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3章 损兵折将歃血归,天下何人不识君-《神念机甲》

    第443章 损兵折将歃血归,天下何人不识君

    “所有战舰立刻张开防御结界,并组成光之塔!”意识到危险的屠长老咆哮着。三息过后所有战舰周围生出重重屏障。

    光幕向三艘战舰的中心处不断延展,一旦成功联接就意味着光之塔的完成。届时光幕任何一个地方受到攻击,其冲击力就会被所有联接着的结界均摊。要知道战舰上搭载的可都是天级高阶的结界,单独拿出来就能防御住光束步枪十息的攻击,联接成功后只怕光束炮也不能在短时间内攻破。届时战舰就有足够的时间进行反击,数十把光束步枪的齐射瞬间就能瓦解保护庄园的结界,把目之所及夷为一片废墟。

    当然,以上结果需要满足一个前提,那就是光幕联接成功。但现实却不能尽如人意,因为光束炮的启动更快一步。只见两道苍蓝的光束划破夜空,炙热的光线准确命中出云战舰的舰底。

    光束炮在单位时间内携带的热量本就比光束步枪高上多倍,更何况它还是能持续作用的。战舰上搭载的防御结界纵使能抵住光束步枪一段时间,却挡不住光束炮的炙烤,仅仅半息最外面一层的光幕就已经支离破碎。

    很快,出云战舰的所有防御结界均被击穿,阵法在短时间内处于瘫痪状态。光束炮继续逞威,钛玄合金制成的装甲板犹如遇到热刀的黄油一般熔化,舰船底部被迅速开出两个大洞。

    “他们的目标是舰桥,立刻弃舰!”知道出云战舰已经完了,屠长老急忙离开舰长座位欲逃离舰桥。只是覆巢之下焉有完卵,苍蓝的光束洞穿战舰,整个舰桥浸染在高热的光束粒子之中,舰桥上所有人员瞬间成为焦炭。

    要知道舰桥乃战舰的核心区域,大部分阵法的阵眼都设置在此处。舰桥被毁后战舰失去一切动力,就连反重力阵法也无法继续运转了。出云战舰的舰尾高高翘起,惯性带着它斜向下落去,越过庄园区域后一头扎进了蜜桃湖中心。由于战舰与湖泊的体量相当,所有湖水都被挤上了岸。所幸屠长老之前探查的时候并没有破坏困阵,所以湖水不曾外溢,又倒流回去。

    湖水反灌进战舰,高浓度的死气从破损处流入舰中各个舱室,一时间哀嚎声此起彼伏。可诡异的是,惨叫声往往在刹那间就会戛然而止,三百多名修为不凡的修士居然没有一人能从舰中跑出。

    天启及灭世号中的道盟弟子见到出云战舰的惨状一个个都噤若寒蝉,两名舰长则是连连咆哮:“别傻愣着!出云战舰沉没,即代表光之塔不可能再完成了。立刻展开攻击,现在不是他死就是我们亡了!”

    道盟弟子醒悟过来,连忙操纵舰船上的光束步枪进行射击,各机甲也放弃了守卫任务,加入到轰击联合大阵的队伍中来。赤红的光束如密雨般落在光幕上,迅速消耗着大阵中的能量。

    仅仅一轮齐射,联合大阵就达到极限,又再接下十道光束后终于应声破碎。道盟弟子赶忙破坏修士楼上的光束炮,并对庄园进行疯狂的扫荡,以防又有厉害法器从哪个角落升起。

    近乎疯狂的攻击过后庄园美景不再,取而代之的是满地瓦砾与一片狼藉的花园。这座范康在微末之时花巨资打造的三星要塞已然千疮百孔。皎洁的月光撒在这片废墟与出云战舰之上,更显荒凉与死寂。

    攻破庄园后道盟弟子进行了地毯式的搜索却一无所获,最后只能灰头土脸的撤回。损兵折将的消息传到王帅耳中,自然引得盟主勃然大怒,随即范康的巨额悬赏通缉自道盟总部发出,悬赏金额为一万枚上品灵晶。

    ……

    龙定城游龙帮总舵,一个秘密的房间内,范康的家人围绕在一个阵法旁不停来回踱步已经一整天了。就在他们逐渐不耐烦之际,范康的身影突然出现。

    见范康囫囵的回来了,众人心中大石终于放下。侯佩琴以眼色相询,范康微微点头,表示计划已顺利执行。

    原来自范康料到消息会走漏的时候就开始未雨绸缪了。他先是遣散家仆,又用了两天的时间撤出家中物资。只是庄园中诸多天级法器不易携带,还有光束炮这等带有独家设计的法器更加舍不得泄露出去,于是范康做出决定,发挥三星要塞的余热,与可能到来的道盟大军奋力一搏。

    当然,范康也不是莽撞之辈,他敢于留下自然有所依仗。首先,联合大阵和光束炮法器是范康成为天级大修士后新安装的,其威能远超三星要塞的级别。再者,范康有小妹和恩师帮忙并不是独自作战,正是托他们的福才能把庄园的防御设施利用到最大程度。最后,范康把传送阵安置在了中央控制室内,才能在最后一刻从容逃跑。

    “酒菜与房间已经准备好,大家不妨在此安顿下来,再图后计。”自候佩琴等人传送至此后,这句话陆展望已经不知道说过多少次了,可他们就是不愿离开传送阵所在的房间,至今滴水未沾粒米未进。

    本以为范康平安归来后大家就会赏脸挪步,却见游龙帮的实际掌控者缓缓摇头:“道盟劳师动众的派出三艘战舰进攻庄园却歃血而归,必然会采取其他手段,只怕早晚会寻到游龙帮这里。现在当务之急是与我撇清关系,如此游龙帮与天道联盟才能安心发展下去。”

    三天过后,一张带有范康肖像的通缉令传遍整个乾坤大陆,紧接着承运国中的游龙帮和万里堡这两大势力就此事先后做出回应。陆展望称范康违反门规已被驱逐出帮派,侯万里则发布了与候佩琴断绝父女关系的声明。

    见范康既得罪道盟又失去了靠山,承运国各大势力立刻做出响应。往日尚有交情的赶忙割席断交,有仇的则纷纷声讨辱骂,直把范康说成了万恶不赦的邪修。一时间讨贼书如雪花一般飘落在修真界的各个角落,范康的大名和容貌遍传天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