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玉坠-《穿越年代农家女》

    林长河这次脸都耷拉下来了,口气很坚决的说道:“不送,他们不缺我这口吃的,以后也不送,爱找谁找谁去,反正该我给的,我一分不少他们,多了我没有。”

    杜秋婵看了儿子一眼,林建斌冲母亲挑了一下眉。

    杜秋婵叹口气:“不送就不送吧,我怎么听说大姑这两天就来啊?”

    张顺傻眼:“啥,我奶要过来?她怎么没通知我呀?”

    杜秋婵笑着解释道:“给你大舅爷写信了,估计明天差不多能到,到时候让你奶也尝尝。”

    心雨拿出鹿血出来:“妈,回头买点烧酒给我爸泡点鹿血酒喝。”

    张顺赶紧的举手:“心雨也给我弄些,我给我爸和我爷爷他们喝。”

    心雨一摊手:“我不会泡,不过听我哥说这东西可以泡酒,大哥,这东西我交给你了,你看怎么处理?”

    林建斌点点头:“回家之后我教你怎么处理。”

    本来想今天早点走回去的,不过因为吃了杀猪菜的缘故,巧玲和林建斌今天晚上到底是没走走,打算明天早上早点出发。

    杜秋婵打发心雨给林正新家送东西,巧玲去了隔壁给林长生他们家送。

    至于林长河的两个兄弟就让他本人过去。

    心雨把东西送过去的时候,在大爷爷家多待了一会儿,没想到正聊着天呢,老院那边就传来了争吵声,林正新纳闷:“这是咋的了,早上刚好啊,怎么又吵上了?”

    老太太听了会儿:“我怎么听着像长河的声音啊,老头子,你带孩子过去看看,别出啥事,长河轻易不出声音啊,是不是有啥事啊?”

    心雨就更纳闷了:“不能吧,我爸刚说不去老院了,这怎么又跑去了?大爷爷,咱们过去看看。”

    老头又拉着老太太:“你也过去看看,别让长河那孩子吃亏。”

    要说起来,林正新其实挺喜欢长河这个侄子,不仅仅因为这孩子做了他没做好的事,更重要的是林长河这孩子心眼不差,别看嘴巴没谱,可不影响老人对他的好感。

    老头老太太要过去,跟他们住一个院子里的大儿媳妇一家自然要跟过去看看。

    “爹,你说我二叔到底是怎么回事,见天的闹腾,他就不烦吗?”

    林正新哼了一声:“一对的搅家货还能嫌烦?满屯子扒拉扒拉都没见过他们这样当父母的,都是你奶给惯的不知道四五六。”

    心雨过去一瞧,林长河在老院这边正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哭诉着呢:“你们俩个还是不是人?那是我奶的东西,她找了好久,到死还念叨着呢,你们怎么能昧着良心做这样的事情?

    你还做人家儿子呢,有你们这样做的?你们就不怕天打雷劈损了阴德,你们就不怕我奶半夜过来找你们?”

    林正新过去拉住了林长河:“老二,别哭,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长河指指林美兰脖子上戴着的东西说道:“大伯,你过去看看,这东西你认不认得?”

    老爷子要去看,林美兰转身躲到老太太身后:“奶,他们欺负我——”

    这回林正新可不管是不是小孩子,一把拉开金枝伸出的手,怒吼一声:“给我滚一边去——”

    老爷子一把抓住林美兰的脖领顺着绳子掏出来一个物件,看到这东西,林正新眼睛都红了,很是粗暴的把东西从林美兰的头上撸了下来。

    “林正德,你怎么给我解释?”

    金枝瞥了大伯哥一眼:“有什么好解释的,那是我的陪嫁,弟媳妇的陪嫁什么时候轮到大伯哥说了算了?”

    林正德让金枝给唬得有些不敢肯定了,院子里有些黑,虽然形状各方面跟他娘的东西很像,可毕竟没看真亮。

    “老二,你跟我进屋去,我倒要看看这东西究竟是谁的?”

    林长河擦了一把眼泪跟大伯进屋了,在灯光下,林正新重新打量手里的东西,等确认了,老爷子还是被弟弟夫妻俩个给气的不行。

    “大伯,你这回该相信我说的话了吧?这东西就是我奶的,我从小玩到大,你看看这后面还有咱们林家刻的字呢。”

    这东西林正新能不认识吗?这个玉坠可是当年他爹娘的定亲信物,家里没那多的钱他爹唯一能拿出来的就是家里传下来的这么一个东西,老太太到死都念念不忘。

    林正新拿着玉坠就出去了,拽着林正德的脖子递到他跟前。

    “睁大你的眼睛好好地给我看看,这就是咱娘戴的玉坠,你别告诉我你不认识,这东西你也是从小玩到大。”

    金枝冲过来一把把林正新给推到了一边:“你想干啥,这就是我的,你说是老太太就是老太太的?还没王法了,这外面卖的东西一样的多了去了,都是你家的不成?”

    看自家老伴被妯娌给推到了一旁,林正新的老婆不乐意了冲过来就给了金枝一巴掌:“混账东西,当年咱娘为了这东西都快魔怔了,你还有没有良心啊,老太太到死都在念叨这个玉坠的事,你他娘的还说是我偷了老太太的玉坠呢,你他妈的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感情是贼喊捉贼呢?”

    金枝挨打,林正德不让了:“大嫂,你干嘛,那是我老婆,有啥事,你跟我说,你再打她一下试试,真以为我不敢动你们是吧?”

    董春梅拉着闺女也护在金枝的身前:“大娘,这事你不能怪我娘啊,这相似的东西多了去了,你不能诬赖我婆婆啊,我姥家的条件陪送这样的东西奇怪吗,不奇怪呀?”

    林长河在一旁哭着骂道:“放你个罗圈屁,还相似?相你妈个头啊,那就是我奶的东西,后面还刻着林字呢,她娘家姓林啊,这可是我爷爷家祖传的东西,你别给我嘴叭叭,信不信我扇你?”

    自己的老婆挨骂了,林长富不乐意了:“老二,那你是嫂子,说话给我干净点。”

    林长河擦了一把眼泪:“干净你妈个头,你个丧良心的玩意,这东西你小时候也玩过,你敢说你不记得了?”

    林长富眨巴眨巴眼睛:“这个,小时候的事情谁记得那么清楚,以为我像你啊,婆婆妈妈的没个男人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