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两败俱伤-《诸天:从埋葬大清开始》

    两人这一番交手,动静非常大,早已惊动了大内护卫,从四面八方赶来,一时间灯火通明,强弓硬弩笼罩这方圆之地。

    李原皱了皱眉,忽然白衣一闪,身躯忽隐忽现,如一道闪电游走在护卫之中,所到之处,鲜血飞溅,霎时间杀出一条血路,在护卫统领一脸惊恐的神色下,刺穿了对方喉咙。

    “一群土鸡瓦狗,也敢来围杀我?大师,皇宫是你的主场,天时地利人和全在你,我就不奉陪了。五年之后,我再来领教你的高招,看你是否还能拦得住我?”

    他说话之间,身影渐渐变淡,凭空消失在众人眼前,忽然原地卷起一阵清风,嗖的刮向了宫外。

    众护卫目瞪口呆,如见鬼神,心中震怖,既看不到对方在何处,也不敢再追杀。

    “施主想来就来,视皇宫大内如无物,胆略令人佩服。但想走的话,还得问过贫僧。”

    八思巴脚步踏出,未见如何动作,下一刻已平平掠过几丈之外,片刻间追着李原出了皇宫,来到大都城内大街上。

    紧挨着皇城的都是权贵人家,李原在连绵不绝的大宅子上空纵掠,不一会儿竟来到一处有点熟悉的豪宅边。

    他正要纵掠而过,八思巴已追了上来。

    “施主,留下来吧,跟老僧上高原上去住几年,你我共参佛理,修习瑜伽功和龙象般若功,你的成就,必然超过我。”

    李原回头一瞥,只见月光下这老僧面色祥和的踏步而来,一举一动之间,莫不清净自然,脸上淡淡的笑容,含着悲悯慈和之色,一派世外高人形象。

    可看在李原眼中,又有另一种不同之处。

    八思巴身体看似不同,实则每时每刻都以一种极快的频率扭动,就像蛇在爬行、龙在腾空一样,速度简直快的不可思议,一晃眼间,就来到了李原身后。

    “施主,接我一招火焰刀。”

    八思巴右手恕掌举起,一记手刀劈下,顿时虚空中一道炽热火浪凭空出现,喷吐着火舌,浩浩荡荡卷向李原。

    “用火对付我?大师也看我绝技。”

    李原长剑猛地反劈,剑尖上笼罩一层莫测神力,将火浪辟开一线,随即用力一挑,那火浪竟突然间倒卷而回,并且火势暴涨、无限延伸,原本只是一条大火舍,此时突然变成了火龙,反缠向八思巴,并不时轰然爆炸。

    【火延】

    忘情天书十五绝招之一控火之力,能把星星之火的力量无限延伸,以天地的力量把一颗火星变成一大团火焰反射向敌人,便产生爆炸。

    火龙倒卷,爆烈的火团爆炸之力接连炸响,威力一波叠加一波,刹那间衍生恐怖的力量,所过之处,土石横飞,在地上炸出一条深沟。

    八思巴双掌结印,猛地推出,浩大的罡风激荡开来,呼呼的震散火团,连续推进三四丈,才将火焰全部震灭。

    这时李原已经跃到了这所大宅子上空,忽听下面有人大喝:“什么人敢擅闯王府?给我下来。”

    随即风声嗖嗖,八只羽箭急射而来,又快又准,从前后左右下五个方位笼罩。

    李原眉头一皱,左手五指连弹,八道凌厉剑气飞闪,嗤嗤声中,把五个方位的羽箭全部斩断。

    这片刻功夫,八思巴再次追上来,双拳齐出,隔着丈远的距离,强大拳风已经逼的人呼吸困难。

    李原不得不反身出剑,十五绝式之一【风流】,剑光缭绕之间,卷起一阵狂风,围着自己高速旋转。

    那拳劲冲击在狂风之中,被一层层的卸掉,不可捉摸的风雪之剑,无声无息的刺到八思巴侧肋。

    八思巴心眼之下,任何招式轨迹乃至后续变化,都逃不开他的感知。

    风雪之剑虽快速如位移,正常情况下绝不可能挡住,可仍然被他一拳击开,另一拳仍快若奔雷砸向李原胸口。

    李原左手五接连变化,连续武道剑气几乎是不分先后的射出,在天地之力的加持下,各自蕴含五行之意,和八思巴拳头撞在一起。

    轰!

