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好戏即将开场-《走进不科学》

    因此在确定完厂房的租价之后,徐云便跟着杨泓祉返回了管委会大楼,签订了一份厂房租赁合同。

    双方在合同中约定,华盾生科将以91/平米/月的价格,租下高新区编号P652的厂房。

    厂房占地面积2407平米,使用面积1777,租赁期六个月,场地租金1314222元。

    除此以外。

    徐云还与杨泓祉签订了一份宿舍租赁合同,租下了25间4人间用以安置工人。

    租金每间每月300元,水电另算,合同生效后徐云还需要打来十万元的水电押金压到管委会的账上。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这两份合同都只是意向合同,没啥法律效益。

    毕竟华盾生科的公章还没正式审批下来,法人代表还不能履行职能。

    如果在平时,杨泓祉...或者说高新区肯定是不会签署这种合同的,毕竟保不齐对方啥时候就拿着这些纸张去空手套白狼了。

    但徐云背后有科大这尊大树做担保,这就又是另一种说头了。

    按照合同约定。

    华盾生科只要在十五个工作日内盖好章印并且将款项打来,合同便会自动生效。

    期间徐云则可以以相关名义招募工人,但不能提前开工或者入住。

    到了这一步,工厂的选址问题就算是告一段落了。

    剩下的便是生产线的定制,以及一线工人和各个端口的工作人员招募问题,这两个环节徐云都不打算亲自参与。

    其中生产线的定制他打算交给新创基金负责,新创好歹也是华盾生科的注资领投方,该干的活还是得干的。

    虽然这种委托形式很可能——或者说百分之百会存在采购人员吞吃油水的情况。

    但这种事儿实在是太常见了,甚至可以说是业内的潜规则。

    除非采购过程严重影响到生产线的质量或者抽水到离谱至极,否则徐云都不会太过追究。

    毕竟这不是自己公司的采购部门,里外里不过一次***,合作完这次大家就再也不见的那种。

    若是生产线能快速落地,多花点钱倒也无所谓。

    目前大型设备的采购返点一般都是3%-5%,假设生产线全套下来八十万,被抽走的也不过三四万罢了。

    生产线若能早一天开工,赚回的何止是三四万那么点儿?

    除了生产线的定制外,剩下的员工问题就更简单了,交给顾群青就行。

    当然了。

    这里指的是入职成为COO的顾群青。

    而想要让顾群青顺利入职,徐云就必须要先完成一件事,也就是......

    东区的消杀直播!

    .......

    三日后。

    中科大生命科学大楼,院长办公室。

    上午十点钟,徐云准时敲响了办公室大门:

    “老师,我来了。”

    片刻后,田良伟的声音从中响起:

    “直接进来吧,屋子里没其他人。”

    徐云顺势推门而进。

    田良伟依旧端坐在办公桌前,不过比起几日之前,今天的他看上去要严肃的多。

    只见徐云径直走到他面前,将一个小手提箱放到了一旁的椅子上:

    “老师,货都在这儿了,密码4396,您验验?”

    田良伟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没好气道:

    “验个屁!别装的跟黑涩会接头似的好吧,这里头一共多少货..啊呸,多少胶饵?”

    徐云闻言嘿嘿一笑,主动将密码箱打开,从中取出了几管由冰袋包裹着的胶饵:

    “二十只500ml的注射器,一共23.4千克,剂量是14号楼那会儿的接近34倍。

    好家伙,算上冰袋大几十斤,差点没把我累死。”

    田良伟随手拿起一根注射器,放在面前打量了一番:

    “34倍.....14号楼当初消灭了多少来着?”

    徐云想了想,报出了一个数字:

    “理论值大概十二万左右吧。”

    当时徐云他们从14号楼内收集了整整57个麻袋的蟑螂尸体,每袋在没有挤压的情况下大约可以收容1500只美洲大蠊。

    因此楼内的蟑螂尸体数大约是九万这个量级。

    至于楼外的蟑螂尸体大约有一万只出头,算上掉被啃食消化的部分,当晚蟑螂的死亡总数差不多就在十二万上下。

    “34乘12就是408......”

    田良伟很快心算出了一个数字,沉吟了几秒钟,说道:

    “根据昆虫研究所那边的模型分析,科大内蟑螂的总数大概在300-350万头上下,并且主要分布在中区和东区,

    所以东区存在的蟑螂数量应该在130万左右。

    不过考虑到蟑螂信息素的传递范围可以达到五百米,并且东区周围也有一些生活区存在,所以实际上消杀过程中出现的蟑螂数量恐怕会更多。

    唔...这样来看,这个剂量应该没什么问题。”

    徐云也轻轻点了点头:

    “理论上应该是够的,实验室那边还有几公斤的成品,真要是发生意外情况,咱们随时可以通过无人机增加胶饵的剂量。”

    “实验室还有?”

    田良伟眉头顿时微微一皱,问道:

    “不会被人带出去吧?”

    徐云摇了摇头,解释道:

    “那倒不会,这次的制备过程就我和裘生参与,成品还被放到了密码箱里,安全还是比较有保障的。”

    田良伟这才肩头一松,摘下眼镜,轻轻揉了揉鼻翼:

    “那就好,那就好...最近这几天你都在实验室和外头忙活,可能不知道有些人已经开始着急了,甚至打听到了知识产权局那边。”

    徐云闻言顿时一愣:

    “好家伙,知识产权局?”

    田良伟点点头,呼出一口绵长的气息:

    “准确的说,应该是专利审查协作中心。

    虽然样本最终没有流出,但几家外企应该已经知道了咱们正在申请专利的事情,毕竟公关就是这时候用的嘛。

    所以这些天不断有人在联系应物2班的同学,甚至有个别人已经被说动或者迷惑了,私底下去找了常礼成想讨要胶饵,不过都被劝了回去。”

    听到这番话,徐云的表情也逐渐凝重了起来。

    整个应物专业近百号人,来自五湖四海,性格和家庭环境各异,有的人一个月生活费四五千,但有些人不过堪堪七八百。

    因此在森下制药使出的金钱攻势面前有人沦陷,这实在是太正常不过的事儿了。

    当然。

    科大方面也不会由此就对那些学生进行处罚,毕竟谁也说不准他们是不是被话术给忽悠了。

    就像之前的汪昭民那样,打着自用的名头找上来,用‘劳务费’的名义让你帮忙要点胶饵,绝大多数人恐怕都不会朝商业间谍这方面去想。

    随后徐云沉吟片刻,对田良伟道:

    “老师,既然如此....咱们的消杀直播准备在什么时候开始?”

    田良伟闻言,从抽屉里取出了一份文件,上头写着《中科大东区蟑螂消杀总务执行规范及直播筹备计划书》:

    “专利申请还没下来,不过定点消杀各个环节如果严格规范,倒也不用担心胶饵会外流,所以经过学校讨论,决定把消杀的时间定在......”

    “两天之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