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 还治其人之身-《大明疯皇》

    辽阳古名襄平,自春秋战国开始,便一直是辽东郡的首府,三国时期,诸侯公孙渊还曾在此建立绍汉,襄平就是绍汉的首府。

    大明洪武朝,这里改成了辽东都指挥使司,下辖二十五个卫所,两个州,共计屯住十余万大军。

    辽阳就是辽东都指挥使司的首府,而且也是辽东最大的城池。

    据《辽东志》记载,辽阳城自洪武五年开始扩建,直到洪武十一年才完工,城墙皆改成了砖石结构,长达二十四里许,高达三丈余。

    这么一座方圆二十余里的大城,在整个大明都能排得上号了,如果硬攻,那真不知道要死伤多少人马。

    好在这会儿辽阳城里的守将佟养性和李永芳都不知道南四卫有变,所以,并没有关闭城门,严防死守。

    当然,作为辽东重镇,这里的城防还是比较严密的。

    这会儿每座城门外面都摆设了几重拒马叉,而且,每层拒马叉中间都有数十人持枪而立,想要搞什么骑兵偷袭,那肯定是冲不进去的。

    这天上午,巳时方至,南边海州卫方向却有百余骑狂奔而至,那架势,怕是想直接冲进城中。

    负责看守南门的建奴甲喇见了,当即抬手大喝道:“举枪!”

    “哈”,几重拒马叉后面的枪兵连忙排成一排,同时把长枪一举,指向前方。

    城门口正出入的平民见了,连忙闪到一边。

    这点人马倒还不至于要关城门抵御,而且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打马狂奔过来的十有八九是自己人。

    那甲喇倒也不是很紧张,他就叉腰站在路中间,正要把来人呵斥一顿,结果,一看那领头之人,他连忙向后挥了挥手,示意手下赶快把枪放下来。

    来人正是南四卫总兵刘爱塔,他自然认识。

    而且,他也知道,这位总兵官跟大贝勒闹得很不愉快。

    说不定人家心里正不爽呢,他要是做出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把人家给惹怒了,挨几鞭子那都是轻的。

    刘兴祚这会儿的确装出了一副满脸不爽的模样,他打马来到那甲喇跟前,直接呵斥道:“瞎了你的狗眼啊,不认识我还是怎么了?”

    唉,你们神仙打架,别拿我们这些小鬼撒气啊!

    那甲喇连忙拱手赔笑道:“将军,您这是要进城?”

    刘兴祚当即恼怒道:“我不进城跑过来干嘛?”

    好吧,还是别招惹人家了,反正百余人进城也没什么。

    那甲喇连忙挥手示意,将路中间的拒马叉搬开几个。

    刘兴祚见状,冷哼了一声,随即便带着手下亲卫打马直奔城中而去。

    他也不避讳,就这么打马直冲李永芳总兵府而去。

    李永芳听闻这位“姨父”来了,也不敢怠慢,连忙迎至门口,将其迎进会客大厅之中。

    刘兴祚装出一副恼怒的样子,激动的道:“永芳,你也知道,大贝勒代善讹了我手下不少辽民,而且很多都被他折磨死了,你作为汉军将领,不跟我去说句公道话吗?”

    呃,你们干架别扯我啊,我可没你那么受大汗宠爱。

    李永芳只能含糊道:“呃,这个,还是等大汗回来再说吧,毕竟,大贝勒奉命守国,我们名义上都得听他的啊!”

    你就是个没卵蛋的怂货!

    刘兴祚皱了皱眉头,随即冷哼道:“延庚在吗?”

    你干什么?

    你不会想拉我儿子下水吧!

    李永芳小心的问道:“你找他有事?”

    刘兴祚装作不耐烦道:“怎么,找他喝酒都不行吗?”

    喝酒?

    行啊,只要不是拉他去跟大贝勒干架就行。

    李永芳连忙点头道:“延庚正好在呢,要不,我叫他过来?”

