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6章 这是谋杀-《顾神家的小魔女又搞事啦》

    第486章这是谋杀

    等阮夏安彻底清醒又是挺长一段时间之后了,她一睁开眼就看到熟悉的病房,是自己常住的那一间了。

    不过病房却空荡荡的,只有她一个人在,不过因为住院住习惯了,醒来只有一个人她也不慌,看着窗外的阳光还挺灿烂,估摸着应该是中午了,她想了想,熟练的按响了床头的呼叫铃。

    很快就有护士过来了,倪医生也一起来了。

    “醒了?胸口还疼吗?”倪医生手里还拿着一堆的仪器,看到阮夏安二话不说就往她身上套。

    这一套测量生命体征的流程阮夏安已经非常熟悉了,她一边配合着医生的动作,一边老老实实的回答:“已经不疼了,没什么感觉了。”

    “醒过来就差不多了。”确定各项生命体征都是正常的,倪医生这才松了口气。

    她把设备都交给了护士,让护士带走,等病房里只剩下两个人这才转头对阮夏安说:“这一次真的太险了,你爸妈专门跑了一趟美国给你找了特效药,不然都不一定能救回来。”

    “我爸妈呢?”阮夏安问。

    “药先专机送回来的,你爸妈还在请教拜访一个老专家,估计也快回来了。”倪医生说。

    “我睡了多久?”

    “20个小时吧。”倪医生低头看了一眼时间,说:“不是跟你说过严禁兴奋剂一类的药物吗?这次是怎么回事?”

    “没怎么,被人阴了。”阮夏安冷笑着说,虽然她晕了这么久,但脑袋却清晰的很,随便一琢磨就反应过来了。

    兴奋剂这种药物对她的病情来说发作特别快,所以只可能是那瓶饮料的问题,那瓶果汁里面被人下了兴奋剂。

    至于为什么五瓶水里面偏偏就一瓶果汁,而且刚好还是她爱喝的那一种果汁,果汁里面又有兴奋剂这种东西,阮夏安相信这不可能是巧合,肯定是有人在算计她。

    至于是谁用这种事情算计她,似乎也并不难猜。

    毕竟她真正得罪的人也就那么几个。

    想到这,阮夏安抬头问:“沈苏顾他们呢?”

    她昏倒前明确说出了饮料有问题,以沈苏顾的智商与手段,这会儿估计都已经查出来了,她现在要做的就是去找沈苏顾了解具体情况。

    而事实也果然不出她所料,就听倪医生说:“去警察局了吧,你的那些朋友也都跟着一起去了,好像是查出来了什么。”

    查出来了吗?

    阮夏安一点也不意外,淡定的嗯了一声,伸手就去拔手上的针头。

    倪医生:“?你干嘛?”

    “我要去警察局看看。”阮夏安虽然说不上久病成医,但拔个针头什么的完全不在话下,三两下就熟练的拔了,然后按着有些出血的手爬下床就开始找衣服。

    倪医生双手环胸抱着,若有所思的看着她:“你现在应该卧床休息。”

    阮夏安:“哦,我衣服呢?”

    “滚地上染了灰,你表哥拿走了,说要给你带新的来,算着时间,现在应该快到了。”

    阮夏安:“……”

    阮夏安有点无语,她这个表哥关注点还真是清奇,正想着,门被敲响了。

    聂航拎着大包小包的水果和营养品推门走了进来。

    阮夏安本来是看都懒得看他一眼的,但现在急着要衣服也顾不得恶心,便问:“我衣服呢?”

    言语间相当不客气。

    聂航在外人面前拽的很,但到了阮夏安这,却是一副温柔知性的样子,好像真的只是一个疼爱妹妹的大哥哥一样:“已经通知人去取了,你怎么下床了?快继续休息啊。”

    阮夏安:“要你管。”

    聂航脸上的温柔笑意几乎要维持不住,笑容都扭曲了几分:“夏天,听话。”

    “听你妈。”阮夏安呸了一口,“少拿着鸡毛当令箭管我了,你管得着吗?”

    聂航彻底笑不出来了,但碍着还有外人在场,也不好表现出什么来,还得费尽心思的扮演知性哥哥:“夏天……”

    “你身上这件大衣不错?”阮夏安没理他貌似深情的呼唤,反而看向了他身上的衣服。

    聂航:“?”

    倪医生:“?”

    ……

    阮父阮母终于带着专家赶回来的时候,心里早就已经被焦灼给填满了。

    他们拉着专家直奔病房,但意料之中虚弱楚楚动人的少女却并没有如他们所想那样虚弱的躺在雪白的病床上。

    聂航穿着薄薄的内衫,堪称衣衫不整的坐在病房里,强撑着笑容跟他们打招呼:“叔叔,婶婶好……”

    至于阮夏安,早没影了。

    阮父阮母:“?”

    走错病房了?

    老专家:“?”

    不是说女儿吗?

    闻讯赶来的倪医生:“……”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几个小时前还在抢救室里挣扎的家伙,刚刚扒了一个成年男人的衣服,然后跟个兔子一样迅速跑了,还逮都逮不到的那种。

    看着满病房的人大眼瞪小眼,倪医生忽然感觉到有些头痛。

    她有时候真的难以想象,阮夏安这么调皮跳脱的性子,如果不是有心脏病,得浪成什么样,简直不敢想象。

    不过就算她现在有心脏病,似乎也没老实到哪里去。

    ……

    与此同时,警察局里。

    kft战队选手加上领队,除了阮夏安全到齐了,还有egg的李彦轩,全明星综艺的负责人员,甚至还有金智正等,这么一堆人就挤在观察室里,看着单面玻璃外审讯室陆清里的一举一动。

    “我没有谋杀,这项指控我不承认,我没有想要谋杀summer,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面对对面两个警察的质问,陆清拒不承认。

    他也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饮料里面已经确定被下了兴奋剂,送饮料的工作人员也指认是陆清换掉的饮料。

    陆清甚至没办法解释反驳一下,就被直接破门而入的李彦轩给押到了警察局,然后上来就说他谋杀。

    陆清整个人都傻了,他估摸着就算事情暴露了,那也最多就是个陷害的罪名,只是不道德而已,甚至都不犯法,可为什么现在能跟谋杀扯上关系?

    他,谋杀summer??

    这他妈在开什么玩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