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刘家兄弟的密谋-《我在四合院中的悠闲生活》

    二大妈猜的还真没错,这刘光天为了分家产,还真的是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原本刘光天气冲冲地走到外面,打算这次先这么算了,分家的事情等到之后再说。

    可是一走到院子里,看见停在院子里那辆崭新的凤凰18后,气血一下子又上来了。

    妈的,不行。

    今天必须让老头同意分家。

    不然的话,钱全都在他那里,自己想要干些什么都要束手束脚的,多不方便。

    再说了,老头一直对他也不算好,从小到大不管不问的......刘光天越气。

    直接从院子里抄起一根木棍,转身回到了屋子里。

    二大爷刘海中还是坐在位置上,喝着小酒,吃着二大妈炒的鸡蛋,惬意着呢。

    看到二儿子回来(二大爷有三个儿子,大儿子在外工作,从来没有回来过,所以刘光天是二儿子),二大爷一皱眉。

    原本还想再骂两句,结果看见人家是抄着家伙来的,刘海中眼神一滞——“你想干嘛!”

    二大爷一声怒喝,啪的一下将手里的筷子往桌子上一拍,啪的一下站了起来,看着刘光天,怒目而视。

    刘光天此时家伙在手里,也不害怕,伸着脖子,回瞪了回去:“没干什么,就是今天这家产,必须得分!”

    说着,还故意动了动手里的棍子,其中威胁意味不言而喻。

    此时。

    他的心中倒是没有半点愧疚。

    因为,二大爷刘海中,虽然在外面面前还行,但是在家里,还是经常动手的。

    比如在小时候,刘光天和刘光福不听话的时候,刘海中动则打骂,一点都不带留手的。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了兄弟俩长大。

    有时候二大爷心气不顺的时候,也会朝兄弟两人动手。

    特别是刘光天,平时被打的最多。

    所以对自己这个爹,他是没有多少尊敬的心思在里面的。

    兄弟两人吵着分家产,其中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实在不想和二大爷一起住。

    “好你个孽子......你......你给我滚!”

    刘海中气的脸都涨红了,指着刘光天的手指发抖。

    结果刘光天只是冷笑一声:“孽子?我看你自己倒是不配做爹,妈的,别说那么多了,今天把家产给分了,以后各过各的就好,不然,谁也别想过的舒服!”

    没想到刘光天一点也不退让,瞪着二大爷的眼神凶狠而无情。

    “光中,怎么和你爸说话呢?”

    二大妈从边山来劝架,试图将刘光天手里的棍子拿开。

    结果刘光天脚下一滑,退了一步,没让二大妈碰见手里的棍子。

    “妈,这事你别掺和,以前爹打我们兄弟俩的时候,可没见你护着我们。我们不怪你,只要你现在也别护着爹就行。”

    刘光天这番话可谓是大逆不道,但是没办法,曾经的事情还真就是这样。

    在二大爷教训兄弟两人的时候,二大妈大多只是在边上做着家务,没有插手。

    这不,被刘光天一说,她还真就脸上神情变换,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来辩解。

    见到两人都不说话了,刘光天呵呵冷笑一声,接着将手里的棍子往桌子上一敲,再次提起嗓子道:“这家产,分不分!”

    “哥?”

    刘光福突然从门口走进来,看见屋里的架势,惊讶地捂住了嘴巴。

    “你这是干啥呢?”

    刘光福快步来到刘光天身边,看了眼他,又看了眼对面的爹和妈,笑声问道。

    “干什么?当然是分家产啊,这老头要是不打算分,那今天就谁也别想好过。”

    “弟,你也别拦我,当初老头怎么打我们的你忘了?今天分了家产,咋们各过各的,老死不相往来,这事就算是算了。”

    “不然,这事没完!”

    刘光天说的口气很狠,让刘光福也是一愣。

    但是想到他说的话,再想想自己这些年来挨的打,刘光福的眼神也慢慢变得冷起来。

    “爹,哥说的有理,这些年,你对我们兄弟俩也没有什么照顾,干脆就分了家常各过个的,何必互相看不爽地一起住下去?”刘光福说道,明显是站在了刘光天这一边。

    “好好好......你们两个小兔崽子,能闹是吧?能闹往我头上来一下,把我打死,这家里的钱都归你们!”

    说着,二大爷刘海中居然开始往刘光天这边走,看来是吃定他不敢动手似的。

    “妈的,当我不敢是吧?”

