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16章 都是你的人-《至暗时期》

    “咦,自己没有死?”

    断尘猛然睁开眼睛,抬起头面对的是渝北川那一双一双灿若星辰的眼睛,原来渝北川首领用的是“苦肉计”。

    “你……”

    一股暖流自心底涌起,长那么大除了儿时的父母和师傅,断尘从来没有这种感激,对于一个“陌生人”发自心底的感激。

    “长剑归你。”

    渝北川淡淡地说,似乎这件事这对于他根本就没有什么,脚一勾,就势把地上的长剑撩了过来。

    “谢谢!”

    断尘真心感激。

    “没事,你不要见怪记恨在心里就好了……”

    渝北川很淡定,对上土普明渝北川心里没有把握,即便他是一个灵魂体,从末日降临以来,发生了太多奇奇怪怪的事情,让渝北川闻所未闻措手不及。在心里,渝北川认为土普明应该还有后手,于是乎就演了这么一出戏。

    既然是演戏,渝北川是万万不可告知断尘,演戏就是要演得逼真,不是有这么一句话,假作真时真亦假,真作假时假亦真。

    “希望,希望不要再有下次,渝北川首领,真的要有提前暗示一下会死人吗?”

    捡拾起长剑,断尘爱不释手的在手里翻来覆去他不断地打量,他一边抱怨着一边对着渝北川发唠叨。

    “下次?”

    渝北川心里好笑,下次,还有下次的话照坑不误。诚如断尘这样老实巴交的人,一个眼神都露馅了,还谈得上什么演戏?

    “断尘,先把你身上的伤口处理好再说吧,一身血淋淋的看着挺疝人的,再不处理你的肩膀就废了。”

    渝北川心好,看着断尘一直含情脉脉地看着手中的长剑,像是看着自己梦中情人一般,口角边上口水都要流下来了,这傻傻的样子还真让人有点恶寒。

    “嘿嘿,死不了。”

    断尘恋恋不舍地放下长剑,这柄长剑是他这辈子收到的最好武器,之前师傅那一柄锈迹斑斑的玄铁剑,一直宝贝一般藏在怀里,断尘早就想偷偷弄过来了,只是师傅看得死死的一点机会都没有。

    “神兵,绝对达到神兵级别……”

    断尘想了想,干脆地把长剑绑在自己身后,他是担心渝北川反悔了,到时候自己打又打不过,说也说不了,到哪里讲道理去。

    剑长三尺六寸名副其实的是一柄长剑,剑身由玄铁打制而成,剑身薄且呈淡青色,透露着淡淡的秋霜,剑柄上雕刻着“秋寒”两个篆体小字,字字刚健威严。

    “刷,刷……”

    断尘一跃而起轻轻挥舞着“秋寒”,淡青色的剑影寒光闪闪,“秋寒”伴着身影如同闪电般快速闪动,寒气逼人。

    “呵!”

    渝北川真是无语了。

    “断尘,你先认主再说,神兵认主之后剑在人在,实力比不上你,还有谁能够从你手中把这柄长剑夺走?”

    渝北川善意的提醒,不过他心里在想,除了自己可以抢,这话他没有说出口。一般来说,神兵利器认主之后,与主人的契合度更高,做到心有所念剑如臂指不是问题。

    “认主?”

    断尘一愣,立刻兴奋起来。

    “不是神兵利器,绝对认不了主,这么说来自己手上的长剑至少是灵器级别。”

    想不到,真想不到只在玄幻小说里看到的认主情节,现在发生在自己身上,断尘激动得全身颤抖起来。

    “认主,怎么认主?”

    断尘犯了愁,不过他不傻,想起小说中的情节,他马上有了想法。

    捡起匕首,断尘果断地在手心上划了一道深深的长口子,任由手掌的鲜血不断地滴落长剑上。见证奇迹了,一滴滴晶莹的血珠迅速地渗透了下去。

    “果真成了。”

    断尘欢天喜地。

    “渝北川首领,您说说看是不是血越多,长剑吸收得越多它的威力越大?”

    断尘天真的询问,一股若有若无的联系在“秋寒”上传来,这让断尘更是卖力了。

    “呃……你试试看。”

    渝北川摇摇头,看看断尘苍白的脸色,渝北川干脆离开了。

    “蠢……”

    他在心里骂道,再割,再割你命都没了。

    断尘是傻人有傻福,对于这一点渝北川现在十分怀疑,他跟张嘉德、张铁牛之流都是那么一个德行,自己每次辛辛苦苦得到的好处,仿佛都是为他们准备的礼物,想想起来,渝北川肉痛到极点。

    “都是命!傻看来也不是件坏事,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真的是命运的安排。”

    渝北川摇了摇头,干脆不去想了。

    “唉,还是安葬他吧,一个金丹境巅峰的修士,他值得享受这个待遇,让他这么暴尸荒野,真说不过去。”

    渝北川看了看土普明的尸首,决定还是给他一个虽然不体面但是至少不那么悲催的结局。灵魂消散这倒是怪不了自己。

    一个土坑很快挖了出来,渝北川不嫌弃一把抱过土普明的尸首,小心的放了下去,想了想他手心燃起了一团火。

    “呼!”

