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 不杀不痛快-《魔门大玩家》

    庞越淡淡地看着韩应龙,说道:“今日不杀人,我心中颇不痛快。”

    “我,也并非嗜杀之人,只是不想让人觉得……我申屠昊好欺负!”

    “他日谁要想来报复,尽管过来便是!”

    说罢。

    掌中微微用力。

    气息奄奄的杨佶虚弱道:“道兄,手下留……”

    话未说完,脑袋便被捏爆。

    一位金丹二转大修就此陨落!

    一时间。

    山岛内外,一片寂然。

    韩应龙僵立虚空,眼角直跳。

    他甚至能够感受到一股若有若无的杀气,将自己笼罩。

    似乎乾焰神宫这位十长老,已经杀红了眼,任何敢阻拦的人,都要面对他雷霆般的手段。

    而金丹初期,谁又有把握挡住他?

    庞越朝韩应龙微微一笑,问道:“师叔若没有其他事,我便下去继续闯关去了。”

    韩应龙苦笑摇头,叹道:“罢了,你去吧!”

    ……

    身怀三转元胎功,庞越倒也不惧申屠昊这具万化分身陨落。

    最多不过是消耗元胎,重新复生罢了。

    若是真有人敢私下找他麻烦,便是金丹后期高手,他也有把握让其有来无回。

    山岛之上。

    第三关前。

    一座寒冰大阵,骤然被一道赤金刀芒斩裂。

    庞越提刀而过,悠然走上石阶,来到第四关。

    一名身形肥胖、衣着邋遢的男子,正懒洋洋地坐在一块巨石上,斜眼看着庞越。

    “这一关又是什么名目?”

    庞越看着男子,笑呵呵地问道。

    男子也报以微笑,说道:“本来有一人在此守关来着,但被赵某打跑了。”

    庞越面色微动,问道:“赵熊诏?”

    真阳宗,纯阳神宫,赵熊诏。

    不到两百岁的金丹三转。

    石韫玉口中不亚于大日神宫曹世则的高手。

    “那你怎么还不上去?”

    庞越好奇道。

    赵熊诏摇摇头,叹道:“我对女人没兴趣。此番来太清宗,乃是奉师尊之命……师命不可违啊。”

    “本想走个过场,谁料这几道关卡实在太过简单,我想输都装不像……”

    “师弟,不若你帮为兄一把如何?”

    庞越好奇道:“怎么帮?”

    赵熊诏直起身来,站在巨石之上,说道:“我站在这儿不动,你把我打下山就行。”

    庞越哑然失笑,摇头道:“师兄见谅,白费力气的事情我可不干。要么你还是自己下山吧!”

    赵熊诏为难道:“自己下山?没点伤回去怎么交待……不若这样,为兄前些年炼制了一件法宝,虽是一阶,但也算较为少见,送与你如何?”

    说罢,将一根金丝红线抛出,飞向庞越。

    这红线不过略粗了一些,间于绳和线之间,金丝缠绕,通体犹如无数纤细的火苗交织而成,灵光璀璨。

    庞越伸手接过,神识一扫,便清楚地感应到,这件法宝的功用,乃是捆缚!

    “这……”

    庞越也算精通绳艺,手持这根金丝红绳,脑海中顿时就浮现出诸多精美繁复的花样来。

    他笑道:“既然师兄如此大气,那师弟就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

    赵熊诏认真道:“师弟,你要用比刚才打杨佶时更大的力道才行,否则,为兄交待不过去……”

    “师兄准备好了么?”

    庞越大步朝赵熊诏走去,右臂瞬间膨胀变粗,紫金光纹闪烁亮起,一股凶杀气息弥漫开来。

    赵熊诏目光一亮,点点头,笑道:“师弟尽管来好了。”

    庞越二话不说,大步前冲,一拳轰出!

    嘭!

    足以开山裂地的一记重拳,狠狠冲撞在赵熊诏一双交叠的手掌上。

    金色烈焰与炽白火焰交织,无形的波动扩散开来,闷响震得围观之人耳膜发疼。

    咔嚓。

    赵熊诏浑身毫发无损,甚至都不曾移动过分毫。

    但他脚下的巨石,却在顷刻间化作齑粉。

    紧接着。

    巨石之下的土地,也开始崩塌、陷落。

    继而,整座山岛,自赵熊诏脚下开始,轰然崩碎。

    无数细沙飞石炸裂。

    尘烟四起,本来在山上看热闹的修士,化作一道道流光在尘烟之中飞舞离开。

    整座山岛,只剩下上半截。

    下半截被二人这毫无顾忌和收敛的一记,打得崩散。

    赵熊诏浑身肥肉乱颤,甩了甩有些发麻的双手,摇头道:“师弟,还不够,再来!”

    庞越点点头。

    身形再次吹起般膨胀变大,浑身筋肉鼓胀,转眼从三丈高,变作一尊九丈高的魁伟巨人。

    他伫立虚空,低喝一声——

    “二转元胎,开!”

    他强健英伟的恐怖肌肉躯体上,一条条优美流畅的紫金纹路,和古朴玄奥的符文,交织在一起,闪烁明灭。

    就见他一拳轰出,正中赵熊诏身体。

    赵熊诏亦是炼体高手,将大日真火诀修炼到了极为高深的地步。

    但被这一巨大的拳头轰中,顿时犹如炮弹一般,狠狠飞射出去。

    他肥胖的身体,瞬间击穿了山岛上半边,犹如一道黑线,击中太清宗巍峨巨大的山体。

    虚空中,层层涟漪光波扩散开来。

    赵熊诏撞在太清宗的护宗大阵之上,激起刺目的光华。

    无数犀利璀璨的剑光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眼看就要将他斩灭剑下!

    便是金丹巅峰高手,也难对抗这座拥有数万年积累的护宗大阵!

    忽然。

    赵熊诏长啸一声,身形一晃,化作一只金色大鸟,猛地一闪,当空留下一道火线残影,逃遁了出来。

    漫天剑光斩落空出,缓缓消散。

    虚空中的涟漪光波,也渐渐归于无形。

    巍峨青翠的巨山之外,再次恢复了平静。

    大鸟嘎嘎怪叫,发出刺耳笑声,带着一溜金色血液,叫道:“厉害厉害!好久没见到这么厉害的炼体功法了,师弟,为兄告辞!”

    金色大鸟划过一道曲线,猛地一折,头朝下笔直地栽落下来。

    就在众人以为金色大鸟不行了的时候,却见其又似缓了过来,双翅一展,扑腾着翅膀,竭力止住了下坠的趋势,歪歪扭扭地向前飞去。

    只是。

    大鸟身上的气息,却是一降再降。

    萎靡不振。

    似乎元气大伤。

    大鸟飞到元气飓风边缘,犹豫片刻,踟蹰不前,尴尬地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