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剑拔弩张-《盗墓从黄皮子坟开始》

    “这咱们怎么过去啊?”

    此行的目的地已经到了,但是几人现在却无路可走,只能眼巴巴的望着鬼衙门的大门。

    “有风声。”

    王也记得原剧中是老胡找到的路,但是他忘记是怎么找到的了,所以没办法依样画葫芦,只能还是靠老胡了,不过在这地底下他竟然听到了风声,觉得有些奇怪的他不由得呢喃出声。

    “风声?”胡八一呢喃一声,口中不停的嘀咕着:“贵山命脉有风口,浸溢顷余,望气者,以为龙气。”

    燕子一脸的不解,看着老胡问道:“胡八一,你这是在念叨着什么呢?”

    “这不是风,是龙气。”胡八一掏出罗盘,只见罗盘的指针转了一圈之后在兑位上停了下来,“乾震坎艮坤巽离兑,这里是兑位,属风,金脉之内,必有龙穴,龙穴内有龙气。”

    “咱们来对地方了,巽卦是易经六十四卦中的五十四卦,象曰一叶孤舟落沙滩,有篙无水进退难,时逢大雨江湖溢,不用费力任往返。”

    “老胡,能说人话吗?”这风水专业术语听得胖子一头雾水。

    “北极转愁龙虎气,西戎休纵犬羊群。”孙敲山似乎明白了似的,念出了这么句诗。

    “杜甫。”胡八一听孙敲山这话就知道其明白了怎么过去:“您是内行?”

    孙敲山谦虚的说:“内行谈不上,我只是听说过凡藏风聚气之所必是风水条件上善之地,当年摸金校尉虽擅长分金定穴,但若不站在这一览无余的高处,也无法辫出这片山脉地的龙气形势,虽然我说不出这种风眼能有几处,但既然找到了藏风聚气之所在,这说明我们已经站在金脉上了。”

    “金脉之上。”胡八一恍然大悟道:“当年旷工挖断了经脉,喷出的一股烟雾应该是龙气。”

    孙敲山点头:“没错。”

    胖子如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说道:“说了一大堆咱们还是没有办法过去啊。”

    “有办法。”王也插话道,站在那里想了回忆了半天,他也终于想起来原剧中老胡他们是怎么过去的了。

    胖子听到他说有办法,连忙转过身子看向他问道:“老王,什么办法?”

    “当年诸葛亮草船借箭,今儿咱们可以寻金借风。”王也扫了一眼众人说道。

    “没错。”胡八一点头附和,“如果这下面风力够大,咱们可以借助这风飘过去。”

    “可是这风也太小了吧,估计连只鸡都飘不起来。”胖子说道。

    “那就给龙气通通风。”胡八一说着从画眉手里拿过猎枪,对着下面的连开了两枪。

    胖子不解的问:“老胡,你朝下面开枪干嘛?”

    “胖子,这是让风力更大一点。”王也给胖子科普道:“猎枪发出的声波经过空气这个介质传导到岩石层上,声波越强,震动越强,当岩石层的震动达到一个极限时就会发生形变,催发下面的风眼,让风力变得更大,这样咱们就可以过去了。”

    “没错。”胡八一点头赞同,“所以说胖子没事多看点书,这可是课本上的东西。”

    说话间悬崖下风声越来越来,风力也越来越强,将站在悬崖边上的他们吹得都往后了几步。

    “各位,为了支援世界革命,我先来。”胡八一说着向后退了几步,然后助跑几步就要跳下悬崖,但是却被王也给拉住了。

    “真是的,这种事情也要抢风头,还是我先来吧。”王也说完就跃出了悬崖,他本来他打算第一个跳的,万一出了点事情他生还的几率肯定比老胡他们高。

    “老王!(王也)”胖子和燕子看着坠落的王也不由得担忧的大喊,老胡也是担心不已,但是下一刻他们就看见王也从下面飘了上来,一颗悬着的心又回到了胸腔里。

    “我没事,你们也过来吧,只要保持身体平衡就行了。”刚坠下的时候王也也吓了一身冷汗,本来以为又要穿越了,没想到下一刻就升了起来。

    “好胆。”孙敲山震惊过后夸奖道,“闺女,咱们跳。”

    说着就和画眉也跳了下去,老胡、胖子、燕子三人也紧随其后。

    几人控制着身体平衡像鱼儿一般向前游动,王也率先到了大门这边的平台上,其他人先后也到了,胖子最后一个上来的,这家伙最后还玩上了,真是应了那句不作死就不会死话,差点掉到悬崖底下了,好在被他们拉住了。

    几人休息了一小会儿,推开石门,手电照了进去,发现石门后面是一间宽敞的石殿,里面有石桌石柱,大部分都东倒西歪的,地面上还有杂草枯藤,灰尘满布,入目处一片狼藉。

    “胖子,上亮子。”

    王也指着两个火把说道,然后和胖子一人点亮了一个,顿时石殿内亮如白昼,可以看见墙壁上画着不少壁画。

    大部分都是身穿古代女装,人身却是一张黄鼠狼的脸,一脸怪异的笑容,格外的瘆人。

    “妈呀,这不会是进了黄皮子坟的窝吧?”燕子感叹道。

    石殿的一头还有个供桌,前面有个地窑子,下面修了一条石阶通往更深处,后面是一个黄皮子身穿人衣的神像,几人看了下桌子上的石碗,里面是黑褐色的凝固物,应该是人血。

    孙敲山说这是供奉黄皮子的,而这鬼衙门实际上就是黄大仙庙。

    “敲山大爷,这下面跟十八层地狱似的,您真要带咱下去啊?”燕子看着阴森森的地窑子有些害怕的说道。

    “在阳间后生说的算,在阴间我的算。”孙敲山瞥了胡八一和王也一眼,用带着威胁的语气说道。

    “老爷子,您还真是门清啊。”王也眼睛微眯道。

    “小子送你一个字,听话。”孙敲山盯着他说道。

    “老爷子,这是两个字。”胡八一开口道。

    “听是一个字,话是一个字。”孙敲山眉宇间闪过一丝狠戾,“只有听话才能……活。”

    说完就顺着楼梯往地窑子深处而去。

    一股剑拔弩张的氛围充斥着石殿。

    “呵,这是到了目的地就不再隐藏自己的野心了吗?”王也看着孙敲山的背影心里冷笑道,“但是鹿死谁手尚未可知呢。”

    他现在和孙敲山交手的话应该是半斤八两,虽然孙敲山经验比他丰富,但是却年老体衰,而他正是年轻力盛的年纪,而且还有内力这张底牌。

    不过孙敲山手里有枪,而且到时候画眉肯定也会出手,而他这边虽然也有帮手,但多半不是身手不错还有猎枪的画眉的对手。

    “走吧,咱们千辛万苦的来了,不下去看看岂不是亏了。”王也说着就顺着台阶下去了,他也想看看孙敲山看到铜匣子没了的那张失望至极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