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血龙狂舞(上)-《诸天飞云》

    褚祯负手而立,神色冷淡,一副安然无恙的样子,而夜孤星却倒在了地上。

    “你……”

    夜孤星捂着胸口,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

    “啪!”

    如定上身的僧衣蓦地炸开,整个人向后倒飞,他方才已经中了褚祯一掌,一直在运功相抗,此时才将掌力逼出体内。

    砰的一声,如定撞塌了亦飞云身旁的红墙,和他四目相对。

    “额……如定师傅,你没事吧?”

    亦飞云尴尬一笑,伸手就要去扶。

    如定咳嗽一声,双手合十道:“多谢施主,小僧没事。”

    卧槽!

    亦飞云一愣,他无意中看到如定小腹处有一个伤疤,无论是形状还是位置,都符合他用无名剑刺伤碧莲金刚的那一剑。

    难道少林达摩院首座竟是淫威赫赫的采花大盗碧莲金刚?

    这也太荒诞了!

    不想被如定察觉神色有异,亦飞云连忙偏过头去,好在这时卫俊浩和方仁杰正好赶了过来。

    「主线任务完成,获得奖励:1000涅点;青铜之证*1」

    「警告!侦测到高评级敌对个体,危险级别过高,建议谨慎应对!」

    「角色:褚祯」

    「称号:大永皇帝」

    「种族:人类」

    「简介:从默默无闻的四皇子到懦弱无能的皇帝,褚祯隐忍多年,朝野、江湖、民间皆视他为废物,却不知其真实武功已不在五绝之下。」

    「个体评级:白银」

    「属性:???」

    「备注:“隐忍……”贤妃(褚祯的生母)躺在床上,用最后一口气告诫年幼的褚祯。」

    「击杀奖励:5000涅点(由参与讨伐者依据贡献分配);白银之证*1(由贡献最大者获得);青铜之证*1(参战者皆可获得)」

    收到传来的信息,亦飞云对卫俊浩说道:“我就说这个褚祯有问题吧,可能是用了什么替身,才骗过褚天光的。”

    “皇上,我们需要一个解释。”慕容雪沉着脸道。

    褚祯冷笑一声,嘴角大幅上扬,以睥睨天下之势扫视众人。

    虽然外貌没有改变,但他此刻展现出来的气场,和刚才完全判若两人。

    “龙王!”亦飞云心中惊呼。

    看到那邪魅狂狷的笑容,他就立刻想到了龙王萧无忌,简直一模一样,这嘴角上扬的幅度,全天下怕是找不到第二个人。

    亦飞云现在有九成的把握断定褚祯就是萧无忌。

    “朕在下一盘棋。”褚祯平淡地说道。

    正当其他人不解其意时,慕容雪却笑了。

    “所以皇上以江湖作棋盘,无论是武林各派还是夜城,都只是你的棋子。皇上早就知晓夜城会来,却不告知我等,好叫各派与夜城拼个两败俱伤,那么朝廷便可渔翁得利。”

    “武夫之见。”褚祯鄙夷道,“朕的棋盘又岂止江湖?看来武林盟主也不过是井底之蛙。”

    一声叹息,看到众人不解的神情,褚祯又被逗乐了。

    “算了,告诉你们也无妨,朕的棋盘是整个地球。金国、东瀛、佛郎机都是朕的棋子,这场战争便是朕的一招妙手。”

    (注:中文“地球”一词最早出现于明朝的西学东渐时期,最早引入该词的是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他在《坤舆万国全图》中使用了该词。)

    亦飞云不由会心一笑,开始了,果然每个BOSS都有解释来龙去脉的习惯。

    “然而这只是冰山一角!”褚祯张开双臂,神采飞扬道,“暹罗,莫卧儿(印度)、奥斯曼、欧罗巴诸国,甚至在遥远的新世界亚美利加(美洲),都有朕的棋子。”

    “好家伙,下棋都下到美洲去了,真是离谱他妈给离谱开门,离谱到家了……”亦飞云大受震撼,心里忍不住吐槽,“吹得太过分了,你这么牛逼咋不上天呢?”

    不过他倒是并不奇怪褚祯知道地球和美洲,因为他在平阳城的书肆里见到了《坤舆万国全图》。

    亦飞云对这张地图印象很深,在现实中,这是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与李之藻合作绘制的第一幅汉文世界地图,作为献给万历皇帝的礼物。上面除了亚欧大陆外,还有美洲、非洲和南极洲,与现代地图相差无几。

    “什么?”

    群雄无不震惊万分,虽然没完全听懂褚祯说的话,但有一点他们听明白了,那就是这场战争竟然是褚祯策划的!

    “那……”方仁杰迟疑道,“夫子和完颜魁的失踪,也是皇上的手笔了?”

    “没错,谢太师把持朝政,迂腐守旧,目中无人,他是革新之路的最大阻碍。”

    “引狼入室,山河破碎,牺牲这么多人的性命,究竟为什么要这么做?”慕容雪问道。

    “破而后立,朕就是要将所有暗流一起引爆。”褚祯朗声道,“先铲除所有祸患,然后革新朝政,富国强兵,再开疆拓土,囊括四海,并吞八荒。朕要开创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太平盛世!让大永国如其名,永远延续下去。”

    “做梦!”慈济师太怒叱道,“无道昏君,你不修德政,残害忠良,还敢大言不惭地说什么开创太平盛世?我呸!”

    言罢,慈济师太一剑刺向褚祯,剑气呼啸而起。

    正是峨眉剑法中威力最大的“降魔一剑”,聚全身之力于一剑,豁尽所有务求一击杀敌,全无后招,是近乎同归于尽的剑法。

    “不自量力!”

    声势如此浩大的一剑,竟被褚祯漫不经心地用两指夹住,寸步难进。

    细密的裂纹沿着剑身迅速蔓延,铮的一声,长剑碎成无数碎片,慈济师太向后飘去。

    但见慈济师太傲然而立,如同茫茫沙漠中的一棵枯树。

    她忽然看向方仁杰,开口道:“照顾好我徒儿,莫要负了她!”

    “谨遵师太教诲。”方仁杰躬身作揖。

    看着方仁杰,慈济师太眼前浮现出那个温文尔雅,却又一腔热血的年轻书生。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谢逸,你会后悔吗……”

    慈济师太的脸上出现了无数裂纹,一滴泪自眼角滑落,嘭的一声散作一片黄沙随风而去,只在石砖上留下一点水渍。

    “师太!”众人惊呼。

    原来,慈济师太年轻时也是一名容色绝丽的女侠,曾与谢逸挟剑同游江湖,行侠仗义,两人情深义重,本是一对璧人。

    谁知就在大婚当日,突然传来了金军进犯的消息。

    谢逸不顾慈济师太与一众宾客的拦阻,当场脱下婚服踏出家门,只留下一句“天下未靖,无以为家。”便头也不回地骑马而去。

    慈济师太一怒之下削发为尼,发誓从此与谢逸恩断义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