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逢凶临危遇弘光 痴梦妄想海茫茫(2)-《江湖空行录》

    第57章 逢凶临危遇弘光 痴梦妄想海茫茫(2)

    大伙都重振勇气,谋划着将来如何如何。一番比拼后,反倒双方友情增进了两分。鬼教需要三大家族庞大的产业支持,三大家族需要鬼教众多弟子出力保买卖太平。

    章仇兆年听说妻子出面劝架,怕哥哥心中不痛快,见兄长章仇兆丰得空,主动去请罪。章仇兆丰虽不满弟媳无故闯入,可有她在,那中门花娘软和了些。兄弟俩谈笑一场,各自去忙。

    三大当家不曾想,刚跟鬼教谈妥助金没几日,又有人教四大护教神之一的正定神星前来。人教在江湖侠士和平头民众心中乃是正义教派。虽然前有怜爱园贩卖孩童之事名誉受损,可毕竟瑕不掩瑜。

    三大家族为表示善意,舍弃自家的东厨待客,选了城中有名的四海记食肆,订了宾鸿栈房。正定神星私下前来,,驻地在月申国的庭主支主并未得信。因三大家族招待,反被闹得人尽皆知。

    正定神星来之前,给在目洱国有势力的丁星庭主子初关山传话,让他亲自交回落魂旗,再待教主定风姆定夺何时退教。子初关山拿着落魂旗前来。正定神星道:“落魂旗我收回交由教主保管。只是你精通天干十化法,脱教便要废除武功。”子初关山道:“这些我自然要认,还望护教神念我苦练武功四十年不易,又跟江湖上人多少有些仇怨,要是武功全废,恐我子初关山活不过一年半载必丧命。”

    正定神星面相和善,浓眉大眼,圆盘脸,厚唇,知子初关山所言句句属实,无奈这是教规。教规难违。

    子初关山已是有了年纪的人,满脸凄苦相求。正定神君懂了恻隐之心,便道:“今日,你我私下见面,其他人并不知道。作为护守人教的我,首要是保全本教利益不受损,再视情况另作打算。若你退教后,隐匿无人知晓村野,不再过问江湖俗世,不沾惹是非,方还有回旋余地。”子初关山满口答应。正定神君让他先回去等候教内信息。

    三大当家与正定神星在四海记雅厅内相聚。正定神星推门见山说道:“这两年来,听闻各位挚友躬身入局,大小生意亲力亲为,只因世事多方变故,因此有些艰难。这每年给人教的助金想必成了一个负担。”无钩雨田叹道:“还是护教神体谅,可正不是如此。”章仇兆丰道:自天英海王起,我们三家日子就开始不好过了。各地小贩纷纷做起了地头蛇,我们虽说业大,可奈何难掉头,有些买卖只亏不赚。”

    綦毋冬雷笑着说道:“负担倒算不上。虽说眼下时运不济,可这点钱还是难为不了我们三家。只是将来还要仰仗咱们人教多多出力支持。我们上百年的家业,不能毁在我们手中,上愧对老祖宗,下连累子孙后代。”

    正定神星举杯敬三位当家,谢道:“多谢各位扶持。虽说人教前有灭顶之灾,现有败坏名誉的事,但施善崇义,抱德养心的教义从未改变过。何止你们三家艰难,我们都如履薄冰。唯有并肩同行,共渡难关。”

    四人饮酒畅谈,聊到深处,綦毋冬雷落泪道:“外人都道我们是富户人家,可看不见我们的苦。兄弟姐妹们少,同族人也是少之又少。除去成本,交的税银,给的雇银,我们倒不是图那些个银子,就是不忍家业凋零。可话说回来,就算我们不做生意买卖,总有人做。而且做得见不得比我们大,比我们有良心。哎,可多少人明白!”

    四人又说又哭又笑,到日落才散去。

    出乎正定神星预料,在他起身去探望关押在南面的地福神官时,收到三大家族的助金银票。这数目令他大吃一惊,原本以为按照往年的数目即可,不料反增加了三成。

    中门花娘听到正福神星在南面,便让人把四季宝器交给他。因高陵度山之死,人教怀疑为鬼教高手所为,对此次鬼教献宝,多数人认为是赎罪。鬼教人回复中门花娘,说人教不仅不感激,反倒觉得他们用心不良。中门花娘无奈道:“我们两教早无信任,是非不分了。今后,择清而行。”此事传开,人鬼两教各自弟子各有不满。若有碰见,双方如仇人般。

    红珠哀悼高陵度山早亡,便去山海娘娘庙里烧香祈福。看庙人武七见他暗自垂泪,安慰一番。得知是人教乙风庭大侠死了,武七抹泪道:“高陵大侠可是好人。我儿武威因揭发他们贩卖儿童,被贼人毒害,反说是重疾促亡。正是这位高龄大侠让此事水落石出,并体恤我们一家贫苦,拿出二十两银子补偿。”

    红珠望着供桌上的山海娘娘塑身像道:“这世道我真看不懂了,好人不长命,恶人过百岁。”武七道:“谁说不是!这庙里的山海娘娘心胸宽广,慈悲为民,移除了我国重金嫁女的陈年旧俗,又资助贫困的学子,为公平起见各都推举有才能的人为官。不到二十年,我国陋习已除,崇尚文采。就算这样的圣人,还不是英年早逝。”

    红珠呵斥道:“你可别胡说。”武七住了嘴,又不便再多问。他不明白,全天下人都知道的事情,怎么不让说。

    见红珠无精打采又失魂落魄的模样,讨金婆婆见后道:“你这些日子神情哀伤,世间生老病死,月盛极则缺,花争艳后凋零。你倒是想开些。由他们去吧。”

    红珠问道:“婆婆是如何有这胸襟,风雨不惊,雷电不动。我该多学学。”讨金婆婆知道他打趣自个儿,道:“等你经历七灾八难后,到时比我还不惊不动,无火无嗔。”

    红珠摸着脸上的粉脂,愁眉道:“我不是那种性情的人,喜怒哀乐都在脸上。不喜不怒不惊不动,那不成了活死人。”讨金婆婆笑着问道:“你见过活死人?”红珠如惊吓的兔子,退后一步道:“听着都吓人,我怎么可能亲眼见过这些?这活死人是大家嘴里胡说,用来吓唬人的。”讨金婆婆认真了,看着红珠,又道:“活着的人,在世上受累受苦。死了的人,入土为安。活死人,享不了入土为安的福气,却有受着活人的苦累。”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