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骇人的气息-《全球神宠》

    叶天赐也便是顺此隐匿了起来。

    在他看来,隐匿起来,是当时最好的选择。

    毕竟,当时叶天赐正好也要准备突破到更高之境。

    可,在这个世界,想要从超凡之境,突破到成神之境,是要经过一劫难。

    那是……深渊之劫。

    在突破的过程中,将会因此震动,无数深渊妖魔层出,围绕在其身边。

    这就导致,叶天赐至今为止,其实都没有突破到成神之境。

    但二十年过去了。

    他的实力究竟达到了何等地步,却是无人可知。

    这个时候。

    这位老者深深的看了叶天赐一眼,眼中满是敬色。

    如果有四大家族的高层,或是顶尖强者在此的话,定然能够认出这位老者的身份以及实力。

    按理来说。

    这位老者已经是最顶尖的人之一了。

    罕有人能够让其感到敬佩。

    而叶天赐,正是其一。

    这个时候,叶天赐说道:“风老。”

    “接下来,恐怕我们这方世界,就将要进入浩劫之战中了。”

    “到了那个时候,还烦请你全力催动你的界限之力,将破晓秘境死死地压制住,绝对不能让里面的妖魔跑出来。”

    闻言,风老能够感受到其凝重之色,他点了点头,说道:“我明白了。”

    但,风老也是有些许的好奇,便是问道:“天赐,这所谓的深渊妖魔,一旦真的现世,将会引发什么样的祸乱?”

    “我们这几人之中,也只有你见识过这深渊妖魔的恐怖之处。”

    “所以……我想,你明白的东西,应该会更多吧。”

    在他们几人之中。

    虽说,都进入过那破晓秘境之中。

    可绝大多数人都在那恐怖的妖魔之雾前被抵挡住了。

    那黑雾,毕竟有着蚕食灵力的恐怖力量。

    而且他们这些修炼了禁忌之法的修士,在那股力量面前,更是被克得死死的。

    所以。

    他们便是好奇得很。

    这妖魔……究竟有什么力量。

    但他们所得到的答案无非都是那么几个。

    凶猛。

    没有理智、不畏死亡、没有恐惧。

    但,如果只有这些的话。

    或许他们还不会如此凝重。

    风老等人,很清楚,这深渊妖魔,恐怕有更恐怖的地方在。

    只不过,具体是什么。

    叶天赐却是不愿多说。

    而且,共事多年,风老等人对叶天赐多少是有些了解的。

    毕竟。

    以叶天赐的性格,如若不是遇到了真的无法解决的麻烦,他怎么可能选择收手呢?

    正是因为这所谓的深渊妖魔的实力,要比他想象中的更加恐怖。

    所以……他才会如此的防备,隐于暗中进入修炼状态。

    否则,当初叶天赐就直接选择集结众人的力量,将那所谓的深渊妖魔,打回去了。

    叶天赐闻言,缓缓地站了起来,目光深邃,望向那不远处的破晓秘境入口处。

    二人无言。

    就这般沉默住了。

    良久后,叶天赐才是凝声开口:“那群深渊妖魔,一旦出来,将会蚕食我们人族……然后,再将我们人族化为深渊妖魔。”

    “本来,这些凶兽就已经不是很好对付了。”

    “若是让这群深渊妖魔跑出来,那我们人族……可就危险了。”

    闻言,风老愣住。

    接着,他的脸色是有些不自然了。

    继而,他又是沉声问道:“这种情况,有何解法?”

    如果这种情况是无解的……这一切,可就真的完蛋了。

    此时,风老似乎都已经能够想到,那个惨绝人寰的场面了。

    那些来自于深渊的妖魔们,张开了血盆大口,不断掠夺着人间。

    最后……人间沦为地狱,所有人都是化作了那些妖魔。

    风老能够想到。

    这个所谓的深渊妖魔,远比那些凶兽们,要恐怖得多。

    虽说,那些凶兽们的实力也是无比恐怖。

    可,那些凶兽们至少有灵识,会恐惧,会害怕,而且他们不会将人类进行同化。

    而依叶天赐的话来看,这群深渊妖魔,是一群……不知何为恐惧,难以对付的恐怖存在。

    闻言。

    叶天赐说道:“这倒是有所解法的。”

    “如果不是这点原因,恐怕在三十年前,我就通过那道秘境,前往虚空了。”

    闻言。

    风老微微一愣。

    通过秘境前往虚空?

