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林羽的鬼点子-《当全能艺人映照时代》

    沈亚他们忍俊不禁,显然柳光明是接受了林羽这个建议,但最后把自己的戏份给提没了。

    这也太可乐了。

    “只要能对柳导有所帮助,那是我的荣幸,我个人出演不出演,真的不重要。”

    这是林羽的肺腑之言,能够让柳光明动容,且认真听取他的这个意见,已经是件相当有成就感的事情了。

    不然出去问问,哪个年轻歌手跑过来,当着柳光明跟一众编剧、副导演、制作人的面,在这里大放厥词,天马行空的提什么建议,不被轰出去才怪。

    可偏偏一席话满座俱惊,得到了广泛认同,甚至柳光明还真的打算这个建议来拍,补一组镜头进去。

    此刻林羽为座上宾,但是却把自己玩崩了。

    一群人没有再笑,感觉再笑就对林羽不太礼貌了。

    柳光明忽然说道:“那你再想想,能不能给自己重新塑造一段剧情?”

    所有人都看向了林羽。

    柳光明对林羽的厚爱实在太明显了,明着就是在给林羽机会表现,也愿意给林羽机会。

    想想也是,但凡谁说出去刚才那番话来,都能够得到尊重与认同。

    年纪轻轻,就已经懂得了三段亲密关系,懂得了热爱自己,懂得了救赎与解药。

    这个年轻人前途无量。

    即便将来在事业上没有大成就,至少也是个活得通透,能够时时自洽,活的自在洒脱之人。

    这样的人,自然不可等闲视之。

    柳光明有着考究之意,就看林羽接下来有没有发挥了。

    沈亚她们都饶有兴致地看着林羽,想看看这个年轻人有没有急智。

    要是林羽能够圆回来,重新把自己的戏份确定下来。

    那么,今天的事情传出去绝对是一段佳话。

    林羽笑了笑,那这个就可太简单了。

    不就是回到那个救赎与解药的主题么。

    “这个表哥长大以后才知道自己给表妹带来了多大的阴影,所以一直不敢触碰男女感情。

    直到遇到了傅梅雪这个角色,正好是两个都需要救赎的人,肯定是虐恋虐的不行。

    一个念念不忘男主,一个自己有阴影。

    等到一方绝对忘记男主重新开始自己的人生,另一个又处于无法被救赎的地步。

    直到四个人重新发起交集,这才实现了交叉治愈。

    这不就是大圆满的结局么?

    或者留白也可以,四个人重逢,不交代结局。”

    众人听的津津有味,然后看向了柳光明。

    感觉柳光明像是被将了一军。

    如果真要按照林羽所说来拍,那林羽这个角色就太重要了,妥妥的男二。

    即便故事篇幅不会在他这里大幅展开,那也起码戏份不会少。

    这哪里还是客串?

    但听听还蛮有道理,好像操作性还很高的样子。

    柳光明何尝不知道自己被将了一军,忍不住乐了好久。

    他看着两个编剧说道:“你们听听,这是要让你们死好多脑细胞的架势啊!”

    他没有正面评论,而是将问题转到了编剧头上。

    但熟知他脾气的人却都知道,他不是回避,而是真的在考虑可行性,只是需要听编剧的意见。

    编剧顿时为难起来。

    说实话,华夏一直是这个弊病,编剧得不到重视。

    在剧组,编剧可没有一锤定音的资格。

    也只有在柳光明这里,会得到足够的尊重,但也只是尊重而已。

    最终还是要以柳光明的意志为转移。

    “这个,等于是个男二,不太好操作,我们尽力。”

    编剧语焉不详,难题还是得丢回去。

    “听到没?你想当男二,有点难度,我还要去说服资本方。”

    柳光明说话的风格有点像是江岱,很直接了当,但都是最为实际的。

    “还得看看你演技。”沈亚补充了一句。

    她听出柳光明话里头还是有对林羽的考验,但生怕因此双方产生什么不愉快。

    “不用!”

    柳光明摆了摆手,“《光亮》那个舞台,他已经展露过演技了。”

    虽然《光亮》更多的像是个舞台剧,但怎么也是要演技的。

    也是有不少镜头的,崇祯批阅奏章,君臣奏对等等场景他都是拍过的啊。

    众人一想的确是这个道理。

    这里头基本都看过《光亮》的舞台效果,这么一想倒是对林羽又多了几分信心。

    林羽琢磨起来,该怎样才能破局呢?

    既要让这个角色在最短的篇幅里头完成角色使命,又能不喧宾夺主,不拉扯主线。

    这的确是个挺大的考验。

    柳光明将这个难题交给他,也的确是他的一次机会。

    柳光明的意思,是给他时间好好想想,不急着交作业。

    毕竟,哪有这么为难人的。

    又不是面试,又不是考试。

    林羽摆摆手说道:“不用,我现在大概有了点想法。”

    听到林羽这么说,不少人都瞪大了眼睛,就好像在说,你这是瞎猫碰了死耗子,蒙对了一回,就真以为能怎么样了吗?

    毕竟这不是简单的加戏,不是简单的改剧本,这连整个拍摄机制都要改变的事情。

    要是改的太麻烦,对整个剧组而言都是大工程。

    所以,不少人是皱着眉头看向林羽,生怕他瞎说八道,更怕柳光明听了深以为然,然后他们就倒霉了。

    当然主要还是不太信任林羽的水平。

    这就是班门弄斧。

    你一个歌手,在一群行业顶尖人物面前乱秀什么呢?

    林羽只是眼睛一扫,就将这些人心里怎么想都了然在心。

    他好歹也是个演过好几年戏,写过十几个笔记本心得的演员啊!

    他怎么可能没点储备。

    “柳导,你们的进度已经有一段了,贸然加戏不太好。就算加,那也最好是只涉及救赎对象的。

    比如,跟蒋涵的对手戏,那就以蒋涵为主,表现她的创伤与阴影,可以补一组做噩梦的镜头。

    镜头里我就可以出现,以一个坏人的形象。

    而等正常世界再出现,蒋涵就对我无比的态度恶劣。

    等到我离开,蒋涵就表现的很后悔,为她伤害我的举动默默道歉。

    这样,形象对比有了,戏剧张力也有了。

    而且,还将蒋涵的需要救赎也表现的明明白白。

    两个人之间的那点情绪冲突也为将来埋下伏笔。”

    林羽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特意等柳光明发表意见。

    柳光明没有反应,一直在沉思。

    然后过了好几秒才说话,语气很坚定,“可行!”

    他的眼中有着赞许,显然刚刚已经在脑海中将整个过程以及相关拍摄要点过了一遍。

    他这么严谨的人可以这样说,还是从心底认同了林羽的这个创意。

    周围的人都是精神一振,没想到柳光明立刻就认同了林羽。

    不得不说林羽的确是有点东西,像是个业内人士,完全不像是歌手。

    至少也得从业几年吧?

    有些人真的是天才!

    此刻,周围人看向林羽的眼神,已经彻底没有了质疑,彻底地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