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九九章 黑暗七天王(为赞赞加更)-《猎罪神探》

    正式加入特案组以后,渐渐的,我开始适应特案组的生活。

    饺子送给了我一盆蓝石莲,莲花一样的形状,每片叶子都是肉嘟嘟的蓝色,叶尖又泛着一层紫,让人觉得既高贵又神秘。

    “蓝石莲是多肉,把它放在电脑旁可以防辐射,而且多肉好养活,最适合你这种懒人了……”

    我朝她说了声谢谢,将小盆栽放在我的电脑旁。

    有的时候无聊了,我就会拍一拍它的叶子,肉嘟嘟的,很好玩。

    我还在办公桌上放了《火影忍者》里鸣人的手办,希望自己能像他一样永不放弃自己的信仰,永远强大。

    转眼几个月过去,我也慢慢开始了解每个人的性格,发觉大家其实都挺可爱,甚至在周末,大家会组团去吃海底捞。

    哪怕是宋阳跟宋星辰也会偶尔参加我们的聚餐,还有我师娘,黄小桃不知道是用了什么护肤品,皮肤嫩的每次都能引发饺子的羡慕。

    黄小桃却说:“年轻就是最好的保养品,当然对于我这种上了年纪的女人,爱就是最滋补的了。”

    她毫不夸张得向我们炫耀宋阳的宠爱,让我们忍不住想要知道他们年轻时候的爱情,想必也是惊心动魄,刻骨铭心。

    而如今,时光褪去,细水长流,爱意不减。

    咕噜咕噜也不认生,经常去我的电脑椅上伸懒腰磨爪子,哼唧哼唧得撒娇让人一点都不觉得它是警猫,反而奶芙芙得像个小孩子。

    尤其是在喂它吃零食的时候,咕噜咕噜又是站起来,又是竖起毛茸茸的大尾巴,又是围着你蹭来蹭去,吃到以后还会发出心满意足的咕噜咕噜声,让人治愈满满。

    不夸张的说,我真是越来越喜欢特案组了……

    就连性情怪癖的独臂队长厉剑锋,我也发现了他可爱的一面,每天早上都会拿着一把小梳子给咕噜咕噜梳毛。

    至于给咕噜咕噜剪指甲,擦脸,洗耳朵这些事情,也都是这个怪异大叔一手包办的。

    有一次我还发现,厉剑锋居然随身携带了一面古色古香的小方镜,据观察,他每天都会拿出来照一照。

    我渐渐的融入这个大家庭,有时候慕容清烟会在微信跟我打听一些关于特案组的生活,我也会控制不住得分享咕噜咕噜的照片跟视频,甚至好几次都将它做成了表情包。

    对此,慕容清烟羡慕得不行,问我居然还有猫可以撸,也太棒了吧!

    当我告诉她,咕噜咕噜的身份是一只警猫的时候,慕容清烟更是忍不住了,可帅可萌,可凶可甜,可威风可撒娇,还可以帮忙破案。

    天呐,这简直就是我的梦中情猫!

    好几次慕容清烟都跟我表示,她越来越像加入特案组了,也不知道下辈子有没有这个机会。

    我让她别那么妄自菲薄,只要努力,未来一定能加入特案组,加油!

    事实上我每天并不是坐在办公室里就好了,我真正的工作就是拎着法医箱,跟刑侦科的人到处去跑现场!

    比如小林子村分尸案要让我拼尸体,然而死者已经被切割成了一百多块,连手指头都被电锯锯成三截,整整拼了我一天一夜。

    比如南河抛尸案,警方只找到了一具无头女尸,要让我去到处找头。

    又比如一起交通事故,卡车将死者碾压成了肉泥,看吐了几名交警,又是我拎着铁铲,将那堆肉泥一铲子一铲子收集好。

    每天都要累得腰酸背痛,有时候连睡觉都在郊外。

    对此,我倒是无所谓,黄小桃却担心经年累月得会不会把我给累坏,好几次我都赶不上回家吃饭,连续几天半夜到家,关了灯就睡。

    第二天呢,又是走的比鸡鸣还早。

    这一切,宋阳都看在眼里,却也只是在饮食上让我补补身体。

    他的意思很明显,虽然我的仵作手法已经基本过关,能应付得了大多数命案。但是对现代刑侦还没有实操,如果只是给静川市警局帮帮忙的话还行,但既然进了省厅,要求自然也会相对提高,否则就名不符实了。

