地说道:“庞老,这件作品给你吧,要是能出售,出售所得全部用来帮扶宝林村。”

    什么!

    送人!

    庞松石吃了一惊:“方校长,这使不得,这作品太贵重了。”

    方镜挥了挥手:“就这么定了,我此行也是为了帮扶宝林村,何况这木材也石老提供的。”

    庞长鲁激动得不行:“方校长真是高风亮洁,我替宝林村谢谢方校长了,等会,我们得好好喝一顿。”

    “哈哈哈哈,欣赏到伟大作品的诞生,当浮一大白。”庞松石捋着花白的山羊胡笑道。

    孟知夏俏皮地吐了吐舌头:天啊,价值百万千万的作品,校长就这么送人啦,简止壕无人性。

    厉害了,我的校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