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疗伤(中)-《沙玛什的抗争》

    维托看到管离的时候她正在把玩那把肋差,兴致很高的模样,披肩长发用白娟系着,素面朝天,却香腮胜雪,冰肌玉骨,浑若天成。她拔刀在手,轻轻挥舞,姿态轻柔曼妙,但刀法招数娴熟。</p>

    她并没有看进门来的维托,犹自在那里旁若无人的舞弄着战刀。维托上前两步,站到她的身后,刚要开口,却见她手中刀花一转,身子已经调转过来,和维托正面相对,刀刃就已经架到了维托的脖子上。</p>

    维托脸色不变,目光淡淡地看着她,口中问道:“这是为何?”管离冷笑一声道:“我真是没看出来,你心怀叵测,趁着我伤势未愈,消息不通,思路不清的情况下,想着法子来欺瞒哄骗于我,我今天倒要看看,你还有多少东西瞒着我。”</p>

    “居心叵测?欺瞒哄骗?何出此言?”维托眉头微皱,盯着管离反问道。</p>

    “哼哼,你从岛上回来,见我亲自去接你,又负着伤,软弱可欺的样子,你就以为我会对你有诸多依仗,就想着法去控制我,设法驱离了我身边的护理人员,说她们是杜蓬派来的奸细,是专门监视我的。将她们赶走后,你又说这边缺人,需要两名文员,让我找杜蓬要人,其实不也就是护理人员吗?有什么区别!你当时想着的就是要将那个艾丽60调到你身边来,方便你们眉目传情、卿卿我我、恋姧情热。可是当你们的姧情被沃顿察觉撞破,你恼羞成怒,出手杀掉沃顿,而在此过程中,艾丽60被沃顿射杀,于是你就将现场伪装成同归于尽的场景,然后又考虑到我目前独木难支的窘境,不会轻易揭发你,躲避此难。你考虑到我已经对你起了疑心,于是你又想用医治我的伤势老讨巧卖乖,想重新取得我的信任,好继续打着我的旗号,在这东沪城邦中为所欲为。我倒是真的没有想到,你一个合成人怎么会这么多东西,你从去年走出母巢体,在这个世上才待了多久,就能学到这么些本领,要说你从什么地下库房里学来的,那是哄鬼呢!我倒是想问问你,你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还有什么让人叹为观止的手段。”管离越说越激动,俏脸涨的通红,一双凤目直瞪着维托。</p>

    “原来如此,你居然是这么想的,”维托微微一笑道:“你信不信,现在我翻身去投杜蓬,他还会将秘书官的位置留给我,并且以我现在的能力,只会让他越来越重视我,拉拢我。但是我不愿意,因为他是个阴谋论者,他干的一切都是见不得光的,其实我、杰森、列侬都不适合做他的手下,他每天在我们面前装的其实很辛苦,鲁伯特倒是很适合,但是他太冒进了,简凡太随意了,以为自己是老人,杜蓬会包容他的过失,其实他是个心眼非常小的人,他对你的怨恨由来已久,所以他一直都在想办法对付你。这样的人我不愿去侍奉追随,所以我才选择了你,毕竟在内心里,你人性犹在,善念尚存。我先声明,我的确是想把艾丽调到身边来,这样我就能最大可能的保护她,可是却还是因为我的随意暴露了我的目的,让沃顿猜到了我与艾丽之间的关系。但我还要说一下,之前的麦雅16和温迪21,的确是杜蓬派来的,因为我调取了这小楼所有的监控,从里面找到的证据,一会可以给你看。其次就是沃顿侵害女合成人下属的事,是不争的事实,你现在随时可以调曾经在他手下做过事的女合成人来讯问一下,保证真相大白;最后就是帮你治疗伤势的想法,是我咨询了一位医生过后,他给我的建议,说你可以试试用我的内家真气来帮你打通那些滞阻的部位,或许就能让你的伤势复原,而只有你的伤势复原了,我们才能联手抵御杜蓬的阴谋,才能应对当前东沪城邦越来越严峻的局势。”</p>

    维托缓缓地往后退了退,避开了那肋差的锋芒,继续道:“我是有些秘密,那都是我个人的隐私,正如每个人一样,都有属于自己的隐私,我的隐私秘密没有危害到别人,那么别人就无权非要逼着我将秘密说出来,就算你是我的长官也不行。”</p>

    他神色凛凛地样子让管离心中有点发毛,其实她内心里只不过想诈一下维托,看看他到底还掖着藏着些什么,可没想到他表现的如此激烈。正如维托所言,如果他真的离自己而去投靠杜蓬,那正遂了杜蓬的意,而到时候自己真的就是孤家寡人,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任人宰割了。</p>

    “哼,强词夺理……”管离还待想几句话来反驳一下,扳回一些气场,结果发现自己已经找不到理了,只能装作不想罢休的模样,气鼓鼓地垂下刀尖。</p>

    “其实,我昨天还打听到了一件旧闻,但是思前想后,却不知道该如何和你说,也怕你在疗伤过程中胡思乱想,所以就没告诉你,现在看来,还是不说为好,免得人家说我胡编乱造,居心叵测。”</p>

    管离被他噎的翻了个白眼,气恼地道:“你要真敢如此,我就真的去杜蓬那里揭发你,看谁做的绝。”维托嘿嘿笑出声来,然后不紧不慢地道:“我这两天倒是真的打听了些消息,是关于你哥哥的,”“啊!”管离一声轻呼,“什么?你打听到什么?”一把抓住了维托的手掌,一双秒目盯着维托,急切地问道。</p>

    “你说你哥当时加入了一个组织,你可知道是什么组织?”“是什么?”“你哥哥管雍是铁血兄弟盟滇南城邦分堂下的副香主,却是干了一票大买卖,得罪了仇家,仇家出巨额悬赏要买他的命,结果让他逃出城邦,到现在都不知道躲在哪里!而当时他做出那样的选择,我猜就是不想被别人发现你,他为的就是保护你。让你躲避仇家的威胁,能在城邦里继续活下去。”</p>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