    随后,他顿然恍悟。

    原来,在这方世界,是有一个秘境的。

    名为星空秘境。

    而在星空秘境之中,有一处传送点。

    通过这传送点。

    是能够直接前往虚空的。

    关于虚空之中的情况。

    其实他们所了解的,也是甚微。

    不过,能够确定的是,那里……是一个万族林立的时代。

    而且叶天赐能够确定,他们这方位面会遭此波及。

    就是来自于虚空的影响。

    虚空之中,恐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他们这方世界,才会开始进行崩裂,秘境频生。

    不过。

    在当时。

    叶天赐的实力也已经达到了最为顶尖的程度了。

    且。

    当时他是有一个选择的。

    在茫茫虚空中,似乎有声音在召唤他。

    但,叶天赐还是选择拒绝了。

    原因无它。

    他舍不得这方世界的某些人。

    修行一道。

    有的人,在达到更高的境界后,会摒弃七情六欲,彻底沦为力量的傀儡。

    而有的人,则是会更珍视、重视身边的人。

    而叶天赐,明显是后者。

    闻言,风老看着叶天赐,等待着对方的下文。

    片刻后。

    叶天赐才是凝声道:“若我能够突破到成神之境,打破这方世界的一些界限。”

    “那么,这些深渊妖魔,就不是不可抹杀的存在了。”

    “到了那个时候,我们对付起来,将会更加轻松。”

    “只是……想要突破成神之境,太难了。”

    “至少目前的我,还是没有半点头绪。”

    原来。

    在过去的二十年里,叶天赐都在寻找着突破成神之境的办法。

    只不过结果很显然。

    并没有成功。

    即使到了现在,叶天赐都还没有突破到成神之境的头绪。

    毕竟,那是突破这个世界的上限。

    就算叶天赐的实力很强,天赋卓绝,堪称妖孽无双。

    但,想要突破一个世界的上限,又谈何容易呢?

    这个时候。

    风老又是疑惑问道:“叶天赐,这一方世界的界限……是什么?”

    虽然风老的境界也达到了超凡之境巅峰。

    但,他的超凡之境巅峰,可和叶天赐的,截然不同。

    所以,对于这一方世界的界限,他是丝毫没有接触到。

    闻言。

    叶天赐淡淡地说道:“你现在已经修炼到了超凡之境巅峰的程度。”

    “你应该能够感受到,自己的禁忌之法,是没有办法再往前进一步了吧?”

    风老点了点头。

    “确实是如此。”

    “在五年前,我的实力达到了超凡之境巅峰后,修为就几乎没了进展。”

    “但老朽愚钝,至今都没有感受到那所谓的界限。”

    “可能是老朽对于这禁忌之法的掌握,不够娴熟吧。”

    在近几年的修炼里。

    风老已经能够明显感觉到,自己的修炼进展已经慢了很多了。

    远远不及当初。

    但是。

    风老并没有往世界界限这方面去想。

    在他看来,是因为他天资不足,才如此的。

    随后。

    叶天赐继续说道:“我花了足足二十年的时间。”

    “我搞明白了两件事情。”

    “第一件事情,这方位面的界限,并非不可破的。”

    “只是需要一定的契机,以及……能够抵挡天罚之力的实力。”

    “而我现在,想要挡住那所谓的天罚之力,还是有段距离。”

    一说到那天罚之力,叶天赐的声音之中明显多了几分凝重之色。

    很显然。

    尽管现在的叶天赐实力强大,近乎是整个世界的天花板了。

    但,对于那天罚之力,还是感到十足的忌惮。

    那等力量。

    绝非现在的叶天赐,所能够抵挡住的。

    闻言,风老点了点头,同时心中略有叹声。

    在数十年前。

    他就已经是世间最为顶尖的强者之一了。

    可没想到。

    到了现如今。

    他被叶天赐这个后辈甩出了如此之多……

    尽管风老和叶天赐如今是在一个等阶上。

    但风老非常了然。

    这叶天赐的实力,跟他完全不在一个水平上。

    无论是对力量的掌控,亦或是对大道感悟,等等……

    叶天赐都甩出了他不知道多少。

    随后。

    风老颇为疑惑地问道:“那第二件事情呢?”

