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医家扁鹊-《模拟修仙:开局全点悟性了》

    “emmmm……”

    李响看着面前握着草纸,情绪亢奋的鲁班。

    忽然有点后悔。

    这家伙,怎么这么激动!

    不就是一个,略微特殊了点的手工艺品么,你怎么还入品了呢……

    “回先生。”

    “此物唤枪。”

    “家师确实还设计了许多其他类型的物件,但是并没有给我看过。”

    “先生,您看此物,能造出来么?”

    李响开口问着。

    鲁班没有回话。

    因为刚才引起的骚乱,有许多其他学家的弟子走了过来,朝着鲁班恭喜。

    “恭喜鲁先生入了七品,以后便是这郡里最好的匠师了!”

    “恭喜恭喜!”

    这些人穿着都和正统的儒生并不相似。

    有的人穿着工服,有的人捏着铁锤,还有的人,甚至是捧着一个鱼网。

    这当中,一个穿着青衫,背着一个药葫芦的青年,更是走上前,对着鲁班轻轻开口笑道:

    “恭喜鲁师傅啊,道友一日入七品,这等天赋,当真是羡煞我等啊!”

    这青年背着药葫芦。

    身上竟然也有淡淡的浩然气流转。

    整个人身上带着一股淡淡的药香,让人感觉十分舒服。

    “扁医生,你怎么也来了。”

    “你那新开的草堂里面,不是还有许多病人在等着么?”

    “恭喜的事情,我们晚上吃饭的时候再聊,救人要紧啊!”

    鲁班对着这青年微微抬手,做了个礼。

    “哈哈,鲁师傅放心,今日清闲,草堂当中没有什么病人了。”

    “你突破七品,如此大事,我不来恭贺,才是失礼了!”

    鲁班笑了笑,很自然的嘿嘿了一声,看起来很是开心。

    “小家伙,这是医家的扁鹊先生,与我是好友,如今听闻边城有变,死伤者无数,特来此行医。”

    “不出意外,他应该是我们郡里最好的医生了。”

    “嗯,最好的。”

    “就是药王谷出来的传人,也不及他。”

    鲁班站在李响身前,很自然的给他介绍着这位青年。

    至于他后边那些其他人,同鲁班道了一声贺之后,也都各自回去工作了,并没有继续闲聊,鲁班便没有介绍。

    “扁……扁鹊?”

    “医家?”

    又一个熟悉的名字。

    李响心里微微一震。

    这是华夏历史上极为出名的医生,是在史书上都有浓重一笔的大医。

    这个世界的百家争鸣,似乎和自己想象得有点不一样啊。

    墨家的兼爱非攻,这些理论,自己都没有在鲁班的身上看到,反而是更多的对于机关术,对于民生的体现。

    如今,又出了一个医家的扁鹊,这倒是让李响越发好奇。

    儒家一脉化作百家,百家争鸣,究竟是怎么个争鸣之法了。

    “嗨!鲁师傅,你怎么每次同别人讲我,都要这么介绍。”

    “医者无有界限门派之分,你勿要在这么跟人说我了,传出去,要为人笑话的。”

    “哈哈哈哈!是我失言了,晚上,我请你吃酒!”

    “嗯?鲁师傅,这位小朋友是?”

    能够被鲁班这么看重,扁鹊也十分好奇,这个站在鲁班身边的小家伙是谁。

    “这是我新交的一位朋友。”

    “我今日能入七品,还是托这位小友相助。”

    鲁班微笑,直接以朋友相称,极为看重。

    “见过扁医生!”

    “我叫李响,家就住在城里。”

    “见过小友!我在城西开了一间草堂,若是家中有亲人,或者朋友生病了,可以来草堂找我。”

    “不要诊费的,勿论穷人富人,来我这草堂,我都会尽心去治的。”

    扁鹊背着葫芦,笑呵呵的看着两人。

    他和鲁班是好友。

    既然鲁班这么重视这个小家伙。

    那自然有他的道理,自己回头再问便是了。

    两人打过招呼,扁鹊又同鲁班谈了起来。

    李响就在一旁等着,鲁班还没承应给他做出那东西,自然是要再等等。

    “鲁师傅。”

    “你今日入了七品,记得回到郡里,去那茶楼,找张先生说一下。”

    “让他把你的事情,编成故事,茶楼里面讲一讲,告诉那些守着旧规矩的家伙,我们的路,是对的。”

    鲁班点了点头。

    “好!”

    “路是人走出来的,道自然也是,那些儒生说我们走的歪门邪道,是假道外物,可是如今我等百家越发兴盛,这才是我们对他们最好的回应!”

    鲁班看着手中的浩然气,也笑了起来。

    扁鹊身上也有一道浩然气浮现。

    没有鲁班那么强,但是却也十分特殊,散发着沁人的药香。

    闻起来,让人心安。

    “理论是一方面,但是实践,永远才是根本。”

    “那些儒生不懂,只知道空谈,在那嘲笑我等,可是笑了这么多年,也不见他们读出个名堂。”

    “百家之势愈演愈烈,鲁师傅,我们的路,一定是对的!”

    扁鹊站在面前,微微笑着。

    眉宇之间流露出几分俊朗,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的有冲劲。

    “鲁师傅,记得晚上吃酒,你说要请客的。”

    “我先回草堂去了。”

    “好!”

    鲁班点了点头,将扁鹊送走。

    这才回头看向李响。

    他嘴角依旧挂着笑意。

    “小友,可否告诉我你老师的名字?”

    “如此匠人,我不见之,实在是心中大憾啊!”

    李响眉头微皱。

    这东西是他自己画出来的。

    他总不能报上苏秦的名字吧……

    犹豫了一下,缓缓开口:

    “家师之名不便讲出,他不愿为人打扰,若是过几日回来了,我同他讲一下,若是愿意见你,我便让来找你。”

    李响轻轻说着。

    随意编了个背景。

    “好!谢过小友了。”

    “此物我是能做的,只是不知道你想用什么材料去做,以及你最后的想要达成的效果。”

    “我墨家机关术,可以对这些物品产生增幅,具体你要什么样的物件,这图纸上并没有写出。”

    “你看……”

    李响开口:“能有多好,便有多好!”

    “报酬方面不是问题!”

    此物乃是发射九天神雷之物,自然不容有失。

    “好!”

    “我最近在忙城南的活儿,恐怕要晚些时间给你。”

    “制造此物,我需要去郡里拿一些材料,可能要半个月才能给你,不知道时间上你赶得及赶不及。”

    “谢谢鲁班先生,半个月够了。”

    鲁班点了点头,嘴角始终挂着笑意。

    今日入七品,任谁都会开心许多。

    “对了鲁班先生。”

    “我还有个问题想问你。”

    “哦?但说无妨。”

    “鲁班先生,百家的路,和原本儒生的路,究竟区别在哪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