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卢植归雒(一)-《汉末数风流》

    难怪顾丰说蔡府上的藏书是天下之最呢,李继坐在阁楼上,看着一拍拍仅能容下一人肩宽的书架,心里想着。

    自从那日来到蔡府,李继就住了下来。那一帮蔡府贵客对李继“古来之神童”的称呼并没有反对,但也同样没有表示什么,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像蔡邕一样对李继那么看好。顾丰见李继在蔡府留下后,也心满意足的离去了。

    蔡府后院里,两个小别院中分别竖着一座五层的阁楼,专门用来藏书,李继此时就在其中一个院子里住着。

    对此,李继还是感到很高兴的,在他粗略的估计下,蔡府的藏书几乎是缑山书院的十倍有余。这么多的书足够他看个几年,到那时候也到了该束发的年纪,可以着手去做的事情就多了。

    蔡邕其实很忙,每天上完朝后便会去东观修书,有时还要到太学宫教学,剩下的时间就是在家里会见各种经学大能或者朝廷要员,偶尔在晚上才会抽出空来替李继答疑解惑。虽然他只是个议郎,但在雒阳城中却是十分有名气,而且人缘极好,李继在蔡府上隔三差五就会听下人们说起当朝哪位大官、当世哪位名家又来拜访了。

    时间也已经进入十一月份,直到昨天,雒阳才下了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今年的雪量不大,落在地上也就薄薄的一层,这几天蔡邕总是会担心来年粮食的收成会不好。窦娥欢快的玩雪声也从楼下飘了上来,阁楼里的李继听到,看书的心情不由得更加轻松。

    李继在蔡府住下后,隔天顾丰就再次拜托马忠把窦娥也送了过来。小丫头临走时,把书院小院里的铁锅和炉子通通搬上了马车,全都一起拉了过来。马忠也顺势在蔡府住下,据他自己所说,卢植是派他来照顾李继的,所以他也要在蔡府上住,可李继总是觉得马忠只是单纯想来蹭李继做的饭菜。

    直到蔡邕有一天来到小院,看到李继炒菜并品尝过后,劈头盖脸的训斥了他一番,转身便下令家里的伙房也配上李继发明的“李氏铁”,研究炒菜的方法。不得不说,中国人对吃和如何吃这一方面确实有着与众不同的天赋,蔡府上的厨子无师自通,只是一起来观摩了一遍李继炒菜,没过几天就也做的有模有样的,连窦娥都吃的津津有味。

    李继这才终于是解放了,虽然“李氏铁”这个不知所谓的称呼让他觉得有些好笑,但不用再每日辛苦的继续当伙夫才是最值得庆幸的。

    铁锅通过蔡府后厨开始往外传播,下人们也用自己的渠道不断宣传,蔡府上住着神童,发明了名为“李氏铁”的炊具。被雒阳城里各个府上使用后,获得了一致好评,“李氏铁”逐渐在城中越传越广,称呼也渐渐变成了“李锅”。

    当然,关于这些,李继是全不知情的。自从来到蔡府后他就没出过一次门,每日都待在阁楼上看书。最近一段时间,李继也开始不得不承认,卢植的想法好像并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今文经文的谶纬之学着实太过离谱了。

    自己以前还不是特别了解,那日的大话也全是为了安慰蔡邕而逢场作戏,现在在阁楼上看过一些书后,这才发现今文中的谶纬之术压根就是江湖骗子的伎俩。拿一些怎么解释都对的话,利用迷信达到某些的目的。

    像手里这本《白虎通义》里讲的“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这几乎就成为了两千多年封建社会的最高伦理规范,对后世的影响可不是一般的大。不过不得不说,无论高官还是

    (本章未完,请翻页)

    平民,大家好像都乐意吃这一套。

    只有少数如同卢植这样超出时代的人,才能拨开云雾,坚持经文即是经文,从不掺杂什么。只能说,可惜卢植生错了时代,这跨度实在太大了,绝对不会被大多数人所理解认可。

    今天一大早,马忠起床没多久就匆匆驾车出门了,连声招呼也没跟打一声,早饭都没来得及吃。自从来了蔡府后,李继和窦娥长时间的一天两顿或者饥一顿饱一顿,正式变成了每天都饱饱的三顿,窦娥那暗黄的皮肤最近也渐渐有了好转,逐渐变的正常。

    快到午饭时间了,马忠这才兴冲冲的赶回了小院,朝还在阁楼上看书的李继兴奋地喊了起来。

    “卢师回来了!现在在缑山书院呢,李继你去不去?”

    李继闻言也很是高兴,毕竟卢植是他名义上真正的老师,虽然直到现在好像也没有教过自己什么,但对卢植的帮助李继是十分感激的。毕竟靠着卢植,李继才早早从九江的穷乡僻壤出来,在雒阳有了落脚地。

    于是李继立马下楼通知了一下窦娥,自己中午就不吃饭了,然后跟着马忠上了马车,快马赶往了缑氏山。

    -------------------------------------

    “听说你在蔡府上有了古来之神童的美称?”卢植见李继笑着给自己行礼,缓缓开口。与之前在九江时的模样极为不同,那时的卢植虽然也很严肃,但神情都是十分放松的。

    李继有些搞不清是什么情况,只好收敛笑意。抬头瞥了一眼在卢植身后,正站着同样面无表情的窦栋,还有自己刚来雒阳时在缑氏山下见到的高诱,不知窦兴在哪里。

    “是伯喈先生谬赞的,大家以讹传讹。”

    “不,我认为蔡邕的评价十分贴切。先前听茂之说了,你来到雒阳后在书院和蔡府上的表现确实是很不一般。”说着,卢植顿了一顿,语气却微微一变“你为何要说,在我手下一个月便学尽了天下字?”