    关于叶天赐所说的第二件事情。

    他也是相当好奇。

    风老的话音刚落。

    叶天赐便是缓缓说道:“我们现在所修炼的禁忌之法,其实来源于浩瀚星空。”

    “而那虚空阵法所通往的,应该也是浩瀚星空。”

    “而在外面,对于这些禁忌功法的叫法和我们有些不一样。”

    闻言,风老颇有意外:“那叫什么?”

    同时,在他的心中,尤为震惊。

    在这方世界之外……还有浩瀚星空。

    还有深渊。

    而且,那深渊的怪物们,实力都是尤为恐怖。

    随便来一头,尽管被压制了三个大境界,也不是他们所能敌的。

    这就让风老非常的震撼,以及……绝望。

    叶天赐说道:“天赋功法。”

    “我们所修炼的这些禁忌功法,其实在修炼的途中,很有可能会爆体而亡。”

    “而导致如此原因的缘故就是因为……身体与这禁忌功法的兼容性不行。”

    “而我们给这些禁忌功法进行了划分,那是因为,我们对于这些禁忌功法不了解。”

    “不过,在浩瀚星空之中,似乎也有对禁忌功法进行划分。”

    “越强的禁忌功法,兼容性就越差,只有极少部分妖孽的天骄才能够成功修炼。”

    “当然,也不乏一些天赋极差的,在绝境之下强行修炼,最后成功的例子。”

    “但是少之又少,几乎没有。”

    “而那所谓的深渊,是另一方位面,一方……已经被妖魔吞噬完了的位面。”

    闻言。

    风老的脸色愈发的凝重。

    被妖魔吞噬完的位面……就叫做深渊么?

    这个时候。

    叶天赐又是说道:“不过,你也不用过于担心。”

    “据我所知,那一处深渊,并不是特别顶尖的深渊,只是一处在深渊之中算是中下游的水准。”

    闻言。

    风老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这一处深渊……都这么难缠,恐怖了,还只是中下游水准?

    这让风老很难想象,那么,那些顶尖的深渊,究竟是有多么恐怖?

    光是想想,风老就觉得……绝望。

    没办法。

    在这些庞然大物,恐怖的力量面前,他也只能够绝望了。

    随后。

    叶天赐继续说道:“据我所知。”

    “这些妖魔,是不死的存在。”

    “当然,也不是完全不死。”

    “想将他们完全镇杀,需要一股力量……一股,名为法则的力量。”

    “而我们在突破到成神境之后,便会掌握到法则之力。”

    “一般,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能够击杀妖魔了。”

    “而妖魔的实力越强,他们对于法则的抗性也就越高,想要将他们击杀,就需要更强的法则之力。”

    闻言。

    风老陷入了沉默。

    因为现在这叶天赐所说的话,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认知。

    他这才明白。

    叶天赐接触到的层面……究竟已经达到了何等程度。

    这时,风老颇有些好奇地问道:“叶天赐,你这些消息……都是怎么获知的?”

    这让他颇有疑惑。

    他很想知道,这叶天赐的消息,都是从来获得的。

    毕竟,在他的印象之中,这叶天赐……可是足有二十年,都龟缩在一隅之地。

    也没见他去过什么秘境。

    所以,叶天赐掌握的东西如此之多,也是让他们非常意外。

    至少,叶天赐掌握的东西,已经是远超他们了。

    闻言,叶天赐不语,沉默。

    风老明白了他的意思。

    没有继续追问。

    而是转而问道:“叶天赐,在破晓秘境第五批次中,那个正与血影宗的家伙对战的小子,你认识么?”

