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天下我有-《龙者》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手段只是徒劳

    心中最为震惊的撼山境武师梁宗帅,刚才自己必杀一击居然失败了。这个战术,也是和霍一嘉商量出来最佳的方法,就是霍一嘉吸引石三雷攻击,自己找机会偷袭。

    刚才石三雷跃起的时机把握的可谓精准,但实在没想到对手实力如此强劲。

    这可如何是好。

    从开始直到现在一直抱着斧子观战的古林也是暗叹不已,石三雷一人战四人,不落下风,还淘汰了三个。自己本想坐山观虎斗,得渔翁之利的打算看来是落空了。

    石三雷果然并非浪得虚名,自己若是和他一对一未必是对手啊!

    古林双手持长斧——这是军中常见的开山斧,威力惊人。向着石三雷说道“来吧,让我领教领教阁下的枪法!”

    石三雷枪花一舞,滴着血的左手标志性的一搓鼻子“来战!”

    古林扭头对还在弯弓的梁宗帅一笑,说道“还请梁兄掠阵!”

    古林晃动着虎背熊腰,大喝一声提起全身气力,“我这斧法,有去无回,若要伤了阁下,还请见谅!”

    能用长斧的武师大都勇猛过人。

    石三雷有心磨合霹雳神枪,无所畏惧,不答话提枪迎了上去。

    古林挥舞着长斧,“呜呜”作响冲将而来。

    这二人都是膂力异于常人,“铛铛铛”擂台上不断响起金属的碰撞声。

    只见古林长斧狂舞,如疾风暴雨一般。力量全部倾泻向对手。

    石三雷单手变双手持枪,左右支撑抵挡,双臂见虽然不断传来震痛的麻痹感,但却越战越勇。从刚接触的节节后退,到现在左右缠斗,二人斗个旗鼓相当。

    不大功夫,石三雷渐渐摸清对手路数了。

    对手换来换去还是这一套有去无回,看似狂暴猛烈的攻击之法。十几下的劈 砍 剁 砸 撩用完后,就再来一遍!

    看来这就是三板斧的战术啊!石三雷心神大定,枪法愈发纯熟,反击也愈发凶猛。

    古林本来信心慢慢,同阶中鲜有能正面对抗自己这么长时间的,很多都是几下就败下阵来了,今个没想到遇到个硬茬,更可气的是对手居然还是个灵师。

    又一回合过去,正是两人唤起力竭之时,只听得“嗖嗖嗖”三声弓箭传来。

    古林听到弓箭声音却不在意,心中念叨:嗯,这个弓箭师倒是配合的不错。

    可石三雷不敢大意,一直没有放松对梁宗帅的提防。

    (本章未完,请翻页)

    只见有两只箭矢流星一般,速度极快瞬间即到自己胸前,双手握枪赶紧使出“拨”字诀,但同时射过来的是两只箭,只堪堪拨打掉一只,另一只“扑”的一声扎进自己右臂。也亏得自己皮糙肉厚,只进去一寸箭头,带起了一捧鲜血。

    同时还有“扑”的一声!

    古林一脸不可置信的转身看向梁宗帅,后背一阵钻心的疼痛。虽看不到,却知道自己也中了一箭。

    石三雷和古林听了下来,同时看向擂台旁边的梁宗帅!

    梁宗帅得意一笑,说道“二位如何,我这一招追星赶月三连箭还过得去吧!”

    古林没有防备之下被偷袭,显然箭矢入肉不少,一脸苦笑“我本欲向着和梁兄联手,却没想到梁兄如此好手段,在下佩服!”

    梁宗帅说“古林兄,只能你当渔翁,就不能让我也一回渔翁吗?二位都已中箭,还是劝你们认输吧,这场比赛的胜利者是我!”

    石三雷顾不得手臂上的疼痛,一咬牙拔掉箭矢,又带起一捧血花,对古林说道“古兄还是认输吧,我还想再领教领教撼山境的能耐!”

    古林知道自己情况,需要赶快下台治疗了,不然一会也是流血过多,无再战之力。对石三雷说了一句多小心的话,是以裁判认输,赶快下台接收治疗。

    石三雷倒是对梁宗帅能有如此心机计算赞叹有加,左手一提霹雳神枪,指向梁宗帅“撼山境不过如此!”

