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章 顺应这天下-《新宋》

    萧合达如今还活着,他的辽国如今也还活着,甚至被称之为新辽,和那耶律大石创立的辽国以区分。

    当然,赵桓等人也已经习惯叫另一边为西辽...

    萧合达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帮助大宋养马度过最为难熬的那个阶段,同时帮助大宋控制河套草原。

    毕竟这里已经失去了上百年,而且部落众多,大宋若是直接去任命官员管辖的话,或多或少会引起一些不太好的事情。

    为了防止这种事情,所以找一个可以控制的人去组建一个新的势力,然后帮助大宋做一个中转和过渡。

    同时还能防备西夏和金人,何乐而不为。

    只不过现在西夏已经覆灭了,刘锜虽然还不知道燕云十六州已经被韩世忠逐渐控制。

    但是他知道萧合达已经没有了什么存在的必要了,将他们收服或者剿灭,然后从河套就可以直接出兵进攻阴山。

    之后两面夹击攻占当年辽国故地不说,更是可以将大宋的版图彻底的扩张出去。

    这是他们所有人的愿望,当然也是赵桓的愿望。

    当赵桓看到了这信笺战报之后,也立刻明白了刘锜的想法,不过他却是开始沉思了起来。

    “报,姚平仲将军求见。”帐外传来士卒的声音,姚平仲今日例行公事的前来探望。

    “咳咳咳....咳咳...让他..咳咳...让他进来!”赵桓刚刚在想事情突然被打断直接导致了他呼吸一个不畅,顿时就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听到了这个声音的姚平仲在获得准许之后立刻大跨步的飞奔进来,然后径直走到了赵桓的身后帮他抚平后背。

    “陛下,怎的病得这般重了?”姚平仲看着脸色越发苍白的赵桓,不由的担心起来,“太医院的人怎么说?”

    “哈,医正已经看过了,的确是沾染上了瘟疫,不过好在如今这瘟疫也不是那么的无可救药的地步了。

    只不过朕的身子本身就比较虚弱,这一次虽然瘟疫没有让朕直接病入膏肓,却也是留下了些许病根。

    这身子骨....哈哈...”

    赵桓轻松随意地说着话,然后再一次的剧烈咳嗽了起来,这一次是他说的话太多了,然后嗓子就直接干裂的受不了了。

    一阵咳嗽之后,好不容易才喘匀了气儿的赵桓再次问了起来。

    “这邺城的局面已经控制住了么?”

    “陛下放心,已经全部控制住了。”姚平仲躬身说道,同时从怀中将一本账簿拿了出来,“这是这一次邺城之战的损失,包括了后续的统计...”

    看着姚平仲的脸色,赵桓忍不住的叹息了一声,“很惨重吧。”

    姚平仲无奈的点了点头,赵桓这才将那账簿拿了过来,只看了一眼心口就直接抽搐了一下。

    “....主将赵秉渊战死。”

    战损名单上,赵秉渊的名字赫然列在最上面。

    和他在一起的还有这战死的诸多军中将校。

    下面就是具体的数字,这一战宋军死伤超过七万,其中绝大部分都是在邺城征召的青壮。

    这一战之后邺城几乎家家户户皆素镐,无数百姓齐哀嚎。

    姚平仲都被瘟疫选中,若非是她身子骨足够健朗,恐怕现在就不是姚平仲在这里伺候赵桓这个皇帝了。

    就该是赵桓带着人去拜祭这个家伙了。

    再次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情之后,赵桓继续看着手中的账簿,此时已经没有了是否亏本的心情。

    毕竟,赵秉渊,跟随了他多年,为他鞍前马后冲锋陷阵的猛将。

    李振奇,他身边多年的亲卫,一个寂寂无名却保护了他十几年的护卫。

    陈狗儿,成天在军营里面乐呵呵地告诉所有人等大战结束了他一定要娶一个婆娘,生一堆孩子的老卒。

    ....

    太多太多的人,他们不是一个个的数字,不是赵桓手中的资源和本钱,那是人,是真真正正的人,有血有肉的人。

    面对这些人,他想的是如果这些人没有死,那当真是多好的事情。

    将每一个字都很认真的看完之后,盯着胸口的沉闷,压制住自己的咳嗽声,然后亲自批复了折子,让后方的赵鼎按照名录找到他们的家人,做好战后的抚恤和赏赐。

    同时也命令朝中准备官吏前来接收河北之地与燕云十六州,保证好后续的问题,不要耽搁了百姓的生计和日头。

    等到这些事情做完之后,他才再次起身,将太医院的医正找来,确定了自己现在只是身体过于虚弱而非是瘟疫未去之后,便准备启程了。

    “当年萧合达和朕也算是互相利用,此人有才,也有一腔忠心,朕将亲自去劝降于他。

    这么多年我大宋用粮秣和辎重货物开路,用商人利诱传扬。

    他麾下的士卒和百姓并不反感大宋,只要他点头那这天下将再无这一方势力。

    我等也没必要非要厮杀这一场。

    这件事情朕决定亲自去做。”

