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成渊运粮上真定-《永乐之盛》

    锄头挖下去第一眼,看到拳头大小的红薯,成渊在心中咯噔一下!

    心里条件反射的冒出结论,这红薯挖的太可惜了,但是得给朱棣他们筹备军粮,挖了也就挖了吧。

    朝廷大军粮草自然够。

    燕军起兵比较仓促,粮草也准备的有限,况且粮食多产于南方。

    北方燕军粮草吃亏,这一点成渊和朱高炽都是很信的。

    锄头,竹筐,背篓都放在温室大棚跟前,因为天气较热,成渊没给大棚供热,直接罩着,效果到还好。

    站在旁边的朱高炽,拿了几个红薯又放下,摇头道:“先生,什么时候也让我们吃个够。”

    “等靖难成功,种个百亩千亩,吃到你腻味。”成渊捡起几个,放到筐子里对朱高炽道:“把这些拿去给王妃和郡主她们尝尝,世子妃喜欢吃。”

    朱高炽憨厚笑道:“这东西多珍贵的啊,如何舍得吃,拿去给将士们吃了还能打仗,咱们吃了顶多放两个屁。”

    成渊摇头,还是命人挑了十几个红薯交给旁边的随从道:“送到厨房,今儿都蒸了给王妃她们尝尝。”

    朱高炽是个儒雅人,自靖难后越来越成了粗人,说话做事随性,这样将士们反而更喜欢。

    “世子,还得给顾都督带几个。”成渊正色但:“顾成这人,我这几日观察他所知,此人你得拿恩义去换,我们得拉拢好人才。”

    “对了,押送粮草的护兵,人手不是很够,需要世子安排下,这次就换我去送粮食吧。”成渊提醒道。

    “唉,先生真要去?”

    “押送粮草人手不够啊,没办法。”

    朱高炽笑着叹了口气,努力的扯了扯嘴角,在他心里最应该优待的是成渊才对。

    徐妙锦过来时,红薯已经装了三十多筐,看到红薯,她惊讶道:“姐姐说的就是此物?”

    朱高炽道:“小姨娘,母亲说的就是这红薯。”

    成渊看了她一眼,并没有回答,继续负着手安排随从做事。他对徐妙锦倒是没有多少情绪,只是单纯觉得这个女人挺漂亮,其他意思并未有。

    朱高炽要走,成渊叮嘱他还是要继续吃水煮菜,加上水煮鸡肉,鸡蛋这一类,继续锻炼。

    “世子,那些将士留下的家眷和孩子有许多,找几个夫子教教他们,让那些女娃娃也去,女子也可去识字。思想莫要守旧。”

    朱高炽点头离去。

    徐妙锦道:“成管事,我有事想要请教你。”

    完了,国公家小姐难缠,找自己准没好事,成渊满心的忐忑不安,走上前道:“徐姑娘。”

    “不是教书识字吗,我或许可以去教孩子们。”徐妙锦询问道。

    “当然可以,但是我希望徐小姐能够坚持下去,不要随性子而教。”成渊笃定道。

    徐妙锦心里不服气,这人真是不会说话,什么叫自己随性子,不就是上次跟他闹了闹靖难的事。

    “徐姑娘,那些孩子交给你了。有事过来与我或者世子商量。”成渊说完便去戏楼那里看将士打制兵器。

    天黑时分,安成郡主提着红木食盒走过来,将几道菜摆好,又放了一双筷子:“吃饭了。”

    成渊看了她一眼,道:“今日你又让厨房做了吃的,不必破费。”

    安成郡主看了他一眼:“你总不能天天陪着大哥吃水煮菜?我准备了你爱吃的菜,趁热吃。”

    成渊看了看她:“你看我作甚?”

    安成指了指他的肩膀:“这袍子脱线了你还穿着它?”

    “郡主送我的,当然要穿着。”成渊脱下来递给她:“菜是你做的?”

    “我……并不是。”安成郡主道:“这味道怎么了?”

    “有些咸,厨娘做的咸。”成渊啃着排骨,便看到安成郡主将盘子啪啪的放进食盒:“那你别吃啊。”

    成渊:“…………”

    “大哥说,你要押第三批粮草前往真定?”安成郡主心里担忧,却又傲娇的说不出来。

    “郡主不要担心,原本我留下与湘王镇守北平城,如今成都督来了,王爷那里粮草已经不够,我必须去。”

    “何时出发?”

    “今夜就出发。”

    …………………………

    耿炳文是沙场老将,作战经验自然是没的说,他深知朱棣虽然年轻,但绝不是等闲之辈。

    又因为顾及是先帝的儿子,他实在是对朱棣下不了手。

    耿炳文觉得,朱棣人手不够,这些日子粮草消耗绝对很大,也没有足够的杂役护夫,只要自己守住真定,那就不会有什么事,稳赢。

    朱棣在雄县的官府衙门没有抢到库粮库粮和马料,这几日连夜大雨,路十分难走。

    因为下雨,两军都会不同程度的受到损失,耿炳文知道自己和朱棣的对战消耗不起,必须速战速决,哪怕是石破天惊。

    于是,哪怕这几天下雨,耿炳文依然名将士巡营,动员全部的兵力,做好了随时与朱棣决战的准备。

    …………

    连续六天大雨,滤沱河的水已经开始快速涨起来,大雨依然没听停。

    朱棣和道衍还有张玉坐在帐篷中商议事情,朱高煦抹了把脸上的雨水进来道:“老头,你看谁来了。”

    雨幕中,成渊一身黄泥已经把脸都给糊住了,朱棣连忙站起来:“小子。你怎么来了。”

    成渊道:“我准备了三十多筐的红薯给王爷送来,另外还有粮食和草料用油纸盖着,淋湿的不算厉害。”

    道衍微微惊讶,如此大的雨,成渊竟然带着护兵连雨而来,连忙请成渊进中帐坐下。

    “张玉,去烧一大桶水。”朱棣毫不嫌弃的抱了抱成渊:“待会儿,本王给你搓背。”

    成渊道:“这……王爷,还是我自己来比较好。”

    朱棣道:“今日俺还给你搓定了。”

    半个时辰后,成渊趴在木桶边缘说道:“王爷,照你说来,耿炳文他们也因为大雨耗着?”

    朱棣拿着布巾给他搓澡道:“俺瞅着耿老将军想拖着俺,天有大雨,时间久了,对燕军不利。”

    耿炳文和其他的年轻将军比,简直就是稳坐泰山,成渊也听出来,朱棣并不想过分逼耿炳文。

    “耿老将军值得王爷佩服,但是两军交战,他代表的是建文,若是王爷犹豫的话,我们和燕军都得为王爷的善心送命。”

    朱棣搓完澡,坐在凳子上:“他并没有将本王逼上死路,此举本王心里念及这恩情。”

    “有没有法子让他投降?”朱棣充满希望的看着耿炳文。

    成渊摇头:“耿炳文不会投降,但是但可以逼朝廷换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