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新年快乐-《偷偷和云妹妹组了cp》

    云以萝动了动唇,动了动沙发上的脑袋,“那要先洗澡吗?”

    简时臣痞笑问:“怎么洗?要我帮你还是……”

    云以萝脸颊爆红,扶着他的肩膀让他起来,说自己先去洗。

    她羞涩地从身边跑开,脚步快得都乱了,简时臣靠在沙发背上笑,俊脸也泛着红意。

    ……

    云以萝这一个澡洗得比想象中要久,很多很多。

    简时臣差点怀疑她是因为太害羞而不敢出来见他,出于担心他还是去敲门问了几句,得到了她的回应,他蹙眉说:“你先出来。”

    门被打开了。

    云以萝围着浴巾就走出来,面容如出水芙蓉,清丽漂亮,光滑白皙的圆润肩膀也暴露在炙热的视线之下,她用手稍微挡在胸前,神情羞涩,乌黑的头发藏在浴帽之中。

    简时臣看见她的那一刻,闻到了芳香,几乎是怔住了。

    她没有浪费待在浴室里的两个小时。

    他伸手将她的浴帽摘掉,发质很好的头发散下来,浓密柔软,手穿过时像是丝丝缕缕缠绕着心脏,叫人心动,呼吸急促。

    云以萝看出他的心思,在他亲下来时伸手挡住薄唇。

    简时臣拧眉,听见她含羞地笑:“你先去洗澡。”

    他眉眼很快染上情欲,沙哑说:“先亲一口。”

    “好吧。”不过,是她亲他。

    云以萝慢慢松开捂着他唇的手,踮起脚尖亲了亲。

    很小的一个吻,却像是蝴蝶效应般,一触即发。

    他直接将她抱了起来,朝床上走去,放下后急不可耐地亲她的脖子,脸,能亲的地方都要亲一遍。

    “不行……你还没洗澡!”

    回应她的是男人低沉着急的嗓音,“没洗澡不能亲你?喷的什么?”

    本身就是诱惑勾人的小妖精,还喷这些乱七八糟的!

    要命!

    他感觉他都等不到洗澡完了。

    她被撩到了,眼尾微红,攥紧他的衣服。

    没想到只是喷了一点香水,向来定力还不错的男人瞬间就掌控不住了。

    云以萝被他亲得有些迷乱,理智将她拉回来一点,乏力地推着他的肩膀,嘟囔说:“去洗澡……不然不能碰我,快点去!”

    简时臣攥着拳头,从她身上起来,嗓音哑得厉害,“妹妹,你真不该喷这香水……”

    “……你快去洗澡不要说别的。”她忙拢好自己的浴巾,推他去洗澡,转身想走出来时身后的男人突然抱着她。

    云以萝挣扎了几下。

    混乱之中,她发现他已经脱了衬衣,显露出血脉喷张的上身。

    她可不想在浴室里,于是打开了花洒,水柱正好从男人的头顶往下淋,打湿了他的身体。

    简时臣看她的目光越发深邃,像是一匹狼。

    云以萝后退了几步,心慌意乱地说:“好好洗澡,我……我去外边等你。”

    说完,她赶紧跑了出去。

    呼吸紧张。

    她闻了闻身上的香水,确实很香,这是上回谈可欣在网购香水时给她推荐的一款香水,这是一款能散发魅力的香水,混合着肉桂和玫瑰香气,说跟男朋友在一起时可以用。

    今晚是她第一次使用这瓶香水,效果令人震惊。

    她披上外套下了楼找到手机,给谈可欣打了语音电话。

    谈可欣很快接听。

    “哟哟哟我就知道你这么久没回我,肯定是有情况。”谈可欣说完,嘿嘿笑了几声,语气浪得飞起。

    云以萝脸红道:“那瓶香水,到底是什么作用?”

    “刺激多巴胺产生,这可是捕获心爱之人的秘密武器~”谈可欣说:“你用了吧?对了,温馨提示,初次使用克制一下,否则你会被……”

    云以萝听到谈可欣的话,五官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不至于不至于吧。

    ……

    云以萝拿着手机刚从楼下上楼,踏进房间的一瞬间就被简时臣摁在了门上亲吻。

    “我洗完澡了,你准备好了吧?”

    他亲吻她的耳后,恰好是她喷香水的位置,嗓音低哑得令人神魂颠倒,“腰上也有,这儿也有,还有哪?嗯?”

