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186,挑拨-《重生后世子夫人她不干了》

    第186章186,挑拨

    “杨菊,我们走。”唤了一声身侧的老嬷嬷,陆平秋甩袖便抬步离开。

    眼瞧着陆平秋走了,其他人忍不住言语了起来,其内容与之前那波年轻人没有任何的差别,但偏向于批判宋妍萝,觉得一个女子怎能这般凶残,如此不守规矩之类的。

    ……

    这里是偶尔游完的庄子,因此客院与主院相差并不太远,那一声又一声的惨叫避不可免的皆传入了住在主院的王慧珍耳朵里。

    彼时屋子里只有王慧珍和她的丫鬟,王夫人在见到她再三保证乖巧后便离开了,她还需要去交际。

    没了王夫人在,这里自然便由王慧珍做主了。

    叫得这般惨,明显就是出事了。

    “让人去瞧瞧。”王慧珍当即就吩咐了贴身丫鬟翡翠。

    “是,小姐。”翡翠当即就领命下去吩咐了。

    并没有太久的时间,翡翠便带着回复回来了,彼时王慧珍正坐在那里喝茶。

    翡翠的面上还带着刚刚听到消息的震惊与惊骇,那简直就是让她无法相信的消息。

    “发生了什么事让你这样?”翡翠跟她许久,也算是一般的事都能波澜不惊了,现在却是这副模样,王慧珍不由得上了心。

    翡翠深吸了两口气,然后开始禀报,“回小姐,有几位公子的手骨被打断了。”

    一听这话王慧珍惊骇了,“谁敢这么闹事?”

    翡翠再次深吸了两口气,然后将打听来的消息一一禀报,关于温瑾瑜被围攻,再然后宋妍萝下狠手。

    王慧珍从焦急到震惊再到嫉妒,焦急温瑾瑜的伤,震惊宋妍萝的凶残,嫉妒宋妍萝可以在温瑾瑜身边护着他。

    “刚刚说什么,宋妍萝从客院里出来了?”

    “回小姐,巧儿说看到的。”

    “走,我们出去。”

    一听这话翡翠吓破了胆,立刻拦住了王慧珍,“小姐不可,夫人让你在屋里好好休息,你答应了夫人不再去见大公子的。”

    “怕什么,我吃多了出去散步而已,我又不去客院。”避避风头的事她还是知道的,她又不傻,迎头违背母亲。

    母亲就说了不许见瑾瑜哥哥,可没有说不许见宋妍萝,她不好过,她也不让那个女人好过,她可不信哪个女子受得了自己夫君心里惦记着别的女子,更何况才新婚不足一个月还甚是刚强的女子。

    “小姐是要去寻宋小姐?”说这句话的时候翡翠有些胆颤。

    “嗯。”应着声,王慧珍便欲外行。

    翡翠吓得立刻拦住了王慧珍的去路,“小姐不可,那宋小姐那般凶残,要是伤了小姐怎么办?”

    一听这话王慧珍笑了,笑得好不开心,眸底却满是傲然和冷意,“这里是我王家的地方,看她敢。”

    她倒是巴不得她动手,可她敢吗?

    话落,王慧珍不再多言,直接绕过翡翠就朝外走去。

    翡翠不太真的敢拦住王慧珍,特别是王慧珍执意的时候,眼瞧着王慧珍离开了,当即慌忙跟上去,只求危险的时候能够挡在王慧珍的身前。

    ……

    庄子很大,屋子又有很多九曲回廊。

    来的时候,宋妍萝示意碧俏四处走动一下,然后跟她约了容易寻的地方。

    约好的地方是九曲回廊外的一片枫叶林,红彤彤的一片,甚是耀眼。

    宋妍萝所站的地方是矗立在枫叶林里的凉亭边,这里醒目至极。

    碧俏还未到,宋妍萝也不急,就站在那看着那一片红。

    她自小便喜爱红色的热情与张扬,阿兄在得知后,特地给她种了一片红枫林。

    漠北那样的黄沙地,红枫林存活困难,但她的阿兄却依旧给了她一片红枫林,她格外珍惜与喜爱。

    除了去军营和战场,她许多时候都喜欢待在红枫林里,可以说那片红枫林陪着她长大,而她也陪着它们从小树苗到参天大树。

    脚步踩踏草屑的声响将宋妍萝从回忆中惊醒,本以为是碧俏,却不想转首间看到了一个她不是很想看到的人。

    “宋姐姐。”对面的人似乎也很惊讶,随即对着她很是惊喜地跑来了她跟前。

    遇见的这么巧,宋妍萝很难相信是巧合,不过宋妍萝没多言,只礼貌打了一声招呼,“王小姐。”

    到了跟前,王慧珍站住了脚步,带着微微的喘息,惊喜转变为焦急,“宋姐姐,我听说瑾瑜哥哥受伤了,瑾瑜哥哥他还好吗?”

    说完后,王慧珍瞬间意识到自己失言,随后连忙道:“宋姐姐,我是担心瑾瑜……不,担心温公子,宋姐姐你别介意,我叫习惯了,从小到大我一直都这么叫瑾瑜哥哥,一时间也改不过来,我知道瑾瑜哥哥成婚了,我该避嫌,但请宋姐姐你给我点时间。”

    说到最后王慧珍满脸哀求的楚楚可怜样,几乎不会有人会拒绝她的要求。

    但宋妍萝就是那个几乎之外,“王小姐知道避嫌就好,毕竟你是未婚女子,与已婚男子过于亲密,对你名声不好。”

    或许王慧珍跟温瑾瑜之间有情,但那是他们的事,现在她是温瑾瑜的妻子,也未曾强迫温瑾瑜娶她,当初是他自愿娶她,既如此,只要他们夫妻一日,必须对彼此负责,也仅此而已,至于其他,他们终是要站在对立面的,借此机会也好,也好……

    王慧珍面色一僵,她怎么也没想到宋妍萝这么不给面子,这与她以往遇到的那些个女子一点不一样,况且她刚刚闯了那么大的祸,都不慌张一下的吗?

    “谢谢宋姐姐为我着想。”沉默了一下,王慧珍一副满脸感谢的样子,随后是满足,“以前我总是担心瑾瑜哥哥被人欺负,明明瑾瑜哥哥不被他爹爹喜爱已经很难受了,那些人却还欺负他,现在好了,有宋姐姐在,再也不用担心瑾瑜哥哥被人欺负了,真好,我也放心了,瑾瑜哥哥也不用再每次怕我担心都装作若无其事了,我知道的,很疼的。”

    说到最后是满满的疼惜,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流露,而这往往是最刺人的。

    而对此,宋妍萝面上的神色始终未变一分,连眸色都未变动一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