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 感觉自己多余的赤犬-《人在海贼,打造最强海军支部》

    数天后。

    海军本部高层会议室。

    这次的会议被列入高度机密,而参与的人也只有战国、卡普、鹤以及黄猿,还有昨天刚结束任务回到本部的赤犬。

    当所有人到齐,战国先是说明了一下整件事的经过。

    而就在他刚说完,萨卡斯基已经没法忍了,甚至双手都因为愤怒,不自禁就化为了熔岩。

    “非法谋夺德雷斯罗萨,利用童趣果实将所有不听话的人变为玩具,以至于妻子忘记丈夫、孩子忘记父母,甚至是...我们都可能忘记了不知道多少派出去的优秀海兵!”

    “走私军火,给整个世界造成混乱,怕是之前那些王国内的内乱,那些来历不明的军火,甚至反抗军那边的军火供应,都和多弗朗明哥脱不开关系吧?”

    “更别提这次袭击海军一事了!”

    “这种家伙,根本不配获得七武海的称号,我建议立刻剥夺其七武海身份,由我亲自带人去德雷斯罗萨,将他给抓到推进城!”

    一脸的怒气,手上的熔岩甚至开始滴落在地,将地板都给溶出了几个小窟窿。

    “先安静点,萨卡斯基,对于多弗朗明哥的处理一会再说,现在还有两件重要的事情没说!”

    “黄猿,贝加庞克那边怎么说?”

    打了个手势,示意赤犬先安静后,战国问向了黄猿。

    “贝加庞克说,这种恶魔果实是血统因子的一种运用,曾经他也尝试制造过,只是因为限制以及副作用太大,之后放弃了这项研究!”

    “贝加庞克以前也制造过?”

    “是的,根据他对这批人造恶魔果实解析后所说,这比他曾经所造的那个副作用还要更大,吃下去后成功率大约只有一成,而失败者除了同样会变成旱鸭子外,同时还会被剥夺绝大部分的情感,变成一个只会笑的傻子!”

    “等等,你们在说什么人造恶魔果实?”

    听到这里,赤犬直接插嘴了。

    怎么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说自己无法听懂的事情呢?

    战国这才想起来,刚才没把人造果实的事情说一下,于是又简要说明了一下情况。

    这让会议室中除了他与黄猿之外,所有人都是狠狠震惊了一把。

    恶魔果实这玩意还有人造的?

    而且多弗朗明哥掌握了制造技术?

    这在开什么玩笑?

    被一个海贼掌握这种东西,那还得了?

    这一刻,赤犬更加坚定了,自己要灭掉多弗朗明哥的决心。

    实在是,这家伙的存在,太过于危险了。

    “好了,黄猿你继续说!”

    “根据贝加庞克所说,如今可能拥有技术,且有能力制造出人造恶魔果实的人,除了他之外,应该就只有一个人!”

    “是谁?”

    “原科研团队MADS以及玛丽乔亚科学班成员,曾经与贝加庞克共事,在科学班排名第二,之后因在庞克哈萨德引发科学武器爆发事故而被捕,逃脱后被悬赏3亿贝利的凯撒·库朗!”

    “是他!”

    闻言,战国双眼一眯。

    毕竟这在当年也是一件轰动的大事了,他自然是记得的。

    “也就是说,凯撒·库朗如今不是在与多弗朗明哥合作,就是归入了多弗朗明哥的麾下?”

    “应该是这样没错了!”

    咚...咚...咚...

    右手的手指,有节奏地缓缓敲击桌面,战国陷入了沉思。

    “元帅,还等什么,只要你下令,我立刻就能去将这家伙给抓回来!”

    “闭嘴,萨卡斯基,你以为多弗朗明哥是想拿就能拿的吗,他的身份你又不是不知道,五老星不会同意的!”

    “那怎么办,就眼看着他继续祸害这个世界?”

    “不,我们虽然不能主动去拿他,但如果他来攻击海军基地,那我们将其拿下的话,那么五老星也没话说!”

    “多弗朗明哥主动进攻海军基地...这怎么可能!”

    多弗朗明哥是谁,七武海里最精明的一个人,这种人会傻到主动攻击海军基地?

    摇了摇头,赤犬表示自己不信,这太离谱了。

    “不,他会的,如今他的核心干部迪亚曼蒂以及四名方块军的干部,可都正在被押往东海十八支部!”

    “如果我们让他知道,李言只报备了那艘军火船,而没拿出人造恶魔果实来,那多弗朗明哥会怎么想?”

    “他会认为,李言将那些人造恶魔果实给贪墨掉了!”

    “因此,为了保住人造恶魔果实的秘密,他有很大概率会铤而走险,直接攻击十八支部,将东西抢回去,并将所有知情人灭口!”

    不知道为什么,赤犬在听着战国说这些的时候,总感觉他的声音中,蕴含着一抹狠厉的杀机,这都有些不像是自己所认识的元帅了。

    不但是赤犬这么想,就连与战国最为熟悉的鹤以及卡普,此刻都有些意外地看着战国。

    虽说平时战国谈及海贼的时候,也经常会透露出杀机,但绝对没有这次那么强烈、那么狠厉。

    也许,在场的几人中,就只有黄猿了解了那么一些内情吧?

    鹤看了看唯一没有露出意外表情的黄猿,心中不禁如此想到。

    “可是元帅,即便这样估计多弗朗明哥也很难上钩吧,如果我们故意向外释放军火船以及人被扣押在李言那边的消息,不管怎么看,故意的意味都太明显了,我并不认为多弗朗明哥这家伙会上钩!”

    “确实是这样,鹤,三天前我让你查的事情如何了?”

    点了点头,随即战国看向了鹤并开口问道。

    “我查阅了G5支部所有的记录,确实很有问题!”

    “首先是支部长的位置,原本并不可能轮到维尔戈,但前三人支部长都因为一些意外事故身亡,之后才轮到了维尔戈上任!”

    “其次,根据我的调查,维尔戈的军功也是很有问题,就像是有人不断将军功往他怀里塞一般,在仔细分析了那些军功的来历之后,我发现其中大部分的背后,似乎都有着多弗朗明哥的一丝影子存在!”

    “最后就是维尔戈接任G5支部长之后,我发现其支部管辖区域内,曾有不少儿童诱拐事件,但在G5支部的记录中,却全都变成了海难事故,这点十分不正常!”

    听到战国问起,鹤也是说起了这些天调查到的结果。

    虽说还没有查到什么铁证,来证明维尔戈是多弗朗明哥的卧底,但这些天下来,查出不对劲的事情,还真是有不少。

    这样看来,即便他不是多弗朗明哥的人,那也绝对是一个有很大问题的海军了。

    闻言,战国也是点了点头,基本上已经有七成相信了,维尔戈是卧底这件事。

    “维尔戈?”

    “不是在说多弗朗明哥吗?”

    “怎么一会又扯到维尔戈了?”

    赤犬很不爽,这群家伙说事情,怎么老说着说着,就说到自己不知道的事情上去了?

    能麻烦你们接解释一下再说吗?

    否则我感觉自己参加这个会议很多余啊...