    云以萝羞得不敢说话,感觉被湿濡的吻亲得乱糟糟的,灵魂都被他缠住了。

    当她躺在柔软的床上时,微抖的手摸着他的头发,感觉身上的浴巾被大手扔在了旁边,她紧张又期待,期待又害怕。

    简时臣双手撑在她两侧,注视她的眼睛,用亲吻开始安抚她的不安,“别怕。”

    一句话让她更加确定,此生只要得到他的爱,她做什么都可以。

    屋外的雨重重地打在玻璃窗上,瓢泼的雨降临在这座城,密密麻麻,狂风暴雨交加,与屋内温热缠绵的气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年轻的男女不顾一切的,像是把灵魂都给对方。

    她是个很能忍疼的人,可这一次就像是浑身都要散架了,但是她感觉到的是幸福喜悦。

    云以萝贴着他沾着薄汗的额头,双手摸了摸他俊美生动的脸,低语:“我不疼,很开心。”

    简时臣噙着笑,轻轻喘着气,“身心合一,从今以后,我是你的。”

    “我也是你的。”

    云以萝轻轻在他耳边说着,笑容有了媚态,整张脸泛着浓情蜜意。

    简时臣不想让她太累,压着某种渴望,问她要不要洗澡。

    云以萝睁着一双亮亮的眼睛,咬唇说:“你不要了吗?”

    简时臣挑眉,手指抚弄她的长发,笑问:“想好明天用什么理由请假了吗?”

    明天还要上课,她很喜欢周五,可这一次不仅不喜欢,还很讨厌。

    “我明天请假不想去上课了。”她贴着他宽宽的胸膛,娇羞地说:“我们都请一天假,好不好?”

    简时臣好笑地看她,“妹妹不是乖学生么?”

    “不想当乖学生了,想……你。”

    简时臣听她脱口而出的一句话,顶腮,立即封住她的唇,手指乱点火,“想什么我?说清楚。”

    云以萝羞涩地别开脸,“不知道。”

    他势要让她说出口,手段无所不用其极。

    片刻后,云以萝重重咬了他肩膀一口,“想要你。”

    简时臣眉眼含笑,暗潮汹涌,将小方块递给她,“撕开。”

    她照做了,接下来的事情水到渠成,要是说方才还有疼痛,现在更多的是舒服,他是个很学习能力很好的人,在这件事上也不例外。

    云以萝的感觉很好,享受到被深深疼爱的滋味。

    天刚亮的时候,他抱她去洗澡,年轻气盛的少年看着心爱的人,免不了又吃了一顿。

    尽管他克制了,云以萝到后面体力也跟不上了,绵软无力,昏昏沉沉地睡过去。

    睡着前她只有一个想法。

    好累。

    他怎么不会累的?

    ……

    清晨,清新的空气从屋外吹进来。

    云以萝动了动自己快要散架的身体,睁开眼睛就看见了早就清醒的男人。

    简时臣送上早安吻,嗓音散发着喑哑,“早安。”

    她反应了好几秒,想起昨晚发生的一切,羞答答地躲进了被窝里。

    简时臣用手覆在她穿上了睡衣的腰上,贴着她后背笑着说:“昨晚那道硬菜吃得还满意不?”

    云以萝:“……”

    大早上能不能别说这种虎狼之词?

    不过,她挺满意的。

    简时臣枕着枕头,抱她在怀中,闻着她发上的香味。

    简时臣用遥控器拉开厚重的窗帘,金色的阳光洒进来,对面的落地窗能看见天空的彩虹。

    “有彩虹。”他贴着她耳边说:“要不要看?”

    云以萝这才把脑袋探出来,粉黛不施的脸颊在阳光的衬托下更显得天生丽质。

    她的心情就如那道彩虹,五颜六色的。

    云以萝浅浅地笑起来,转过脸去看他。

    “要不要跟彩虹许个愿?”简时臣记得她很喜欢许愿。

    “好啊。”云以萝想了想,声音还有点哑,“躺在床上许愿是不是不太好?”

    简时臣吮着她耳朵,“衣服给你穿好了。”

    说完,他掀开了被子,起身,从床上下来,拉着她走到窗前。

    她记得很小的时候,念幼儿园那会儿,看见了一道很漂亮的彩虹,兴冲冲喊来同学一起看,可看的人越来越多,最初发现彩虹的人被挤得没位置了,瞧不见彩虹了。

    云以萝生怕彩虹消失了,赶紧闭上眼睛许愿。

    大人们都不相信的事情,只有孩童会相信。

    不过,保有童心的人才容易得到快乐。

    简时臣宠溺地看着她,问她许了什么愿望。

    云以萝侧过身与他拥抱,眯着眼睛懒懒地问:“你好喜欢问我愿望是什么?难道你要帮我实现吗?”

