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1章 皇陵-下-《大时代的中华梦》

    排除封建迷信是必定的,但书中不是现在,现在还在实行义务教育,大概的时间会在一战结束之后对这个风险迷信的坑进行填补,书友们不用担心

    以下正文

    其实选哪里韦珣是真的没有主意,对于后世来人的他,哪里知道其中的弯弯绕绕。

    但他却知道其中的意义,先不说风水好坏是否真的有影响,仅凭皇室的身份,关系国祚的安稳和长久,哪怕是海归接受新派科学思想的留学生都对此表示了关注。

    燕京周边的好地方大都被明陵和清陵占据了,明陵倒是被保护起来,清陵现在一座都看不到了。

    但一处风水哪能让两代帝王安居的?

    更巧的是,韦氏的起源豕韦中的豕为猪,选址上和老朱家有着差不多的忌讳。

    而几大道教门派之所以这样费心费力的想要为皇室寻得风水极佳的陵园,除了因为韦珣执行的宗教排他性政策之外,还是因为想要借此获得声望。

    韦珣知道选了哪一家都不好,也不利于他分化道教各宗派的计划。

    最后还是选了三清观的观主提议的在秦皇岛北部的郭庄更北的地方确定下来皇室的墓地。

    这一次韦珣的祖父喜丧,皇室亲族的陵墓选址估计又是他们竞争的重要时刻。

    不过这些都和他没有太大的关系,几个大师看阴宅,无非就是相互贬低对付寻找的阴宅的问题而已,终究是不敢乱来的。

    从唐山到了燕京,简单的安排了一下之后韦珣就乘坐前往南方的专列。

    由燕京乘坐七天火车,一路过冀、豫、鄂、湘、粤、桂,急匆匆的抵达百色之后,改乘早已准备的汽车前往兴龙郡。

    兴龙,是韦珣家乡的新地名。

    不过也不算是新地名,而是恢复了旧名。

    明朝,洪武十四年(1381年),明太祖朱元璋命傅友德为征南将军,蓝玉、沐英为副帅,将兵30万趋贵州。十五年云南平、太祖留沐英镇滇黔,奉诏自盘江至大理60里设一堡,留军屯田,置陵元堡于棂钵寨,棂钵寨即今之安龙城旧址。洪武二十三年(1390年),置安隆守御千户所,城在安隆箐口,即今安龙城;永乐二年(1404年),安隆千户所建城垣,为今安龙旧城。

    1652年,南明永历皇帝朱由榔改安隆所为安龙府,作为行都4年。

    从安隆到安龙,虽然音是同样的,却满是明朝节节败退的悲歌。

    原以为是天真偏安继续抗清的根基之地,却不到四年时间就不得不再次在满清兵锋之下放弃。

    之后被改为南笼,仅凭这个名字,不难知道满清当时的得意,取南笼之意,无非是认为朱明政权不过笼中鸟兽而已。

    而现在的新名字——兴龙,更是见证了时代的变迁。

    满清当初窃据中原神器,奴役华夏儿女,如今却是仓惶逃窜到边境之外,苟活于中亚。

    可以说这个小城市,从明朝到如今,安隆到安龙到南笼再到如今的兴龙,可以说是完美的权势了明、清、华夏三代政权的兴衰和崛起。

    当地官员并未将府治迁徙到后世的自治州市区,而是继续在旧城的基础上扩建城市。

    除了因为兴龙这里位于州府中心地带,虽然狭长但地缘还算平坦,利于发展。

    比起东一块西一块的后世州市区,可以说是比较好的地带了。

    整个兴龙郡,也就兴龙可以和后世的州市区竞争一下郡治所在。

    不论是地缘还是发展空间,不论是风景人文底蕴还是山川特产,有着曾经南明行都的兴龙都是不二的选址。

    当然,韦珣却是知道地方官员的打算。

    无非就是知道这里是天子老家,只敢大力发展,不敢乱来,因为说不定路边一个担柴负禾的农人指不定就是天子的亲戚旧友。

    要说全天下的官,最难做的估计也就是这里的了,比京官还难做。

    以往的京官难做,大都是政治斗争,如今的区区一个兴龙郡县的一把手二把手,在这里真的是难做。

    在车上的时候韦珣就查看了一下兴龙郡的干部名单,看了之后直让他皱眉。

    比起其他郡县的编制,兴龙郡的编制就比同人口数量的其他郡县多了七成,而且其中大量韦氏和韦氏的宗亲充斥其中。

    “去电燕京,派遣一员铁面无私的能臣过来,给朕好好的收拾一下这些假冒皇亲国戚身份的家伙。”

    韦珣一句话就将这群人定性为假冒皇亲国戚身份的人,实际上按照以往的惯例来说,他们大都是沾亲带故。

    然而韦珣的说法并没有错,因为韦珣规定的皇亲国戚算下来也就追及曾祖,姻亲只追外祖,皇室只及祖父。

    他之所以那么说,就是在暗示内阁好好的将这不像话的兴龙郡治理一下。

    等到了郡所,发现没有几个人在,一问之下,韦珣更是生气。

    因为郡治的干部都跑去韦珣家中的山沟沟了,没有几个主事的人。

    “邀宠献媚,给朕将他们统统论以渎职,革除政治权力。”

    冷冷的说了这句话,韦珣就坐上汽车。

    上百辆汽车浩浩荡荡的开往山沟沟的老家,这个消息自然瞒不住,很快老家的人就通过电话知道了消息。

    原本韦珣打的主意就是提前一天到兴龙,看看这个老家被治理成什么样,看看那些姻亲故旧有没有乱来,家中并不知道。

    现在知道的原因也是谢益直接打电话到韦珣父亲的家中,直言让郡长听令。

    等韦珣花了三十多分钟到了老家,就见到门口空地一堆耷拉脑袋双目无神的干部。

    一排排警卫下车,开始快速的在人群之中排查危险物品。

    虽然韦珣是回的老家,但之前被亲族动歪心思的例子还在,他不得不小心。

    越是这样的时刻,他越是要注意安全,免得被小人得逞机会。

    等了两个多小时,四百多随行的警卫营总算是确认了安全,疏散了不相干的人。

    这时候韦珣才下车,挂着白帆,新建没几年的大门上书写着哀联,这些韦珣在车中早已经看得一清二楚。

    等他走上石阶,那些叔伯长辈纷纷躬身行礼。

    这个不是他们不讲规矩,而是因为华夏规定的新礼仪中,哪怕是皇帝,长辈见到也只用拱手行礼,仅有在祭祀和典礼上才需要行跪拜的礼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