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一顿暴揍(求首订)-《怀旧时代》

    江德华又不蠢,自然不会做这种傻事,因此她一看秦淮茹追过来,立马转身就跑,钻入了人群中,像遛狗一样,满院子的溜着秦淮茹。

    院子里原本沉闷的气氛,瞬间变得欢乐起来。

    然而秦淮茹去抓江德华了,贾张氏跟棒梗却还闲着,他两都挨了江德华的揍,报复不了江德华,还不能报复别人吗?

    安杰还护着两个孩子,总不能像江德华一样,满院子乱窜吧?

    尤其是当贾张氏看到安杰那略显文艺的装扮时,一看就知道她生活条件不差,心中更是嫉恨不已。

    凭什么,凭什么姓江的一家就能过得那么好?

    你过得那么好,也不知道接济一下他们这些穷人,拿了你一点东西,竟然还报警,让他们进局子待了好些日子,那是人能待得地方吗?

    不公平,一点都公平!

    新仇旧恨加在一起,贾张氏顿时恶向胆边生,她向周围看了看,很快就看到了放在边上炉灶的一根铁签,那是专门用来清理炉灶里的灰烬的。

    也不知道是谁在煮水,竟忘了把那铁签拿出来,现在里头的那端应该已经被烧红了。

    贾张氏这会已经被仇恨冲昏了头脑,挣扎着想要起身去拿那根铁签,然而刚起到一半,就再次倒下了,先前江德华那一摔,直接把她老腰摔伤了。

    但她不愿就此罢休,当她看到旁边的棒梗时,心中顿时来了注意。

    “棒梗,你过来一下!”

    棒梗此时嘴角含血,正死死盯着安杰,想着找机会再上去给江卫国和江卫东来上几下,打不赢大人,他还打不赢小的吗?

    这时听到贾张氏的声音,立马转过了头,待看到贾张氏那猪头一般的脑袋时,脸上不由自主的闪过一丝嫌恶。

    “干嘛?”

    贾张氏没有在意棒梗的态度,指着一边的铁签道:“你去拿那个,给那边那个女人来一下,我要让她知道,我们贾家不是好得罪的!”

    棒梗看到那个铁签,眼睛顿时一亮,点了点头后,蹭蹭蹭的跑了过去,他也不蠢,知道先找块布裹住把手那头,才把铁签抽出来,看到被烧红的另一头,棒梗眼中闪过一丝兴奋。

    趁着院子里的人都没注意,他将铁签放在身后,悄悄的朝安杰走去。

    安杰并没有发现棒梗的动作,正担心的看着江德华,她想去找江德铭,但又不敢走,生怕一走江德华就会出事。

    也不敢上前给江德华帮忙,毕竟她还带着两个孩子,她要去帮忙了,孩子怎么办?

    眼看着棒梗已经走到安杰身后,并举起了那根铁签,这时候易中海刚好看到这一幕,瞬间吓出了一身冷汗,贾张氏跟棒梗是法盲,但易中海不是啊,这要真让他弄伤安杰的话,恐怕这祖孙两又得进去了,这次可不是关个几天就能放出来。

    这时候也没有什么未成年保护法一说,没有个一二十年,是别想出来了。

    易中海还不知道安杰是军嫂,这要知道的话,恐怕就不敢放任秦淮茹一家这么搞了,更不敢鼓动秦淮茹趁机向江德铭要好处。

    他毫不犹豫的冲了上去,之前的事已经让他在秦淮茹心中地位降低了一大截,这要是棒梗进去的话,肯定会责怪到他头上。

    然而易中海年老体衰,动作终究还是慢了,眼看着那跟铁签就要砸中安杰,一根扁担从院门口飞了进来,不偏不倚,正好打中棒梗抓着铁签的手。

    吃痛之下,棒梗手一松,铁签也跟着飞了出去,好死不死的是,贾张氏恰好就在不远处,那跟铁签刚好砸落在她身上。

    “啊!”贾张氏顿时惨叫一声,连忙甩掉铁。

    现在是冬天,贾张氏身上穿的是棉袄,那铁签的温度极高,虽然因为衣服太厚的原因,没有烫伤贾张氏,但却点燃了她的衣服。

    眼看着身上起火了,贾张氏顾不得再喊疼,连忙在地上翻滚了几下,把火给扑灭了。

    这时候已经没人关注贾张氏,因为一道高大的身影从外面走了进来。

    江德铭一脸阴沉,他庆幸自己提前回来了,这要是没回来,让安杰跟江德华受伤了,那他都不知道该怎么跟江德铭交代才好,自己的良心也会过意不去。

    安杰本来正为差点被铁签砸中的事情后怕,这会看到江德铭出现,脸上顿时一喜,心里也松了口气。

    “德铭!”

    “嫂子你没事吧?”

    安杰摇了摇头,江德铭看到她确实不像是有受伤的样子,心里松了口气,但当他看到自己大侄子江卫国身上的伤痕时,脸色再次一程。

    “谁干的?”江德铭寒声问道。

    安杰哪会隐瞒啊,挨打的是自己的儿子,她比任何人都要心疼,毫不犹豫的伸手指着棒梗。

    江德铭的眼神跟着扫了过去,棒梗虽然心里恨江德铭恨得要死,但见江德铭看过来,还是有些心慌,二话不说,转身就跑。

    可他哪快的过江德铭啊?只见江德铭伸手一抓,就把棒梗抓住了。

    棒梗死命的挣扎着喊道:“放开我,你放开我!”

    与此同时,易中海的声音也从一旁传了过来。

    “江德铭,他还是个孩子,你放开他吧,这事我会给你个解释。”

    江德铭充耳未闻,冷冷的盯着棒梗,举起左手,啪的一声,棒梗的一只牙齿飞了出来。

    “哪只手打得?”

    棒梗此时已经被江德铭一巴掌打哭了,只顾着哭嚎,哪有心思回答江德铭啊。

    于是江德铭又是一巴掌甩了过去,如同先前一样,棒梗又吐出了一颗带血的牙齿。

    “哪只手打得?!”

    秦淮茹原本还在抓江德华,听到棒梗的惨叫声,她回过了头,恰好看到江德铭打棒梗的一幕。

    “棒梗!”

    秦淮茹尖叫一声,立马放弃江德华,转而朝江德铭扑了过来。

    眼看着她就要抓到江德铭,江德铭却似背后长了眼睛一样,想也不想的,反手一甩,将即将碰到他的秦淮茹抽了出去。

    江德铭看都没看秦淮茹一眼,继续盯着棒梗,质问道:“我问你哪只手打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