    刘光天感觉到自己被二大爷看扁,气不打一处来,居然还真就举起棍子朝着二大爷的脑袋打去。

    这一下,不光是二大妈,就连站在一边的刘光福的给吓住了。

    他们是真的没有想到,刘光天居然真的敢动手。

    就连二大爷自己,都被这一下给弄傻了。

    他原本是吃定刘光天这小子只是纸老虎,根本就不敢动手,拿根棍子只是为了给自己壮胆。

    结果,哪知道这刘光天受了这么多年的气,加上刚才二大爷的一番挤兑,还真就举起棍子下了手。

    但是——虽然说刘光天气得不行,真的动手了,但是他在棍子落下的一瞬间,还是收了力,不然这一下子下去,一把年纪了的二大爷怎么说也得来个脑震荡。

    可就算是收了力,这棍子也是实实在在地打在了二大爷的脑门上,让他惨叫了一声,脑门上擦破了皮,流了血。

    二大爷伸手往头上一摸,看见了手上的血,直接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刘光天看见出了血,心里也一怕,扔下棍子转身就跑。

    刘光福则是愣在原地,被刚才发生的事情给吓着了,也知道是走是留好。

    只有二大妈赶忙跑过去,扶住了要晕倒在地上的二大爷,满脸的悲怆。

    ......

    刘光天跑出屋子后,因为跑的太快,一下子撞到了林凡。

    一下没站住,刘光天往后推退了几步,跌坐在了地上。

    林凡被他这么一撞,自然也是往后退了好几步,这才重新站稳了。

    “干什么?这么急匆匆的?”

    林凡看了眼刘光天,颇为不悦地说道。

    他是打算出来找何雨水的。

    这家伙,骑着自己的自行车一出去就是半个多小时,就连于海棠都回来了,她还不知道回来。

    这马上都要吃饭了,林凡这才打算出去找找看。

    结果——自然是无缘无故被刘光天这么一撞。

    到现在,胸口都还疼呢。

    刘光天看见自己撞到人了,也不道歉,直接爬起来就跑。

    看样子,刚才他做得那些,其实也让他自己十分害怕。

    不然,也不会无视林凡,直接又站起身跑出院子。

    看着刘光天跑走的背影,林凡摇摇头,没有多去计较。

    这个时候,缓过神来的刘光福总算是从屋子里出来了。

    结果这一出来,却只看见了林凡站在外头,刘光天早就不见了踪影。

    他急的赶紧抓着林凡问道:“你看见我哥了嘛?”

    林凡见他着急,指了指大院门口:“刚才跑出去了,怎么了?”

    刘光福只是长长地叹了口气,没有回答,同样从院子里跑出去,去追刘光天去了。

    林凡感觉奇怪。

    就走进了二大爷家看看。

    结果这一进去,就听到了二大妈那隐隐约约的啜泣声。

    林凡一皱眉头,来到屋子里,看见了坐在地上喘着气的二大爷,还有站在一旁啜泣的二大妈......这二大爷的额头上居然还流着血。

    这是怎么回事?

    林凡不解地问道。

    “都是刘光天那个白眼狼,非说要分家,我们家老刘不同意,他居然就拿着棍子打下来......我怎么生了这个么白眼狼啊!!”

    二大妈哭诉道,坐在地上的二大爷则是一声不响地抽着闷烟。

    看样子,事情估计就是二大妈说的那样了。

    哎。

    林凡叹了口气,早知道就不走进来了。

    这是人家的家事,这自己还真不好管。

    不过林凡犹豫了一下,还是过去扶起了二大爷。

    “要不找一大爷开个全院大会,看看你们家这情况怎么处理。”

    林凡提议道。

    一般院子里有什么事,都是召开全院大会进行断决的。

    这二大爷家的儿子打了自己亲爹,要分家产,这事如果放到全院大会进行讨论,刘光天的脊梁骨都得被人戳断。

    当然了。

    这是因为林凡并不知道二大爷也经常家暴的事情。

    不然的话,他偏向谁还真不一定好说。

    也正是因为这样,二大爷还是拒绝了林凡的建议。

    要是在全院大会的时候,刘光天刘光福两个小子爆出自己家暴的事情,那丢面的绝对会是自己......二大爷刘海中想了想,还是拒绝了。

    林凡不好说什么,只好离开。

    刘光天跑出去一段距离后,这才一冷静下来。

    想到刚才自己给老爹的那一棍子,他是又害怕,又兴奋。

    害怕,是因为怕老头真的出了什么事,那自己可就完蛋了。

    不仅仅是个凶手,下手的对象还是自己亲爹......这要是被人知道了,自~己估计得被骂死。

    至于兴奋,那完全是因为这么多年来受的气都发泄出去了,让-他十分解气。

    “死老头,要是同意分家,不就没那么多事了。”

    刘光天撇撇嘴,一脚将地上的小石子给踢飞。

    这个时候,他又想到了自己刚才跑出家门的时候,撞到的林凡。

    “都怪这林凡,要不是他们突然骑了两辆自行车回来,自己也不会突然又升起分家的念头,也就不会把老头给打出血来了......”

    这么想着,刘光天的心中对于何家兄弟俩可是又记上了一笔账。

    其实。

    刘光天对于何家兄弟,特别是林凡,那是十分不爽的。

    为什么?