    正好跟着刑侦科的前辈到处练练,不仅积累经验,还会有意外收获。

    我明白宋阳的一番苦心,于是借机跟经验十足的刑警们疯狂的学习现场痕迹鉴定,弹痕鉴定,指纹提取,等等。

    与此同时,我也开始使用各种现代仪器。说句实话,有这些仪器的帮助,配合仵作手法,其实验尸结果会更精确。

    这也就是所谓的:古今结合,相辅相成!

    就这样,在半年的时间内,我在刑侦这块的实操能力突飞猛进,皮肤也对应得晒黑了三个度。

    饺子心疼我,经常会偷偷在我的办公桌上放点补营养的,要么是鸡蛋,要么是牛奶,甚至还有维生素片,以及护眼的眼贴。

    “防晒霜你怎么一点都没用啊。”有次撞上我的时候,饺子指着我说道:“你都不看看镜子,现在都黑成什么样子了。”

    我摸摸后脑勺,憨憨得回答一句:“黑了好,黑了更有男人味儿。”

    “切!”饺子撅起嘴巴,哼了一声。

    这时宋阳跟厉剑锋突然表情严肃得走了进来,让我们特案组所有人去办公厅开会。

    我扫了一眼,发现老幺跟王援朝不在。

    昨天的时候好像听说老幺要给男朋友过生日,至于王叔,今天早上就没来上班,不知道什么情况。

    宋阳皱起眉头,当即给他们两个打了电话,王援朝在出租屋喝醉了,老幺在外面庆生,他们都赶不回来,表示有啥事可以晚上说,或者明天。

    要知道宋阳对老人一向都比较宽松,可这次却一反常态得拒绝:“限你们立马滚回来,十点准时开会!”

    说完,宋阳就看了一眼手表,补充了一句:“现在是九点31分,你们有半个小时的时间。”

    对面察觉到了宋阳凝重的语气,应该也知道是出了大事,纷纷转变口风,表示立马赶回。

    我问宋阳是不是有情况?

    宋阳瞥了眼手中打上三道封条的红头-文件,表示人齐了以后再说。

    我跟饺子对视了一眼,心里都明白能让宋阳紧张的,绝对不是普通小事,这件事可能比S级大案还要严重得多。

    十点前,老幺跟王援朝赶了回来。

    老幺穿着一身红通通的衣服,胸前还有一个大大的爱心桃,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去结婚了呢,最差也得是个伴郎。

    王援朝一身酒气,胡子拉碴的,看上去很颓废。

    饺子皱着眉捂了捂鼻子,王援朝说了句等等,他去洗手间漱了口,又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准时踩点出现在了会议厅。

    宋阳站在办公桌前,以一种前所未有的严肃语气告诉我们有一条好消息。

    我内心却咯噔一下,他这表情可一点都不像是宣布好消息的样子!

    身为特案组组长的厉剑锋解释道:“各位同僚,我们长达数年的追查终于有了回报!江北残刀组织死灰复燃,重新聚集在了我国境内,他们新招揽的七位天王却一直身份成谜,数次逃脱警方追捕。但目前,我跟宋顾问已经锁定了其中五个。”

    说话间,厉剑锋看了宋阳一眼。

    宋阳打开了光影布幕,大屏幕上顿时投射出七道黑色的人形阴影。

    分别写着:景王爷,韩先生,洗罪师,喵星人,剑无极,而剩下两道阴影下则画着一个大大的问号。

    景王爷是老熟人了,这个名字我是化成灰都忘不了,因为他很有可能就是造成我一家惨死的始作俑者。

    另外的韩先生跟洗罪师我也都间接跟他们打过交道,喵星人也听宋阳提起过,只是那个剑无极又是何方神圣?之前我从未听说过如此名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