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半路遇袭-《望仙门》

    离郡古道,雾气越发浓郁。

    老车夫此刻已然铁剑在手,站在众人上首位置小心戒备着,一双眼睛飞快的扫视四周,绝美女子不知从哪里取出一面洁白的斗篷,将自己头脸身躯全都笼罩其中,从侧面看去几乎融入雾中,此刻正站在几人下首位置,微微低头一言不发。

    洛川、思齐和两名望川剑修则盘膝坐在古道石阶上,闭目运气。

    两各望川剑修倒还好,只是神色肃穆,身躯挺得笔直,洛川和思齐则明显不太轻松,脸上汗出如浆,表情扭曲难看至极。

    “噗!”

    思齐忽的睁大双眼,口中喷出血来!

    “没事吧?”洛川忙睁开眼睛看她,气息牵动之下自己的嘴角也溢出血迹。

    思齐双手托膝忍不住大口的呼吸了几下后才重新调息闭气,冲着洛川摇头。

    “以你们两个的实力看来没法压下这毒,”老车夫头也不回,声音却低低的传入两人耳中,“不必强求,这毒专伤体内气机阻塞妨碍气的运行,对人体脏器本身倒没有太大的伤害,且观破局。”

    洛川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腕,然后冲着老车夫点一点头。

    四下静谧,没有半点声响。

    一众人或站或坐仿若石雕。

    等到雾气浓郁到洛川等人相隔三四米都要看不真切的时候,老车夫突然动了!

    只见他拧身甩臂将手中铁剑当作匕首一般抛出,那铁剑只一离开他手,就被一层浓郁深沉的蓝色光芒覆盖,好像在那铁剑之上附了一层薄膜,继而激射远去消失在雾气之内!

    “轰!”

    “叮叮叮!”

    “逮到你了,”老车夫嘿然一笑,双手飞快的变幻结印,四周的雾气随着他的动作剧烈的波动起来!

    “先不要散去这雾气,”另一边绝美女子忽然开口。

    老车夫手上的动作一滞,四周的雾气便又回归了先前浓郁的模样,他回头看了一眼绝美女子重新回头看向掷剑的方向,右手前举一握一砸,“给我开!”

    “轰隆隆!”

    巨响声中,整座山似乎都摇晃了一瞬!

    老车夫忽的皱眉,双手再次结印,一个湛蓝的圆形水幕凭空出现在他头顶,那水幕飞快的扩大直到将众人都围拢其中的时候,被一柄从天而降的绿色光芒击破!!

    光芒去势不减直指洛川的人头!!

    (本章未完,请翻页)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绝美女子轻移莲步以一个洛川无法理解的状态蓦的出现在他面前,她轻抬手掌,亮晶晶泛着些蓝色的光彩一闪,那杀机凛然的绿色光芒便被“拍”飞了出去,再次消失在浓雾之中!

    “两个六境强者......”老车夫一边轻抚已然飞回身边正自颤鸣的铁剑一边压低声音说道。

    绝美女子缓缓摇头将声音送入众人耳中,“那个躲在雾里放毒的......不是他们中的任何一个,我需要一点时间去干掉他!”

    老车夫一惊,随即在身前铁剑上一拍,铁剑“嗖”的一声再次飞入雾中,众人四周的浓雾内便传来轰鸣声。

    绝美女子从头上取下一个晶莹剔透的发簪往空中一抛,那发簪之上明亮的蓝色光芒一闪消失不见,四周浓雾之中金铁交击的声音更加密集。

    洛川似乎有些受惊,一转身逃到了两个望川剑修之间的位置,背着手几乎靠在两个道士的后背上。

    思齐先是解下后背重剑丢到一旁,随即双手死死握着两柄腰间短剑,起身挡在洛川身前。

    绝美女子微微皱眉看一眼挤作一团的四人,稍稍往他们的方向靠了靠。

    老车夫则一面结印一面退到思齐身前。

    就在众人缓缓靠拢成一团不久,巨大的轰鸣声从远处传来,铁剑从浓雾中闪电般射回嗡鸣着停留在老车夫身前半米,老车夫忍不住后退两步,巨大的力量将他身后的思齐撞倒在地咳出一口血来!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一道泛着浅淡蓝光的鳞片状物体从浓雾中激射而来,只一刹那的功夫便射到洛川身前!!