    还以为怎么了呢,李继舒了一口气,对此却颇有些不以为然。

    “学生是嫌太麻烦了。因为岁数太小,做什么都会有人过问,所以我便说自己一个月就可以学尽天下字。那以后再不可能的事我去做来,想必都不会有人说什么。”

    卢植没有想到是这个回答,显然李继比他想的还要聪慧,于是沉默了一会。

    “那你想学郑康成整合古文今文又怎么讲?”

    李继有些为难,这话他可没法反驳。自己当时,乃至现在也是这么想的。

    今文的糟粕甚多这段时间他也是大体知晓了的,但该说不说,董仲舒就是靠这一手才把儒家顶成了天下正统。在古文经文还没有大量出现的汉初,要不是有今文经文撑腰,说不得现在朝廷上还不是儒家的一家之言呢,更别说古文今文之争了。

    李继很想直接给卢植来一句“步子迈大了,容易扯着蛋”,但看着卢植那分外严肃的表情,又不太敢把这句话说出口。

    见李继支支吾吾不敢言语的样子,卢植心里多少有些失望。他不怕李继走郑玄的路子,连顾丰都能替他照顾书院,他岂又不能再容下一个李继?

    只是李继现在表现

    (本章未完,请翻页)

    得犹犹豫豫的样子,实在太不痛快,让卢植失望之余又分外恼火。是就是不是就不是,道路不同罢了,这样子的怯懦不语怎么才能做得大事!刚想开口责骂,却又想起了自己离开九江时窦绍对李继的期望,便努力压下了火气。

    “你还是去蔡邕家继续读书吧,哪天想明白再回来。”

    卢植挥了挥手,带着窦栋和高诱直接离开了屋子,只留下傻眼的李继呆呆站在原地。不一会,马忠便驾着马车来了,看样子是受卢植的吩咐送李继离开的。

    见马忠一脸不忍的样子,李继勉强一笑。

    “马叔,你是去蔡府上继续住还是回到书院来?”

    “回书院来。李继,没关系的,卢师就是面冷心善,我跟了卢师二十年了,从没见他放弃过自己的亲传弟子。你先继续在蔡府上住着,过段时间我多替你言语几句。”马忠的声音依旧很好听,让李继有些悬着的心慢慢落了下来。

    “我知道的,马叔。”李继上了马车后,轻声回答。

    这一路走的很快,回了蔡府还远远没到吃晚饭的时间,马忠在门口放下了李继后就直接返回了。

    没去阁楼继续看书,李继径直回了自己的屋子里。现在他已经和窦娥分开睡了,头几天曾让小丫头分外不舍,这一个多月来倒也渐渐习惯了。

    李继合衣躺在床上,炉子里的火烧的非常旺,在马忠的帮助下,他们成功在炉子外套上了一个往外通烟的烟囱。这两天眼热的蔡邕也跟着学,在蔡府各个卧房和客厅都进行着改造,还进购了大量的煤炭。

    闭眼沉思的李继轻轻揉捏起眉心,心里有些烦躁。卢植这个态度表明了什么?是对自己与他背道而驰表示不满吗?

    其实李继也明白,卢植实际上并没有责罚自己,甚至对自己的处理任谁都挑不出什么毛病来。冷暴力而已,二十一世纪小情侣间吵架常用的办法。可这事从卢植手里干出来,总感觉有些太儿戏了,平心而论,自己对卢植的态度很是恭敬,甚至想以后自己有能力了也会帮他一帮,现在卢植的做法实在让李继有些难以理解。

    想了半天,李继也终于放弃了,他总不能在一根树上吊死。一开始两人的相遇就纯属是意外,卢植最多也就是帮助他提前来到雒阳罢了,若是以后有机会,帮他一把还了人情就是。

    终于放下了心事,李继从床上爬起来,这才注意到窦娥正在门口站着,像是怕打扰李继的样子,不敢进门。

    李继笑了一下,招招手让小丫头进来。小丫头见了,飞快奔了过来扑到了李继怀里。

    捏了捏她的小脸蛋,比之前肉实了不少,但是整体上依旧有些偏瘦。来到蔡府后,李继就一直放任她大吃特吃,长身体的年纪没有营养那怎么行。小丫头也是扑闪着大眼睛看着李继,长长的睫毛十分耐看。

    “哥哥,该去吃饭了。我刚刚问过后厨了,今晚有烧鸡和炒肉吃呢,哥哥一会要多吃点。”小丫头看出今天李继的心情不太好,挂在李继的脖子下,亲昵的说道。

    李继一乐,这话听的多暖心。不由得揉了揉小丫头那一头黄毛,抱着她站起,脚步轻盈的朝外走去。屋外雪下大了,两排浅浅的脚印踩着就出了院子。

    也许明年会是个丰收之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