    “你说。”简时臣垂眸看着她,目光坚毅,“只要你要,只要我能办到。”

    云以萝紧紧握住他的手,笑了起来。

    “那我要你永远喜欢我,永远只喜欢我一个。”

    简时臣眼底尽是温柔,慵懒性感地开口:“好啊,我答应你。”

    云以萝笑得很开心。

    他希望她能一直这么开心。

    发自肺腑地希望。

    云以萝望着他打了个呵欠,困意来袭,昨晚她好像只睡了三个小时。

    简时臣用手轻轻拍拍她的背,像哄小孩,“再回去睡会儿吧。”

    假已经让人帮忙请了。

    云以萝揉揉眼睛,“我去睡觉你呢?”

    简时臣从地上捡起散落的衣服,对她淡淡一笑,“我去超市买些东西,中午想吃什么?”

    “中午你还要下厨啊?”云以萝觉得这也太幸福了吧!

    “可不是,昨晚答应你的。”

    云以萝疑惑问:“我昨晚有要求你今天下厨吗?”

    简时臣把衣服放进衣娄里,双手交握在胸前,碰了碰鼻子说:“第三次,你提的要求。忘了?”

    “……”

    云以萝立即把整个人埋进被窝里,羞得不敢看他,闷闷地说:“说到做到,中午你要做饭。”

    她没想起来,真的不记得有这回事了。

    其实没有这回是,只是简时臣想给她做饭的借口。

    经过昨晚,他们更加亲密,简时臣想对她好,又不想表现得太明显,绞尽心思让一切显得更加自然。

    说起来,他今早看见她醒来时耳朵红了,不过云以萝自己羞得很,没注意到这个细节。

    他走过去,扯过被子给她盖上,“除了累,没什么地方不舒服吧?”

    云以萝内心扑通扑通地跳,摇摇头说:“没有。”

    “真没有?”

    云以萝涨红了脸,松口说:“有些疼。”

    简时臣深吸一口气,内疚。

    “我下次轻点。”

    云以萝慌乱地眨动睫毛,憋出一句话:“你去超市吧。”

    “乖乖睡觉。”

    简时臣吻了她额头,然后走进了衣帽间换了一套清爽的衣服出来,转过脸去,床上的女孩已经睡着了。

    他收回目光,整理好衣着下了楼。

    当云以萝再次醒来时,迷迷糊糊看见床上有个人,正握着她一条腿。

    她吓得尖叫一声。

    听见了云以萝倒吸气的声音,他忙说:“弄疼你了?”

    云以萝看清眼前的情形,头皮发麻,身体也颤了颤,问眼前的男人,“……你不是去超市了吗?”

    “回来了。”他滚了滚喉结。

    他低头,仔仔细细给她抹上药,声音变得低哑,“现在是中午十一点五十分。”

    云以萝看着他给自己腿上的淤青抹药,这才发现自己膝盖上好几处淤青,都是这些天练习舞蹈弄出来的。

    所以他还去了药店买药吗?

    她多年练舞经常会受伤,把手放在他手背上,不想让他担心。

    “很快就能好。”

    简时臣顿了顿,突然抬起一双桃花眼,淡淡说:“不脱你衣服都不知道你腿上都是伤。”

    他也是今早才发现她腿上有伤。

    云以萝小声说:“练舞受伤是常态,我习惯了。”

    简时臣嗤笑,“真坚强,不哭不闹也不上药。”

    云以萝抿了抿唇,拍了他的手背,嗔道:“什么嘛,哪有这么安慰人的?”

    “你存心让我心疼你。”简时臣盯着她腿上的伤,拧起眉头。

    云以萝忍着笑,把裤腿卷下来,“我没有这样想。”

    “既然没有,今天就听我的。”说完,简时臣趁着云以萝没注意,伸手将她从床上抱了起来,往浴室走去。

    从浴室洗漱完毕,云以萝又被他抱着下了楼,到餐厅里才被放下吃饭。

    午餐是咖喱鸡饭搭配牛腩菠萝汤。

    云以萝余光瞧向从厨房走出来的简时臣,他把餐具放在她跟前,衬衫袖子挽到手肘处,俊美又邪气地对她笑。

    “开动前是不是要做点什么?”

    云以萝闻着饭菜的香味,转眸瞧了眼简时臣。

    “谢谢男朋友。”她甜蜜地在他脸上亲了一嘴,正巧简时臣快速扭过脸,让她亲在自己唇上。

    云以萝顿时害羞起来。

    简时臣看着她面色微红,露出了一抹得意宠溺的笑。

    “吃吧。”

    “一起吃呀。”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