    一团暗金的火光燃了起来,一瞬间土普明的尸首化成了灰烬。

    “尘归尘土归土,一切都是咎由自取……”

    渝北川叹了口气,他是担心丧尸或者变异野兽把土普明的尸首再次挖出来,同时不希望土普明再次“复活”,变成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这或许是对强者的最大尊重。

    “老大,可以走了吗?”

    一个声音传过来,这声音让渝北川一阵恍惚,他没有想到一向严肃喜欢板着脸的断尘,竟然可以放下身价,称呼自己为老大。

    “嘿嘿,师傅说过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折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

    断尘讪讪地笑了。

    “日……板板的你师傅,这话是孔子老先生说的好不好,欺负我没读过书文化水平低……”

    渝北川喃喃地骂了一句。

    “嘿嘿,老大!你刚才说什么来着?”

    断尘纳闷地抬起头,一脸不解的询问。

    “耳朵这么灵?”

    渝北川老脸一红,背后说人家坏话他不好意思了。

    “呵呵,我是说恭喜你,今日得到称心如意的宝剑。”

    渝北川呵呵几声,随便一下敷衍过去。

    “哈哈,感谢老大,感谢……”

    断尘真是实性子,哈哈大笑。

    “不错,身板子不错。”

    看到断尘似乎恢复了不少,渝北川倒是有点吃惊,“难不成断尘的天赋是强大的恢复能力,真是这样那就恐怖了。”

    渝北川沉吟了片刻。

    一军易得一将难求,既然断尘称自己为老大,渝北川就有了心思。断尘的天赋不是上佳,心性难得,单单是这一点就让渝北川高看几眼。

    “断尘,你过来!储物戒指你拿着。”

    渝北川从身上取出一枚储物戒指,递了过去,这枚储物戒指的空间不大,五十个平方左右,对于断尘这种习惯独来独往的“大侠”,应该是差不多了。

    “储物戒指?”

    断尘一脸的不置信,开口一个“老大”,还有那么天大的好处?这样的老大,再来一打!这个时候,他才知道渝北川果真财大气粗。

    “小小东西,带着方便出行……”

    渝北川没有肉痛,此一时彼一时,渝北川不是当初的一穷二白的时候了。

    “谢谢!”

    断尘热泪盈眶,渝北川老大不仅救了自己,还对自己辣么好......他弯下腰,恭恭敬敬的给渝北川鞠了一躬。

    渝北川没有躲避,断尘性格直爽,自己不接受他心里不舒服,于是渝北川一动不动干脆心安理得的接受下来。

    “滴血认主!”

    这是断尘最喜欢做的事情,一刀划下,就这刚才的旧伤口,断尘真是汉子,眉头皱都不皱一下。

    “老大,你说血够不够?”

    断尘认真地看着自己的鲜血渗了下去,自己老是不放心,慌得渝北川赶紧点头,他是担心断尘再次“虐待”自己了。

    “有联系了。”

    断尘大呼小叫起来,

    认主储物戒指,断尘悲催了,他不知道怎么用。

    “没有神识?”

    “什么是神识?”

    “呃,神识就是……”

    渝北川不厌其烦的解释了一通,结果断尘还是一知半解。一双牛大的眼睛,无辜地看着渝北川。

    “坐下!”

    渝北川忍不住了,“神衍法决”一下子传了过去。

    终于,断尘神识一扫,一张嘴张得老大老大,他看到了什么……看到了储物戒指中一小堆的灵石、修体血丹,变异野兽血肉……

    “卧艹,老大,老大你对我太好了。”

    断尘嘴里喃喃的,扑了过来一把抱住了渝北川,那感情比见到自己的亲爹还要真切。

    “滚!自己兄弟,不要搂搂抱抱……。”

    渝北川一把推开了断尘,男人和男人之间,搂搂抱抱,这种感觉真的很……很不舒服。

    “再说了,断尘,给你这些修炼物质,真心希望你下一次打架不要再输了。”

    渝北川淡淡的说。

    “嗯,老大……”

    断尘一脸的泪水,只有拼命的点头感谢。

    渝北川相信,末日降临以来,现在这种时候还不是最困难的时候,待到百族降临,这天下肯定不会那么太平了。

    “老大您放心,断尘不会给你丢脸。我断尘这辈子都是你的人。”

    听完渝北川的计划,断尘热情洋溢地表明自己的心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