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新案子-《三界缉凶》

    “你俩是不是有病?除了说这一个字别的就不会说啦?老娘也是你们说让滚就滚的人吗?信不信我拆了你的门?”张琦恼羞成怒,指着卧室门谩骂。

    “滚!”吴道大声喝道,这一声震的自己耳朵嗡嗡直响。

    “好唻!”张琦转身走进云星的卧室,关上门坐在床边感叹:“哎,世道变了呀,如今的年轻人太暴躁,这要是放在以前我早大耳光呼上去了,哪会跟你们叫嚣的机会!军营是个好地方啊!真是一个好地方!”

    她的眼神恍惚,耳中响起嘹亮的歌声还有整齐的跑步声。

    路灯在空旷的街头上相互陪伴,用自身的光芒温暖着钢筋水泥的落寞,星辰明明困得睁不开眼却不肯睡,所以频繁地眨着眼睛。

    孤独的人在虚幻的世界里寻找一丝慰藉,开心着他人的快乐,悲伤着别人的悲伤。

    不知从何时街道上出现身穿杏黄色工服的环卫工人,扫帚摩擦着坚硬的路面发出烦躁的声响。

    秒针有条不紊的转动,街上的开始热闹起来,空气中混合着油香味和菜香味,为了活下去的人们又开始了一天的忙碌。

    朝鲁和同事们一夜未眠对田志夫妇进行了突审,在强有力的证据面前,他们只能老实交代所做的一切。

    王淑芬同样一夜没睡,把所得到的证据重新整理,早早地等在法院门口,时不时拿出手机看一眼,此时的每分每秒都要比过去的五年漫长。

    “叮咚”,黑暗中亮起蓝色的光芒,床上躺着的两个人其中一个睁开眼睛,但也只是睁一下眼睛,然后翻身把腿压在另一个人的身上进入梦乡。

    吴道被窗外的汽车轰鸣声吵醒,一丝光亮从窗帘缝隙挤进房间,他蹙着眉头拉过被子蒙住头想要再睡一会,可惜曾经的睡眠习惯早已烙在骨子里,以至于躺了十多分也没睡着。

    他撩开被子坐起,身上的伤疤在光亮下触目惊心,这些是他的殊荣也是他的曾经。

    “吱嘎”,房门推开,张琦看着吴道,他目光一扫,床上两条白皙的腿收入眼内。

    张琦关上门:“你要去哪?”

    “吃早点!”吴道关上门。

    “有啥好吃的吗?带我尝尝!”张琦跟着吴道走向门口。

    “挺多的,也不知道你喜欢吃啥。”吴道推开房门走出。

    “肯定是这边的特色美食!”张琦关上房门。

    “那我带你去吃烧麦吧,或者是吃蒙餐,估计这边的奶茶你喝不习惯,还是去吃烧麦吧!”吴道头也不回的说道。

    “除了这两样还有别的吗?”

    “嗯,还有羊杂汤和焙子。”

    “那还是去吃烧麦吧!”

    “好!”

    两个人顺着路边走进公园,沿着公园内的小路开始跑步,这是吴道每天早晨必须做的运动。

    公园内音乐声、鸟叫声、人声交织在一起,显得格外热闹,跑出一段就能看到一群老人戴着口罩在跳广场舞,还有一些老人聚在一起打太极,一个个穿着白色练功服,动作整齐划一,一招一式看似缓慢却蕴含着自然之道。

    云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看着手机,随即另一只眼睛也睁开,接着又坐起,然后拿着手机高兴地挥舞:“耶耶,又可以接一单业务!”

    她翻身下床,习惯性地冲到吴道卧室门前,推开门床上只有叠放整齐的被子:“这个混蛋,一大早跑哪去了?”说完之后拨出电话。

    “在哪呢?”

    “跑步呢!”

    “赶紧回来,有新业务。”

    “跑完还得吃早点呢!”

    “买回来一起吃,给我带一肉夹馍和豆浆回来!”

    “我们要去吃烧麦。”

    “那就给我带回来一两烧麦,再带一份羊杂汤。”

    “给钱!”

    “回来给!”

    云星挂断电话,气鼓鼓地骂道:“天天钱钱钱,钻眼儿里了!”拉出一个圆凳坐在餐桌旁,打开信息再次翻看:我妹妹跳楼自杀,我怀疑并不是自杀,想请你们帮我调查一下,费用可以先付一半。

    她点击手机键盘回复:可以,你先把相关信息发给我,包括你妹妹的人际关系。

    “可以,给我邮箱!”对方似乎一直等她的信息,她刚回过去对方就回了过来。

    她把自己的邮箱给对方发过去,接下来就是谈论价钱,再三思考之后她报价两万,对方根本就没还价,直接把一万打到了她的卡上。

    她眼里闪烁着激动的小星星,自从营业后还是第一次收到钱,这对她来说意义非凡,也说明事业稍微向前迈进一小步。

    吴道和张琦回来的时候她正在看客户发来的信息,所以并没有跟两人打招呼。

    张琦看向她的手机:“你看啥呢?这么入神?”

    她抬起头:“新案子,今天早上接的。”

    吴道把带回来的食物放在餐桌上:“什么案子?能挣多少钱?”

    她放下手机开心地回道:“一桩自杀案,我收了两万。”

    “你都收到钱啦?”吴道欣喜地问道。

    “嗯,收一半,查完再收另一半!”她笑着点头。

    吴道拉出一个圆凳坐在她面前:“快,来说说案子。”

    张琦看着两人:“你们查案收钱呢?”

    两人同时点头,云星说道:“对呀,不然怎么维持生计,查案本身就要花钱,收取服务费也是合情合理。”

    “那昨天的案子你们收多少钱?”张琦看着她问道。

    “十五万,不过还没给!”云星说完看向吴道:“我是不是要少了?”

    “什么?十五万?”吴道刚要说话就被张琦打断,她惊讶地瞪大眼睛伸手抓住云星的胳膊:“我和你们一起查的,你分我多少?”

    “就差一个收尾你才参与,哪有你份!”云星甩开她的手,再次问吴道:“我是不是要的少了?”

    张琦两手抓住她的胳膊:“我不管,老娘还出力了呢,你要敢不给我,我就把你的行踪告诉你爸妈!”

    “行行,给你一千!”云星不耐烦地挣脱她的手。

    “啥?才一千?你打发要饭的呢?低于五千门也没有!”张琦怒视着云星,一副鱼死网破的架势。

    “行,给你五千!”云星随口答应,看着吴道:“你倒是说话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