    不仅仅是因为他们兄弟俩都比自己优秀,更是因为一个人——于海棠。

    没错。

    在大院里见到几次于海棠后,他就对她生出了好感。

    “妈的......凭什么啊?凭什么你林凡就可以过得舒舒服服,老子刘光天就得低着头做人?老头更是没把我们当人看,天天打骂说是我们没出息,说是看看人家林凡......我看你个屁啊!”

    刘光天突然破口大骂,分明是破防了。

    这个时候,一声自行车车铃响起——

    等等!

    他眼睛一亮,想到了一个扬眉吐气的好办法。

    嘿嘿......

    你林凡不是买了两辆自行车回来嘛?

    反正就停在院子里,等到了晚上,老子把你的自行车给拆了,然后再拿去卖了,看你们还神气不。

    刚好,这把自行车卖了的钱,加上自己的一点存款,也够买一辆自行车了。

    至于自行车票,等到之后自己去老头抽屉里找找。

    自己就不相信了,老头在轧钢厂工作了十几年,会没有一张自行车票。

    这么想着,刘光天的气一下子就顺了。

    想到明天以后,林凡起床后发现自己的自行车只剩下两个轮子后脸上的表情,刘光天那叫一个畅快。

    老子过的不如意,那我也让你们过的不如意。

    这就是他的想法,这是朴素的“仇富”主义。

    不过,现在有一个问题就是,林凡的自行车肯定都是上了锁的。

    自己不会开锁。

    再说了,就靠自己一个人,要想拆掉两辆自行车,那还真有点难处。

    更何况。

    要是在院子里拆的话,说不定会有什么声响,要是被人发现了,那可就完蛋了。

    所以,刘光天打算的是把自行车搬出院子去拆。

    这样一来,就需要两个人一起。

    找谁呢?

    找谁都不放心,除了自己的亲弟刘光福。

    这么想着,刘光天就打算走回去找刘光福商量一下。

    刚好。

    没走几步,就遇上了跑出来找自己的刘光福。

    可算给找着了。

    刘光福气喘吁吁地跑到刘光天身边:“老哥,你可真是的,跑这么远干嘛......”

    看得出来,为了找刘光天,刘光福还是费了不少力气的。

    “嘿嘿。”

    刘光天微微一笑,揽过自己这个弟弟的脖子,在他耳边轻轻问道:“弟,你看林凡一家爽不爽?”

    “哈?”

    刘光福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这是什么意思?

    看见刘光福没明白,刘光天在他脑袋上来了个板栗。

    “我是问你想不想看林凡倒霉?”

    这么一说,刘光福就很明白了。

    想不想看林凡倒霉?

    那肯定想啊!

    刘光福和刘光天的想法一样。

    自己兄弟俩过的这么惨,要啥没啥的,凭什么你们一家就要啥有啥?

    今天,更是骑了两辆自行车回来,可把他给羡慕坏了。

    可是没有办法啊,在羡慕那也只能眼巴巴地看着。

    无论如何,那都是人家的,和自己没有半点关系。

    这么想着,刘光福的心里自然是不平衡了。

    所以,他巴不得何家兄弟俩倒霉呢。

    最好是第二天自行车就被偷......

    这么想着,刘光福看向刘光天:“怎么,你有什么想法?”

    刘光天一得意:“那必须的,我谁啊?我可是你哥!主意比鬼多!”

    这话一说,兄弟俩对视一眼,嘿嘿一笑,直乐。

    刘光福知道,这是刘光天有了整人的鬼点子。

    当初他们还小的时候,捉弄别的小孩,刘光天就是这么说的。

    现在他提上这么一句,肯定有办法。

    “哥,说说看,要咋整。”

    “这简单,你看哈,他们既然买了两辆自行车回来,那就是炫耀,那就是想要看我们眼红。这种心思,我们能答应?”

    “那肯定不能。”

    “对咯,那肯定不能。不能的话,那我们就要想,他们不是要把自行车放在我们眼皮底下炫耀嘛?那自行车要是没了,他们还炫耀个屁?”

    说到这,刘光天冲着刘光福挤眉弄眼。

    刘光福会意,一拍脑门,说道:“你是说我们把他们的自行车给偷了?”

    “是这个理,但是如果整辆车偷了,不够解气,也不好脱手......我想的是把他们的自行车给拆咯,拆下来的零件拿去卖钱,然后再给他们留两个大轮子,嘿嘿,看他们气不气。”

    “卧槽,哥你这法子够损的啊,不仅把他们东西给偷了,还故意留俩轮子气他们,真绝!”

    刘光福为刘光天的损计竖大拇指。

    “不过我们拆了这东西以后怎么卖?谁会收啊?”

    “害,这就是你没见识了吧?你哥我见多识广,刚好知道一个黑市,就在鼓楼那边,到时候我们把零件给他们卸下来,拿到那去卖就行......两辆车的零件,差不多都够我们买一辆自行车了。”

    刘光天得意地说道。

    这黑市也是他无意间发现的,刚好成了他们晚上行动的销货地点。

    两人一拍即合,决定晚上就开始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