    老车夫想也不想,一抬手抓住身前的铁剑,转身朝着那鳞片状物体一斩而下!!

    没有惊天动地的爆响,只是无声无息的对抗,铁剑上深沉的蓝色与鳞片上浅淡的光芒在狭小的范围内疯狂纠缠,场面刹那冷清。

    老车夫的嘴角鲜血溢出!

    而在洛川身体的另一边,一道有些波动的足有近二十米长的赤色光芒斩破上空浓雾,带着无与伦比的气势劈向洛川的头颅!!

    绝美女子秀眉一蹙,脚下刚有动作,另一边与其发簪纠缠叮叮作响的绿色光芒忽然大盛将那一片浓雾统统印成翠色,继而一声地动山摇的爆响,绿色光芒轰然炸裂!!

    那晶莹剔透的发簪飞射而回,绝美女子一抬手握住,身型却不由自主的横移了三四米!

    (本章未完,请翻页)

    也就是这三四米的距离,让她只能眼睁睁看着那赤色光芒斩落大地!!

    “轰隆!!!”

    ————————————————————

    永昌郡通往离郡的官道一侧山林。

    李牧倒拖着一柄狭长战刀在丛林中狂奔,在他身后不远处,一头似牛似鹿足有七八米高近十米长的巨兽正红着眼睛朝他所在的方向冲锋,迅速接近!

    只见那巨兽长角如同树冠,枝杈众多,长角之上泛着碧绿的光芒,只是低着头向前一撞,沿途所遇树木无不崩碎飞散!!

    李牧飞快的回头扫视一眼,然后蓦的止步转身,死死的盯着冲锋而来的巨兽,剧烈的呼吸了几口之后突然屏息凝神高举长刀,淡蓝色的光芒冲天而起,隐约便化作了一柄数米长的巨刃!

    巨兽赤红着眼睛不管不顾的一撞!

    李牧则在巨兽撞来的一刻向前方一侧飞扑而去,身体蜷缩从巨兽坚不可摧的长角枝杈间穿过,那淡蓝色的巨刃则顺势一划,在巨兽身侧剖开一条三四米长的口子,血液溅了李牧一脸一身!

    那巨兽却仿若未觉,仍旧向前冲了十数米后撞碎一块巨石才摇晃着脑袋停了下来。

    李牧半跪在地上以刀拄地,口中不断的淌出鲜血,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不远处的巨兽,看着它摇晃着身体朝自己走来,看着它的脏器缓缓流了一地,在距离自己几米远的地方轰然倒地......

    李牧像是一瞬间被抽空了所有的力气瘫倒在地,好一会儿才重新起身,伸手胡乱在脸上抹了一把,一瘸一拐的朝着山下跑去。

    等到他重新返回官道,却看到四周的野兽散得七七八八,只剩零星的几只食肉动物还在偷偷摸摸啃食已死的兽尸,看到他从林中出来,只微微一嗅便夹着尾巴远远遁开了。

    李牧不去理会四周的几头野兽,而是盯着不远处官道上三具被野兽撕咬的乱七八糟的尸体,怒吼一声冲上前去,疯了一样将尸体上啄食的飞鸟驱离,“二狗......潘子......大梁!!”

    他目眦欲裂的跪坐在那几具尸体之间,好一会儿才忽的起身往四周跑去似乎在寻找着什么,又一会儿重新回到三具尸体旁费力的查看尸身,直到他看见被叫做二狗的男人胸前一道整齐切开的伤口,才忽的止住。

    随即缓缓起身,看一眼四周山林,重又步入林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