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被抓入大牢-《重生:人在王朝,开局种田致富》

    “不要!”谢婉言惊呼一声,着急道:“里正大人,求求你放过小丫吧,她才三岁,你要杀就杀我吧,我可怜的女儿啊!”

    “一个三岁小孩你都能下得去手,也是够狠的啊!”郭俊看也没看一眼小丫,对着陈刚冷笑道。

    小丫似乎被吓到了,但却没有哭出声。

    “你就真的不在乎这贱丫头的死活吗?”陈刚见郭俊依旧无动于衷,而陈春生的伤口依旧血流不止,他心急了。

    “我说了,左右不过是个贱丫头,弄死她我还少个累赘,你儿子就不一样了,养了二十多年,他媳妇肚子里不是还有个孩子吗,到时候你孙子一生下来便没了爹,想想就可怜啊!”

    “不,郭俊,不是这样的,小丫也是你的女儿啊,你怎么忍心让她受到伤害?”谢婉言不可置否的看着眼前这个突然变得绝情起来的男人。

    “求你救救小丫好不好,我求你了。”

    “妇人之仁,你懂什么,以后老子何愁没有孩子,再多话连你也没有好下场!”郭俊毫不在乎地说道,然而只有他自己知道,说出那些话的时候心里有多痛,看见小丫被吓得仿佛丢了魂似的,他有多自责!

    但愿小婉能领悟他的心思。

    “不,你怎么又变回这样子了?”女人依旧不敢相信,十分心痛。

    之前温柔至极的男人,此刻说出的话竟然如此狠心。

    而正是女人绝望无助的神情,更让众人觉得郭俊是个绝情的人。

    陈良一直观察着郭俊的神情,见他这般不似有假,便确信了此人正如陈刚之前所说的那般,是个十恶不赦、虐待妻儿,目无王法的狂徒。

    “好了,陈刚,你把这丫头放了。”

    “这,可是春生他……”陈刚不解,自家儿子还在郭俊手上,把这丫头放了,到时候自家儿子岂不是更危险了?

    “若还想保住你儿子的性命,便听我的。”陈良有些不悦,早知如此麻烦,何必蹚这趟浑水!

    “是,陈大人。”陈刚不得不把小丫给放了。

    “小丫不怕,娘亲在这里!”谢婉言见小丫被甩在地上的一瞬间,立马冲过去把小丫抱了起来,迅速躲回到郭俊身后去,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掉,但强忍着没有哭出来。

    虽然男人刚才的话很伤人,但此刻她们母女俩能依靠的只有眼前这个狠心的男人。

    郭俊见此,内心暗暗地松了口气。

    “该你放人了。”陈良看着郭俊道。

    郭俊没有动,而是看着陈刚道:“你们从我这里拿走什么,就都给我还回来。”

    地契什么的现在都不重要了,但是他要把银子拿回来,有了银子,便让谢婉言带着孩子离开陈家村去避一避,至于自己,恐怕暂时没有那么快能脱身。

    陈刚不敢有所耽误,立马叫其他人把抢来的东西还了回去。

    郭俊单手接过,银子便塞给了谢婉言。

    “可以放人了吗?”陈刚催促着道。

    郭俊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小声对着身后的女人说了些什么。

    随后又对陈良说道:“陈大人,想要我乖乖就擒也可以,让这母女俩离开陈家村,毕竟跟她好过一场,就当是为了补偿这些年对她的愧疚吧!”

    “可以。”陈良想都没想便道,此时他只想赶紧把事情结束了,否则事情一旦闹大了,对他没有任何好处,万一让刘县令知道了此事,恐怕他的好日子也到头了。

    郭俊稍稍扭头,示意身后的女人赶紧离开,等女人带着孩子离开有一刻钟了,这才收起匕首,一把将人丢在地上。

    此时陈春生已经失去痛晕过去了,随着郭俊收回手而瘫软在地上。

    但郭俊知道,陈春生只是失血过多了而已,并没有伤及要害。

    陈刚和陈大柱两人赶紧上前把人扶起来,探了探鼻息,幸好还有气。

    “将人给我押回衙门!”陈良手一挥,身后几名捕快快步上前。

    郭俊没有反抗,任由差役把自己绑起来。

    这会儿心里不禁感慨道:没想到才穿来没多久,好日子都还没过上呢,便惹上大事了,据陈刚这眦睚必报的狠辣,他估计是没有命从牢里出来了,但他并不惧怕,甚至还想着说不定能因此回到原来的世界也有可能。

    不多时,郭俊被官差抓入大牢这个事情,很快就传遍了陈家村,同时村里人对陈刚一家更加畏惧,并且万分庆幸自己曾经没有得罪过他们一家人。

    郭俊直接被绑到了昏暗的大牢里,连审问的程序都没有走一遍。

    当天下午,唐远回到郭俊家里,只见院子外满地狼藉,那七只半大的鸡此刻正在那片菜地里吃着菜叶。

    一走进屋子里,便闻到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唐远一眼便看见屋子的一角地上全是血渍,就连那个最大的柱子也染上了血。

    唐远迅速查看了一番,屋里一个人也没有,但房间里面的东西却被翻得乱七八糟的,而他那间紫色衣袍也不知所踪影。

    “出什么事了?”唐远见此心里暗道不妙,他才出去半天,怎么就搞得这般狼藉?

    第一猜想是不是那些人找来了这里,但下一秒便否定了,因为这满地狼藉并不像那些人的手段。

    但他对这里并不熟悉,前后不过只在这里待了四五天,猜想可能是郭俊的仇家来寻仇,于是立马跑了出去,敲响了邻居的门。

    片刻后屋子里走出来一个人,是郭俊唯一的邻居李氏。

    “你好大婶,请问郭家发生了什么事,而人又都去了哪里?”

    “你是他们什么人?”李氏看着眼前的年轻人,警惕道。

    李氏见过眼前这年轻人,前几天郭家突然多出来个人,但平日里几乎都不怎么露面,刚开始还以为是郭家的亲戚什么的,但今天上午郭家出事的时候,又不曾看见此人的踪影,想必是怕惹上麻烦趁机跑了,不过这是别人的事,她也不多过问。

    只是这会儿又回来,李氏就想不明白了。

    “我是他朋友,劳烦大婶告知一番。”唐远不想多作解释,只想知道事情原由。

    李氏犹豫了一番,最后还是把事情的经过以及细节都事无巨细地跟唐远说了一遍,今天她刚好没事,在家里缝着衣服,突然听到隔壁传来异响,便好奇出门查看,但看到是陈刚的其他兄弟和他两个儿子一帮人围在郭俊那屋子,便立马关上了门,躲在窗户下偷看着。

    “多谢。”唐远知道事情原由后,从腰间掏出一颗碎银,道了声谢,便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