    叶天赐笑了笑,说道:“风老,我们也算熟人了。”

    “你这就没必要套我的话了。”

    “现在也确实没什么好隐瞒的,叶阳这小子,的确是我儿子。”

    语落,风老终于是笑了起来:“我就说嘛,这小子这么妖孽,而且一切的证据都指向你那里。”

    “果然是你儿子。”

    “你这儿子,可真是有你当年的风范啊。”

    风老赞叹不已。

    没办法,这叶阳展现出来的天赋,无外乎是最为顶尖的。

    哪怕是他,也是不得不赞叹两句。

    在他看来,这叶阳是叶天赐的儿子,一切也就都说得通了。

    但风老没有想到。

    叶天赐这时突然说道。

    “如果我说,这小子在几个月前,根本就是个平平无奇的孩子,而且天赋颇差,在普通人里面算是还行的,在学校之中,就排不上号的家伙。”

    “你信么?”

    风老闻言,刚想谈笑两句。

    但这时候他突然发现。

    叶天赐的脸色,无比的认真。

    而以他对于叶天赐的了解,这时候可以判断出来,这叶天赐……并没有在跟他开玩笑的。

    而是……认真的。

    于是,风老便皱眉问道:“叶天赐,你是认真的?”

    叶天赐点了点头,叹声道:“我记得,你也应该知道,我曾说过,如果可以的话,我宁愿我的孩子永远不要走上禁忌武技这一条路吧?”

    闻言。

    风老细想了一番,终于是想起来了。

    在二十年余年前。

    叶天赐的确曾说过这样的一番话。

    只不过,当时叶天赐倒是在谈笑之中说的,他们也并没有当真。

    但眼下看来。

    当时叶天赐……似乎是认真的。

    风老有些不解地问道:“叶天赐,为什么你不希望你的孩子踏上这一条路?”

    “你看,你这孩子如你一般出众,甚至犹有过之,现在的他,几乎已经能够镇压当代天骄了。”

    “除了那几位被族内用秘法强行提升上来的妖孽,还有那位……堪称不世妖孽的家伙。”

    对于这点。

    风老也是有所不解。

    毕竟,叶阳的这个天赋,的确是最为顶尖的存在了。

    但风老也清楚,叶天赐之所以会有这个决定,这背后自然是有一些他不知道的东西。

    以及,他自己的想法。

    闻言。

    叶天赐欲言又止。

    随后,他才是叹声道:“我这么和你说吧。”

    “这些深渊妖魔,会吞噬的,只有我们这些走上了禁忌之路的人。”

    “而那些没有修炼禁忌之法的人,将会在这世界破灭之后,被一股力量吸引到虚空之中,从而进入星空。”

    “不过,关于这些消息,我也只是有所听闻而已。”

    “并不确定真实性。”

    “尽管如此,我还是选择让我的孩子们,不要走上禁忌之路一道。”

    “这一道……危险重重,而且,我能够挡住这次妖魔祸乱的把握,只有三成。”

    闻言,风老陷入了沉默。

    听闻此言,他也明白了,为什么叶天赐会这么选择了。

    毕竟,叶天赐除了是这方世界的至强者外,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父亲。

    片刻后。

    这风老才是叹声道:“我明白了。”

    ……

    此时。

    在龙城,林家的一处地下室之中。

    聚集着三个人。

    若是有四大家族的高层在此,定然能够认出这三人的身份。

    正是玉家,林家,顾家,三大世家的家主。

    这个时候。

    三大家主都是凝神看向眼前的光幕。

    在上面,是关于叶阳和那血影宗的怪异少年激战的情景。

    三人的脸色都是极为的凝重。

    很显然,对于此等情况,他们也是感到了异常的压力。

    最主要的是……来自于深渊妖魔的震慑力。

    这怪异少年实力不怎么样。

    至少,在他们看来,是没有什么威胁。

    最多就是有点耐打。

    但,身为龙城四大家主之一的他们,对于这方世界的一些东西,都是掌握到了极多。

    他们很清楚。

    这怪异少年目前的这个模样,究竟代表着什么。

    那是……在二十年前,给他们带来了近乎绝望般压制力的家伙。

    名为……深渊妖魔。

    终于。

    林峰率先开口:“各位,你们也看到了吧?”