    梁宗帅看着被自己射中两次还没事的石三雷,心中一阵恼怒“那就是让你看看撼山境的威力!”

    说完,再次弯弓搭箭“嗖嗖嗖”三声,再次使出追星赶月三连箭,分上中下射向石三雷。

    这次石三雷准备十足,顾不上右臂流血和疼痛,一边躲闪,一边使出长枪圈 拦和拨字诀,“铛铛”两声,打掉两只箭,躲过了一只。

    石三雷全身灵力大盛,霹雳神枪一指,一道落雷劈向梁宗帅。

    武师中弓箭师如同灵师中风系灵师一样,身形敏捷,移动速度很快,当然躲闪也很快。

    石三雷连续几道落雷、惊雷都被梁宗帅轻松躲过。想欺身搏斗也是被梁宗帅拉开距离,不给石三雷近身搏斗的机会。

    就这样,两人在擂台上不断游走,一会儿“咔嚓”雷电响起,一会儿“嗖”的弓箭破空声音传来。

    一时片刻,谁也奈何不得对方。

    石三雷瞥见梁宗帅肩上箭带中越来越少的箭支,心中一定——这毕竟是擂台,倘若是现实战斗,还真奈何不了对方。

    梁宗帅却是越打越郁闷,没想到遇到个皮糙肉厚的硬茬,自己引以为傲的箭技在他

    (本章未完,请翻页)

    身上作用甚微。若是其他知晓境灵师或扛鼎境武师,早打败了。

    最为关键的是,这是擂台!

    二人只能在这空旷的正方形擂台中交手,自己不但没有任何可利用的屏障或掩体,而且体力随着不断地跑动和射击都在下降。而对手虽然受了些箭伤,却依然活奔乱跳。

    更要命的是自己的箭所剩无几了——箭支用完之时,便是自己落败之时!

    念及此,梁宗帅停下脚步,稳定心神和气血,对石三雷说“石三雷,我知今日前面联手霍一嘉,后面趁机偷袭,手段有些不光彩。但这都是为了能赢得比赛!”

    石三雷也停了下来“无妨!这些都不怪与你!”

    “我知道照这样打下去,最终败的肯定是我,但我着实不甘心。虽然我比你长几岁,但毕竟已至撼山境!”

    “梁兄想如何?不会是想一箭决胜负吧!”石三雷见怪不怪的说。

    “不错,我确有此想法——只要你能接住我下面这一箭,我便认输!”

    石三雷本想骄傲的说:来吧!让我看看撼山境到底能不能撼山!

    可转念有些生气,左手狠狠用枪尾狠狠戳向擂台“咚”的一声,霹雳神枪直直插进擂台石板中,笔直站立,石三雷也像霹雳神枪一样,把身形立的笔直!

    “梁兄,凭什么?凭什么你们很多人都是快要失败的时候,让我站着不动,然后接你们全力一击呢?”石三雷狠狠用带血的右手搓了一下鼻子“凭什么?你要是有道理就告诉我凭什么,那我站着不动接你一击又当如何?”

    梁宗帅看着对方傲然挺拔的身姿,竟一时无言以对。是啊,凭什么?

    凭霍一嘉动用手段,让石三雷和我们三个分到一组?

    凭我们可以提前商量好对策,再让高出一个境界的自己克制石三雷?

    凭自己数次用偷袭的手段嘛?

    还是凭着自己技穷的时候期望对手讲仁义,讲道理?

    梁宗帅缓缓收起弓箭,对着石三雷躬身施礼“我认输!”

    演武场万千观众掌声雷动,虽然听不到擂台上的对话,但却看到了一个年仅十五岁,一人对抗五个均比自己年龄大修为高的对手,最后还傲然胜利!

    擂台中间那杆枪站的真直啊!

    擂台中间那个少年站的比枪还直!

    团队混战胜出后,石三雷抽签百强第一场淘汰赛就是极为强劲的对手!

    秦鲲鹏——武师刀组冠军,擅使一把五指宽横刀,扛鼎巅峰修为,武师比赛四强,曾击败数名撼山境对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