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三章 事情缘由-《我来改变行尸走肉世界》

    基地里的人是越来越多了,即使做了详细的调查,但是人性这个东西又岂能是几张简单的调查问卷可以轻易了解的。

    而他也知道,基地里肯定有一批和他们不是一条心的人,如果基地里只有几十人那想要揪出这些人简单的很,但是面对一个增长到了上千人的社区,这个问题就变得复杂了。

    你清理掉一个,那其他人就会多一分小心,你清理掉三个,所有人都不会再冒头了,那如何一劳永逸的将这些毒瘤清理掉呢?

    陆嘉逸招了招手,之前那个让所有人恨得牙痒痒的面具男走到了台上,在所有人好奇的目光中摘下了面具。

    这是!

    奥斯卡!

    没错,就是之前监狱的原住民,有种哥奥斯卡。

    而其余十几名叛军也纷纷摘下了面罩,都是一些在基地里存在感不强的人,但陆嘉逸却能依靠先知先觉的优势确定这些人的忠诚度。

    在制定计划之初,陆嘉逸也是思前想后,最终选定了奥斯卡,因为他是最合适的人,首先他不爱说话,别人对他了解不多,再有就是他作为监狱的原住民在众人眼中本身就是个危险人物。尽管当初陆嘉逸调查过他们的案底,但是并没有公开,只有几名负责人知道他的底细。

    有了这个背景,接下来就是表演了,这里不得不说这个名字带给了他不俗的表演天赋,不亏是叫奥斯卡的男人。

    接下来就给他配备了十几个知根知底的人,这样他就有了个小团队,然后这几个月里不断发展,渐渐收拢了十五个有心思的人。

    在陆嘉逸回来以后,这些人早就被瑞克调到了利于他们的一些岗位上了,其中最重要的人物自然就是厨房的大厨乔治了,这个家伙早早就被分配给了奥斯卡,而这一次最重要的环节也是他在饭菜里下的药。

    如何让一个谎言变得真实?七分真三分假,如何让一个计划变得缜密?其实很简单,注意细节。

    想要让这些人全都相信,那么下药是必须的,而且要让他们都不知情才能起到最大效果。

    然后在这其间穿插一些看起来无比真实的景象,让这些人更加相信自己处于掌控者的身份。

    比如格伦,奥斯卡的弹匣里根本就是空包弹,格伦胸口的血也只是添加了抗凝剂的猪血。需要的只是一个尖锐的东西将绑在胸前的血袋刺穿,然后直接趴在地上,体重会将猪血全都挤出血袋,从旁看去就像中弹大出血一样。

    至于玛姬当然也是演的,有了奥斯卡的控场,可以将危险性降到最低,两名叛军也都是自己人假扮的。

    然后在各种事件的催化作用下,人群里的那些异类也终于动心了,于是在奥斯卡提出愿意接纳他们时,这些家伙全都忍不住跳了出来。

    然后就是带着几十名女孩进去,这个场面是真的,那些女孩真的以为自己要被玷污了,完全不需要演技,很自然的就会反抗。

    然而女孩们也没有害怕太久,就在他们退到后院以后,马上就会被那两名演员和玛姬控制住,然后女孩们也能帮忙。

    不过陆嘉逸还是考虑到了意外的情况,所以就在女孩们被带进去不久,城墙上预先留下的两个人就会在这时出现,提醒肖恩几人回来了。

    奥斯卡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将一队那十五个人全都调到正门,而早已将枪械粘在后背上的肖恩几人就这么光洁溜溜的走出房间也麻痹了这些人,让他们自然的忽略了检查几人的身体。

    最后就出现了现在这一幕,陆嘉逸又一次靠着他的算计成功将基地里的蛀虫挖了出来。

    台下的所有人全都目瞪口呆的听完了这番讲述,全都被这个跨度长达几个月的庞大且周密的计划惊呆了。

    除了跟随陆嘉逸出去的弩哥一行人全都是一脸淡定的表情外,没有任何人不感叹,广场上顿时响起了嘈杂的讨论声。

    啪啪!

    拍了拍手,再次将众人的注意力吸引过来。

    “大家先不要说了,我们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没解决,等这件事尘埃落定以后,我会好好的慰劳一下大家的。”

    说完他看了看身边的达里尔,弩哥点点头,和其余几个人将后院那四十二个反骨仔给一一提了出来。

    一共五十七个叛徒,其中十五人依然带着面罩,达里尔走上前一个个将这些人的头套摘了下来。

    熟悉的面孔出现在人们眼前,很多人都惊呼出声,这些人他们都熟悉啊,都是一些平日里经常碰到的“熟人”。

    但就是这些不起眼的人,差点就把大家辛苦建立起来的基地给搅得天翻地覆。

    他们再看向这些人的目光已经变得异常仇视,不过暂时没人做出太过出格的举动,仅仅是离他们比较近的几个女孩上前扇了他们几耳光。

    这些人很快就被带到了前院,由十几名全副武装的队员看管起来。

    “所以接下来我们就商议一下这些人的处置方案吧。”

    略微停顿,陆嘉逸的目光在所有人脸上环视一圈,人们脸上表情各异。

    “这样吧,同意放逐的站在左边,同意关押起来的站到右边,同意清理掉的站到后面,限时五分钟,大家开始表决吧。”

    考虑了一下,还是决定放弃投票,直接表决,这样他能大致的分辨出每个人心里的想法,虽然这些人最后的结局早已注定,但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

    很快在场的人便向着各个方向散去,随着时间越来越少,场中央渐渐只剩下几个人,其余人全都已经做出了选择。

    戴尔,耶稣,还有被戴尔死死拉住一脸无奈的格伦,其余还有几名一脸纠结的人留在了场中央。

    没等陆嘉逸开口,戴尔率先叹了口气,指着身后的人群问道。

    “你们是认真的吗?你们想杀了些家伙?”

    现在场上的表决已经十分明显了,左右两边的人只有大概三百人,其余的人全都站到了后面,华盛顿小队的人几乎全员站了过去。

    “戴尔,耶稣,我知道你们不喜欢看到有人死去,但是民众所愿就是这样,你们也看到了。”

    戴尔还是不想放弃,就像原剧中在赫谢尔农场那般,直接就是一大碗的鸡汤灌了下来。

    但这次他面对的已经不再是犹豫不决的瑞克了。

    “难道我们就只能动用最残忍的手段吗?”

    “戴尔,耶稣,我知道你们都很善良,你们不想让这些人死掉,但是你们有没有想过,一旦让他们离开,那我们将会面临多大的危险?”

    “我们可以囚禁他们!给他们一个改过的机会,因为我们还是人类不是吗?”

    陆嘉逸闻言站起身,他面沉如水,再看两人,而是将目光看向了在场的所有人,他的声音并不大,但却能传到在场的每个人耳朵里。

    “我记得很久以前我就说过一句话,我可以接受有人对我不满,但所有危及到我队员的人全都要承受我最残忍的报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