    赵桓说完之后姚平仲就想要反对,但是却被赵桓抬手阻止。

    “不仅仅是萧合达,还有那合不勒此贼,蒙古虽然看似没有金人强大,但合不勒才华不俗,其子孙后代也极具才华勇武。

    这等敌人不是我等所能小觑的。

    此次前去,朕也是想要看看,若是能够一战而胜自然是极好的。

    可若是不能....朕的身体,你也知道。”

    看着已经有些落寞的赵桓,姚平仲忍不住的劝慰起来。

    “陛下有上天庇佑,定然会...”

    姚平仲的劝说刚刚开始就被一阵剧烈的咳嗽声打断了,紧跟着就是一阵胸膛翻涌,一口带着些许乌黑色的血从嘴里留了出来。

    看到这一幕将那医正都吓了一跳,连连劝说让赵桓莫要冲动,好生休息才是正途。

    只不过他的话,还不如那姚平仲的更加管用。

    “莫要多说了,如今这冀州的事情还没有结束,粘罕那厮小觑了李显忠的能力,如今让他分割出来。

    大名府最后的防线已经彻底松动。

    想来攻破防线进入燕云之地与韩世忠汇合的时间不会太久了。

    这里尚且需要人手。”

    赵桓打断了两个人没完没了的絮叨,然后直接开始了命令。

    “姚平仲,你继续处理邺城之事,将你留在这里没有别的意思。

    朕和那粘罕也算是老朋友了,他不是一个为了和朕叙旧而突然回来将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的人。

    他在离开之前那么做一定有自己的含义,你在邺城给我死死地钉在这里。

    千万不可让那粘罕再次占据邺城,这里连通并州,又有太行山为屏障,易守难攻。

    他要是在这里扎下来了根,那事情就很难做了!”

    姚平仲听到这些话之后只能是躬身领命,说得无比郑重。

    “陛下放心,只要某家还有一口气儿在,定然不让那粘罕攻破邺城,就算是某家死了,定然也会拉着这邺城和那粘罕一同毁灭。”

    看到这个模样的姚平仲,赵桓心中再次出现了些许不好的预感,不过此时他也只能是郑重的点了点头。

    “你自己保重。”

    “陛下放心!”

    “告诉韩常,让他带兵出击前去截断渤海之地的金人,不要让他们和粘罕汇合。

    如今的局面已经到了决胜之时,只要不让他们汇合,那粘罕活下去的希望就渺茫了。

    粘罕一死,金国败亡不过时间问题,就算是我大宋后面的皇帝有些问题也没有关系,有众多公卿和足够的后人。

    压制住权臣的出现,凭借这些小辈便可成事。

    现在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拦住渤海之地的金人,联合李宝与魏胜合围他们。

    岳家军为了分割冀州,清缴各地金军抽不开身,如今这件事情只能让韩常去做了。

    你告诉他,万万小心,那金人也不是无能之辈万万不可小觑。”

    这些叮嘱是没时间当面告诉韩常了,只能让姚平仲代劳,赵桓继续吩咐了些许事情之后,就带着自己的亲卫然后策马离开。

    不顾众人最后的阻拦直接朝着壶关而去,从并州进入河套寻找萧合达,和他谈一谈,这天下大势!

    至于姚平仲整顿兵马做好防御,韩常也立刻调集数千精锐直接扑向了冀州,沿途各个地方的岳家军策应帮助他们打开道路,让他们去阻拦渤海之地败退的金人。

    一切都朝着最后的时刻坚定地走去。

    而赵桓在进入河套之后立刻见到了前来接应的刘锜等人,不顾刘锜等人那惊讶的模样直接开始做起来了他的正事。

    “去请萧合达赴宴,就说朕亲自宴请于他!”

    一句话让人立刻忙碌了起来,同时萧合达收到了请柬之后看着那赵桓亲自写的请字,不由的露出来了笑容。

    面对着心腹对他的劝阻,他只是淡定的摇了摇头。

    “这是他想要让某家顺应这天下大势罢了。”

    “将军此去....”

    “这天下,总是有些傻子。”萧合达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若是某家愿意顺应这天下的话,哪里还会有今日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