    刘兴祚当即起身道:“跑过来跑过去不麻烦吗,我过去找他。”

    李永芳看着他的背影,皱着眉头想了想,随即便叫过自己的亲卫队长,让其安排几个人在李延庚院子外面看着,以防止这两个家伙喝多了,跑去沈阳胡闹。

    还好,刘兴祚貌似真是心里不爽,想找个人喝酒,两人是一直从中午喝到晚上,最后都喝麻了,刘兴祚也直接在李延庚那里睡下了。

    李永芳收到亲卫来报,这才放心的睡下了。

    他哪里能想得到,两人是装模作样的在那里大呼小叫,其实,压根就没喝什么酒!

    第二天一早,卯时还未至,李永芳才刚刚起来,准备去大堂点卯呢,刘兴祚竟然带着手下亲卫直接冲进来,三两下就把他的亲卫全干翻在地,绑了起来!

    李永芳见状,不由大惊道:“你,你,你这是干什么?”

    干什么?

    刘兴祚二话不说,直接挥手道:“拿下!”

    曹变蛟和祖大弼当即冲上去,三两下就把李永芳给放翻了。

    可怜李永芳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便被明军两大高手给摁地上了。

    他气得大喝道:“刘爱塔,你到底想干什么?”

    关你屁事!

    刘兴祚直接一个眼色,曹变蛟和祖大弼当即便把李永芳绑了个结结实实,又用破布塞住他的嘴,这才将其押了下去。

    很快,满脸冷峻的李延庚便便带着刘兴祚等人直奔总兵府大堂而去。

    来到大堂外面,刘兴祚直接一挥手,曹变蛟和祖大弼立马冲上去将看门的守卫敲晕了,随即如两尊门神般站在大堂门口。

    刘兴祚见状,不由微微点了点头,随即带着亲卫将大堂围了个严严实实,而李延庚则直接往大堂中走去。

    李永芳手下的将领这会儿都已经整整齐齐的排在大堂等着点卯了,他们一看来得竟然是大公子李延庚,不由满脸诧异。

    李延庚却是毫不犹豫的坐上主位,随即冷冷的道:“我决意归顺大明,你们有什么意见?”

    开什么玩笑?

    李永芳手下的将校跟刘兴祚手下的将校可不一样,他们很多都是真心判投建奴的。

    他的话音刚落,当即就有一员老将站出来拱手道:“大公子,令尊呢?”

    李延庚盯着他冷冷的道:“一句话,谁愿意跟着我归顺大明就留下来,不愿意的,就出去,我不强求。”

    “胡闹!”

    那老将当即甩手而去。

    紧接着,大半将校也跟在那老将身后走了,大堂里面就剩下几个将校还在那里犹豫。

    没想到,那些将校才刚走出大堂,门口两个守卫竟然直接抽出兵器,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这个时候,他们才发现这两个守卫不对劲。

    曹变蛟也就罢了,手里就握了把单刀,祖大弼却拿着两柄大板斧,一般士卒哪里使得动这么重的家伙?

    祖大弼见这些家伙都愣愣的看着他们,直接大骂道:“看你爷爷干嘛,找死呢?”

    说罢,他冲上去就是一通猛砍,曹变蛟亦是闪电般窜了上去。

    “啊!”

    看你一眼怎么了?

    看你一眼就要看人啊!

    十余个将校措不及防之下很快便被快若闪电的曹变蛟给放倒大半,而剩下的也被祖大弼几板斧给砍成了飞尸!

    这下可把留在大堂里面的几个将校给吓傻了。

    李延庚又冷冷的问道:“你们还有什么意见吗?”

    我们哪还有敢有什么意见啊!

    几个将校连忙拱手道:“我们没意见,我们愿跟大公子归顺大明。”

    李延庚见状,果断道:“那好,立马点齐你们手下所有人马,跟我去南门。”

    这几个将校之所以犹豫,那自然是有点想归顺大明的,这会儿都这样了,他们只能跟着李延庚走了。

    不过,他们手下并没有多少人马,加起来也就两千多,还不到三千。

    这么点人马,能守住南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