    一声巨响,剑气飞散,八思巴拳头上被刺出浅浅血痕,拳罡虽然溃散,可拳头本身的万钧神力,仍然凶猛的砸了过来,一拳击在李原胸前。

    噗!

    一口血喷出,李原胸骨又断了几根,五脏震荡,心脉受损。

    虽然【木顽】之力能抵挡大部分伤害,可八思巴的拳头实在太厉害,小部分力量也足以砸死一头牛,如换了除张三丰外的任何一人,此时早就胸腔塌陷、五脏粉碎而死了。

    可就算如此,李原也受了不轻的伤。

    他吃亏在武功修为比不上对方,忘情天书又没有练到大成,而龙象般若功和无上瑜伽都是当世神功,在八思巴这样的超绝天才手中,更是拥有了几乎憾山的力量。

    李原也不想随便使出太祖神拳翻盘,他来这个世界是磨练武功的,动不动就用压箱底的武功,别的方面就得不到有效磨练,除非陷入死局,不然他不会用太祖神拳来对付八思巴。

    他连续倒退三四丈,在屋顶上踩出一个个脚印,最后直接落到了地上。

    八思巴却不给他离开的机会,如影随形而来,双手变化无穷法印,往他身上各大要穴拍来。

    就在对方手掌即将临身的刹那,李原微暗的眸光忽然绽放出明亮的光芒,原本衰弱的气势,忽然间成倍提升。

    他一指点出,速度快的来不及抵挡,哪怕八思巴心眼遍观十方,可就算看到了,也未必反应的过来。

    更何况在这一刻,李原指尖上忽然绽放了极炽烈极刺目的光芒,宛若一颗小太阳。

    【日明】

    十五绝招之一,无论受多重的伤,都可以吸收天地的力量补充自己,爆发小宇宙,满状态、几倍状态的出招。

    以九阳神功之力,【日明】之力,在以一品一阳指力点出,是天上地下、古往今来,最举世无双的一指。

    【日明】之力出招速度快到来不及抵挡,出招的时候令敌人致盲,眼睛看不到任何东西,看到的只有炫目的太阳。

    八思巴双目刺痛,看不见任何东西,连心眼都有一刹那的恍惚。

    这时,李原的一阳指击中了他的胸口。

    八思巴一百多年的精纯功力自然流转,时时刻刻遍布周身,在双目失聪的刹那,本能的全部往胸口膻中穴汇聚。

    无上瑜伽之梵我如一之境,让他仿佛和这片天地融为一体,体内龙象之力遍布五脏,筋骨脉络宛若龙蛇,坚韧强大不可摧毁。

    他丹田中无尽真元,在体表化为罡气层层叠叠的护罩,宛若一道道龙蛇鳞片,颤动之间,既能最大限度卸力,又有强大的防御之力。

    砰!

    两个人都是使出全部力量,一者如最锐利的矛,一者如最坚固的盾,碰撞之时,犹如火星撞地球,巨大的闷雷声,让飞速赶来的人瞬间脑袋一片空白。

    噗!

    八思巴忍不住吐出了一口鲜血,胸口处僧衣直接起火化为灰烬,胸口膻中死穴被一指点穿,炽烈如熔岩一般的指力猛烈涌入经脉之中,所过住处,五脏具伤、八脉齐焚。

    他口中接连吐出血来,死穴被击穿,虽然不死,但所受之伤,比起此前的李原更重。

    李原这时候也不好受,以受伤之躯,几倍的爆发小宇宙,对忘情天书没大成的他来说,负荷极大,内伤更重几分,连连呕出鲜血。

    “咳咳,大师还要拿我回去么?”

    “施主一再的让我震惊,但越是如此,贫僧越不能放任。”

    “可是你还有力量拿下我么?”

    “老僧虽受重伤,施主的伤同样重。而且,这里是大都城。”

    八思巴说话之间,再次探爪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