    “这被龙天引入,血影宗宗主带来的家伙,散发出了与妖魔相似的气息。”

    “尽管,这家伙和那些顶尖妖魔,似乎是有些不一样。”

    “但我基本上已经能够断定了,这家伙……就是深渊妖魔那边的。”

    三大家主对于深渊妖魔的情报掌控。

    几乎是除了叶天赐和龙天以外,最多的了。

    虽说,这怪异少年所展露出来的气息与实力,并不是与妖魔百分百相仿的。

    但……本源之力,是相同的。

    这也是为什么,三大家主如此笃定的缘故。

    毕竟,这本源之力都是一样的了,还有什么可说的?

    况且,这怪异少年的实力,比起那些真正的妖魔要弱了不少。

    说不定等这怪异少年的实力到达那一步了,就会完全一致。

    就在众人再度沉默之际。

    顾家家主开口说道:“所以说,龙天和血影宗,已经是深渊妖魔那边的人了?”

    语气之中,带着几分凝重。

    虽说。

    在此之前,他们其实早就已经确定了。

    但,他们还是多少抱着几分侥幸心理。

    这龙天如今的实力,也已经是龙国的天花板级别了。

    具体与叶天赐相比,在他们看来,就算不及叶天赐,应该也差不了多少。

    如此强者,都是投靠了妖魔那一边的话……确实是有些难缠了。

    闻言,玉家家主说道:“这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看来,我们现在就只能等叶天赐的消息了。”

    “虽说这龙天与我们有几分交情,但如今他选择站在了我们的对立面,那就代表着……他要与我们为敌。”

    “无论是为了我们自己,还是为了这方世界,我们都必须要竭尽全力。”

    闻言,众人都是点了点头。

    没有办法。

    这种情况下。

    他们也只能如此了。

    他们倒也不是什么大义凛然之人。

    他们这么做,仅仅只是为了自己而已。

    众人都很清楚,如果这方世界被那深渊妖魔侵占的话,那他们的结局……也将变得惨不忍睹。

    所以……众人才如此情况下,自然是选择了对抗。

    这时,林峰说道:“大家一定要看紧各自负责的秘境。”

    “据叶天赐所说,那些秘境之中,恐怕是会出现一些深渊妖魔……”

    “虽然叶天赐自己也不是很确定,但还是谨慎为上就是了。”

    ……

    此时。

    在这秘境之中。

    叶阳脸色稍有几分凝重的看着眼前那大出自己不知凡几的怪异少年。

    他也在寻思着。

    这怪异少年究竟是开了啥秘法,怎么突然就变成这样了。

    当然,之所以会让叶天落凝重,其实并不是这怪异少年的实力。

    而是……这怪异少年身上的气息。

    这股气息,叶阳不知道该如何去形容。

    非常邪异,还有些渗人。

    对于叶阳来说,倒其实没有受到什么太大的影响。

    但他的其余同伴们,在这股气息的笼罩之下,很快便是感到了惊恐。

    而且……这股气息,似乎能够让他们滋生出恐惧来。

    然后蔓延开来。

    最主要的是,他们体内的灵力,气息,竟然被这股莫名的力量,开始蚕食着。

    场中,除了柳如烟还能勉强抵挡着以外,顾墨和千云霄的脸色已经开始变得尤为难看了。

    很显然,在这股力量的侵蚀之下,他们已经有些抵挡不住了。

    此时。

    隐于暗中的张星元,则是缓缓向后退去。

    因为,他清楚地感受到了,这股气息开始蔓延开来了。

    恐怕,要不了多久,就要蔓延到他们这里来了。

    这股气息在张星元的眼里,不亚于先前叶阳宠兽九幽冥龙的九幽领域的气息。

    那股气息,尤为骇人,恐怖。

    这股气息……虽然威力没那般恐怖,但……尤为怪异。

    再加上。

    张星元非常清楚这个血影宗家伙的实力。

    所以……他知道,这股气息,很恐怖。

    他也不敢接触。

    他身后的少年们,也是如此。

    他们的脸上都满是凝重之色。

    没办法啊。

    这股气息,实在是太恐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