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既然是旭哥说的-《魂穿成猫的少爷》

    “昱老大,你是我亲哥!”安德鲁贱兮兮地拎起猫笼和塑料袋,说,“你跟小研究儿去跟小娜娜玩,我这边马上就要上场了!”

    他拎的猫笼里,装的是我和小研究儿,大塑料袋里,装的是猫粮和猫沙盆。他想把我们送到二楼小娜娜的房间。

    小研究儿低声问道:“昱久,小安要干啥?为啥非要把我们送走?”

    我回道:“他要打游戏。”

    “打游戏,就是在电脑上忙忙乎乎的那个事儿?”它又问。

    “对,”我帮它详细安利了一下,“小安打游戏的水平,不是一般人能够比得上的,他是在网络上跟人打比赛。”

    此前,在我循序渐进式的安利之下,小研究儿已经明白啥是网络,并且能够通过手机,在网络上找到它喜欢的图片,还能够下载保存在它的手机上。

    在电梯里,小研究儿轻声儿道:“岳林也打游戏。但是他不会玩儿这么晚。”

    我很能理解岳林,解释道:“因为岳林更喜欢做侦探,破案才是他最喜欢的事儿。经常熬夜会损害他的记忆力和判断力,不利于他的侦探生涯。”

    小研究儿道:“那我就懂了。他更多的不是玩电脑,而是在纸上写写画画。”

    “他写什么?”我问出来了,又自己回答,“哦,他恐怕是跟旭哥学会了思维导图。他在纸上画的大概就是案情分析。”

    电梯停在二楼,安德鲁火烧了P股似的,忙不迭地拎起东西奔进走廊。在小娜娜门前,他抬起手要敲门,又犹豫了,摸出手机拨电话。

    电话那头儿响了半天,也没人接,断了。他抓抓脑袋,轻声儿问道:“什么情况?小娜娜睡着了?手机静音了?我不会这么背吧?”

    他急得团团转,拎起东西往一个方向走了几步,又停下了,自言自语道:“不行,姥姥肯定睡得更早。哎呀……”

    他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他赶紧接起来,压着嗓音道:“姐姐,亲姐,快开门,我把两只猫放你这儿,我还有事呢,急事儿,快点儿!”

    小娜娜说:“我洗澡呢,你先放门外,一会儿我出来拿。有笼子没?”

    “有有有,还有猫粮、猫沙盆。那我走啦?你别忘了。”安德鲁把东西扔下,跑了。

    过了一会儿,小娜娜来开门,把一堆东西拿进屋。

    她打开猫笼的门,笑道:“出来吧,你们哥儿俩咋混的?怎么还被小屁孩儿嫌弃了呢?”

    她头上裹着大毛巾,身上穿着浴袍,棉拖鞋上面,露出一段白嫩的小腿和脚腕。她满身沐浴露洗发水的香气,一张小脸儿也蒙着一层雾气一样,鲜嫩粉白。

    “你瞪着我干什么?”小娜娜把猫粮和猫沙盆安置好,回身看我蹲着没动,新奇道,“小三子,你是这么拘谨的性格吗?小研究儿都比你熟络了。你看,它还记得,我上次帮你们带来的猫抓板,跑去抓个不停。”

    她蹲下来,摸摸猫脑袋,叹息道:“东方旭为了他的宝贝弟弟,丢下你在兰苑就不管了。你不知道,之前他每次出差,走之前,可舍不得你了。”

    她又摸了两把猫后背,似乎愣了一会儿神儿,长出一口气,站起身,道:“去玩吧。我洗完衣服就陪你们玩儿哈!”说完,她走进浴室。

    小研究儿趴在猫抓板上,问道:“昱久,她是不是没认出来你?她以为你是小三子呢。”

    “是呀。”我走了几步,跳上书桌,唤醒笔记本电脑,说:“她以为我睁开眼睛了,就不会再回到猫身体里了。”

    小研究儿“噌”地一下跳上来,推了推鼠标,又在触摸板上划拉几下,打了p和y两个字母,说:“昱久,岳林又教给我几个词,他说py是朋友。他为了让我明白什么是朋友,在手机里打开旭哥的照片和他自己的照片,又打开娜娜的照片和一个女孩的照片。”

    我问道:“哪个女孩?是林春晓?还是桂桂?”

    它有点发蒙,不知道应该怎么描述那是谁。

    我想了一下,道:“头发,她的头发很长,还是很短?”

    小研究儿道:“比娜娜的头发短,跟岳林的头发差不多长。”

    “噢。是桂桂。”说完,我又问道,“岳林手机里怎么会有小娜娜的照片呢?还有桂桂的照片?”

    小研究儿没有回答我,而是在触摸板上划拉一下,转换了输入语言,两个小爪子在键盘上摁了四下,在文档里打出了汉字:猫。

    “这是岳林教会你的?”我惊喜道。

    小研究儿似乎也很得意,道:“他说这个字就是猫。”

    “嘿!你们俩……”小娜娜从浴室出来,叫道,很快,她的眼睛瞪圆了,放下手里的东西,跑过来,道,“你是昱久?你还能跑进猫的身体里?”

    我一时也没理解,她为啥那么激动?

    我打字:旭哥大概还没跟你说,老夫人把挂在我脖子上的吊坠,还给旭哥了。老夫人说,这吊坠是一对,到旭哥和我这一代,已经在陈家传了五代。

    小娜娜坐在椅子上,道:“哦,我哪会注意到这个东西。我给你擦过脸和手,可没擦过你领子里面。”

    她提起这个,大概也就是随口说说,但我突然想起,她也帮旭哥擦过脸和手。这么一想,心里还真有些别扭。

    我打字,我跟你提起吊坠,是想告诉你,旭哥说,这吊坠有点邪性。他拿走一个吊坠,不知会对我的身体产生什么影响。

    小娜娜眨眨眼,问道:“难道,你们发现了?发现了有什么影响?”

    我打字:你已经看到了。我睁开眼睛了。我又能回到猫身体里了。

    她继续眨眼,道:“不懂。昱久,你能说的再明白一点吗?”

    我想抬手去摸摸她的头,发现抬起来的是爪,想想还是算了。

    我认命地打字:旭哥跟我讨论,他说,这个吊坠可以寄居灵魂,我脖子上挂一个,头枕里放一个,可能对我的身体产生了不好的影响。他带走一个后,我这么快地就睁开眼了,应该是跟这个有关。但一切都是我们俩的猜测。

    她跟我对视着,说:“既然是旭哥说的,那就应该有一定道理。所以,你今天带着小研究儿来我房间,就是想告诉我吊坠的作用?”

    我不想打字了。她说了什么?什么叫旭哥说的就有一定道理?关于吊坠和意识空间的一系列猜想,都是我跟旭哥讨论的结果好吗?不是旭哥一个人想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