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7章 嚣张-《抗日之幽灵》

    第106师团指挥部之中。

    师团参谋长开口道:“师团长阁下,我们该怎么做?”

    松浦淳六郎中将摇摇头:“怎么做?我们还能怎么做?难道真的向华军投降吗?”

    师团参谋长低声小心翼翼的说道:“按照华军的口吻,我们似乎不是在投降,而是在弃暗投明,或者说,我们这应该算是起义。”

    松浦淳六郎中将眼睛一下子瞪大了:“什么?起义!你的意思是皇国是暗,卫平是明!?你疯了吗!”

    师团参谋长咬咬牙,下定决心道:“师团长阁下,我是从底层一路打拼上来的寒族家庭,在目前的陆军中可谓是凤毛麟角一般的存在,所以我知道底层士兵的想法,这样的广播播放完毕之后,或许我们可能以死战要求这些士兵们继续死战下去,但更大的可能是很多士兵会成建制的投降。”

    松浦淳六郎中将怒吼:“所以你就想直接投降吗!”

    师团参谋长的表情十分痛苦:“现在选择投降,我们还能拥有一定的筹码去争取更好的优待,但是若是我们被华军彻底击溃之后再投降,那时候我们可就一无所有了。”

    松浦淳六郎中将还没来得及说话,师团参谋长就继续说话了。

    “师团长阁下,不要抱那些不切实际的期望了,我们后方的舰队已经化成了一片火海,我们孤立无援毫无友军救援的可能性,连云港已经被华军夺取,我们的战役意义一无所有,我们一定会被华军击溃然后歼灭的,没有别的可能性。”

    松浦淳六郎中将竭尽全力的想要反驳,可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最终,他沉闷的吐出两个字:“家人。”

    师团参谋长的表情也是一怔,是啊,家人,在天皇的诏书之中,他们的家人已经快要变成了人质了,若是他们没有死战,那么家人必将一个个死于非命。

    即使天皇陛下考虑到日后的影响恶劣不会直接诛杀他们的家人,但是他们的家人的生活也必将十分凄苦。

    “那我们该怎么做?”

    松浦淳六郎中将冷笑一声:“我们难道还有选择吗?我们就是徘徊于强者之间的一块腐肉,谁能叼走我们,就看谁给的筹码更高了。”

    师团参谋长:“那我们是不是要和那个奥村俊太郎以及那个华军师长接触?”

    “接触吧,让前线部队让出一条路来,如果效忠天皇,那我们就诛杀了这个师长,可以让我们的家人得到更好的优待。如果效忠自己,那我们就选择投,不,起义,为日后的人生找到一条道路。”

    “毕竟天皇的做法,已不值得我们再付出生命了……”

    一个小时之后。

    在日军惊恐和畏惧的目光之中,在日军让开的一条路中,二十余辆T34坦克和二十余辆军用卡车一路通行而过,浩浩荡荡。

    坐在车厢里的戴峰和奥村俊太郎坐在其中,脸上的表情十分轻松淡定。

    奥村俊太郎用不娴熟的汉语说道:“戴师长,我最近阅读过单刀赴会的典故,关羽单刀赴会,十分英雄。可为什么我们两个人要这么多的部队进行保护呢?”

    戴峰呵呵一笑:“因为我怂。”

    奥村俊太郎:“啊?”

    戴峰笑了笑:“开个玩笑。现在嘛,这个第106师团虽然已经沦为了瓮中之鳖,按道理来说应该就是绝望之军,想要让他们投降是非常简单的。”

    “但是我可不愿意为了这么一点简单就去送命,若是他们有把柄攥在那个天皇老小子手上,那我可不排除他们直接杀了我去邀功的可能性,我要的就是用绝对的力量去让他们感到害怕,然后赶紧给老子痛痛快快的投降。”

    奥村俊太郎知道戴峰的火爆脾气,也知道他的经历,便点点头:“嗨伊!请戴师长放心,我一定会竭尽全力劝说他们弃暗投明的,这场无谓的战役是十分没有意义的。”

    戴峰想说这对于日军而言毫无意义,但对他来说很有意义,直接把这些敌人歼灭那就是最大的意义。

    要不是卫爷让他这样去做,他才懒的去劝降,二话不说直接突突解决战斗难道不好吗?

    不过看了看奥村俊太郎一脸诚恳的表情,戴峰还是点点头,没说出这些话。

    戴峰说道:“待会儿我来唱黑脸,你来唱白脸。”

    奥村俊太郎竖起大拇指:“我明白。”

    很快,坦克和卡车车队一路轰轰烈烈的开到了日军第106师团部的面前。

    但是松浦淳六郎中将惊讶而愤懑的看见,那二十辆华军坦克根本没有停下,而是一路向外环形扩散,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铁环。

    随后,每一辆T34坦克都开始转动炮塔,76毫米黑洞洞的炮管对准了这个指挥部,展示了其拥有随时将日军指挥部摧毁的能力。

    这是一种赤裸裸的炫耀和示威!

    接着,戴峰和奥村俊太郎走进了第106师团指挥部。

    后方还跟着武装到牙齿的两排华军士兵,他们穿着统一的迷彩服,头顶钢盔,穿着战斗携行具,军靴踏着土壤,手中的步枪斜挎,随时准备战斗。

    戴峰一走进这个日军指挥部,便直接开口问道:“怎么样,选好了吗?”

    松浦淳六郎中将没想到这个华军师长竟然如此直白,便说道:“阁下,请容许我们先进行对话协商。”

    戴峰哼了一声,拔出腰间的M1911手枪,说道:“要投就投,要打就打。哪来这么多废话,给我一句准话,要是想打,我们现在就可以摆开阵势在这里打一场。”

    松浦淳六郎中将咬住牙齿,十分愤怒。

    奥村俊太郎这时候站出来打了圆场:“戴师长,请给他们一个机会,容许我先和他们谈一谈,我会把事情都说清楚的。”

    戴峰冷哼一声,转头就走,走到门口之后竖起一只手:“五分钟,谈不拢就打,老子正觉得打的不过瘾呢,我的坦克兵同样手痒痒,要是谈不拢,老子送你二十发76毫米高爆弹!”

    松浦淳六郎中将目瞪口呆,他一辈子都没见过如此粗暴的指挥官,难不成卫平手底下的军人都是这么嚣张和狂妄的吗?

    奥村俊太郎忍住心中的笑意,戴师长的黑脸唱的也太好了一点,这就给了他很大的发挥空间了。

    (三更,求银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